中共自1999年7月迫害法輪功以來,大量法輪功學員遭綁架失蹤,直至近期仍在持續發生。此處援引明慧網近半年來的報道案例。

四川省閬中市65歲的法輪功女學員鄭素華,於2022年1月上旬被法院人員從家中強行帶走,說是「收監」,至今下落不明。

自中共1999年迫害法輪功以來,所實施的迫害政策為:「名譽上搞臭,肉體上消滅,經濟上截斷」、「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

從中解釋了大量法輪功學員失蹤的原因。在明慧網上用「失蹤」、「下落不明」搜尋,可發現各個時期都有許多失蹤案例,例如:

2021年,明慧網報道了12名北京市法輪功學員失聯、失蹤案例,其中包括朝陽區趙春英、海淀區張福蘭、石景山區賈彥茹等。

還有山東省德州市德城區法輪功學員俞東先,曾3次進京為法輪功鳴冤,2001年初,被非法勞教。2003年4月,從山東淄博王村勞教所回家僅4天就失蹤,至今已超過18年。

吉林省長春法輪功學員楊秀媛2000年去北京上訪,一去就再也沒回來,失蹤二十多年。當年兒子還小,直到2019年3月才託人在明慧網尋找母親。

以下是明慧網報道的近半年內法輪功學員遭綁架後失蹤的案例。

四川鄭素華「收監」後下落不明

鄭素華,是四川省閬中市原泰豐絲綢廠下屬單位退休工人,2007年開始修煉法輪功。

因告訴人們法輪功真相,自2011年以來,曾先後9次遭警察、國安綁架,被關進洗腦班1次,遭冤判3次。

2014年2月18日,鄭素華又因發法輪功真相資料遭綁架;同年10月21日,被誣判3年,養老金被非法取消。2018年冤獄期滿回家。

2019年7月5日,鄭素華去看望一位法輪功學員,2人同時遭國安綁架。12月7日,被冤判1年6個月,養老金再次被非法停發。

2021年1月冤獄期滿回家,幾個月後,南京市棲霞區法院又要傳訊被她拒絕;同年8月,她再被非法判刑1年,罰款1萬元。

她拒絕交錢,法警威脅不交錢就「收監」。家人無奈借錢交保,被法院敲詐了1.6萬元。

2022年1月上旬,南京市棲霞區法院以尚有8個月刑期未滿要「收監」為由,將她綁架,此後下落不明。

鄭素華。(明慧網)
鄭素華。(明慧網)

北大研究生周立遭綁架失蹤

石家莊市法輪功學員周立於2021年10月9日,被石家莊市新華分局國保、趙陵鋪派出所和長安分局國保綁架、非法抄家。自此下落不明。

周立,原北京大學植物學專業碩士研究生(2000屆),因修煉法輪功屢遭迫害,失去出國留學的機會,曾被迫流離失所、遭非法關押半年、勞教迫害2年(所外執行)、非法判刑7年。

其父周青龍是石家莊軍械工程學院管理工程系的退休副教授、研究生導師,也因信仰「真、善、忍」被非法勞教、綁架、關進洗腦班。

2000年6月,他父親再次被警察帶走,其母精神受到極大的打擊,正準備出國深造的周立只得留下來照顧母親。

2002年11月,他因做法輪功真相資料被綁架,2003年被非法判刑7年,關押在山西省第一監獄。

2021年10月9日,他再遭綁架,之後下落不明。

山東青年杜振田遭綁架失蹤

2021年9月8日下午,山東招遠市北嶺村法輪功學員杜振田及父母被公安綁架。隨後他大姐、二姐也分別從各自家中被劫持走。大姐夫外出回家看到家中一片凌亂,就到岳家查看,也被警察抓走。

後杜振田的家人陸續回到家中,但他下落不明。家人非常擔憂他的安危,到處追問下落無果。

杜振田,三十多歲,為人善良、正直。父母家開診所,為鄉親們尋醫問藥服務鄉里,在方圓幾十里內深得好評,受人敬重。

更多遭綁架失蹤案例

陳秀梅,四川南充嘉陵區李渡鎮法輪功學員,於2022年2月19日下午4時多在家中遭綁架,當時從3輛警車下來的警察破壞窗戶進到屋裏,將她劫走。至今下落不明。

吉林省吉林市法輪功學員岳乃亮,2022年2月14日,在母親家裏被豐滿區華山派出所人員綁架,現下落不明。

2021年10月8日上午,上海法輪功學員張軼博被突然闖入家中的二十多個黃浦區警察綁架,並非法抄家。家屬沒有收到任何相關通知書,也不知道人在何處。

2021年8月4日下午,廣州市法輪功學員石莉在自己經營的中介所上班時,突然闖進4、5個便衣,把她劫持到白雲區同德派出所,隨後下落不明。

失蹤案例凸顯中共的邪惡

法輪功學員的信仰符合中共憲法35條的「公民有言論、出版、集會、結社、遊行、示威的自由」,以及36條的「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

中共卻對法輪功學員肆意綁架、關押、判刑,被大陸人權律師視為「無法無天」。

中共對法輪功學員實施「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殺」等的迫害政策,使遭受迫害的學員被失蹤成為常態。

現居海外的郭國汀律師在大陸時曾為法輪功學員辯護,他說:「我親自辦理的上海黃雄(法輪功學員)案件就是這樣的。黃雄在上海交通大學的宿舍失蹤,沒有任何資訊。」

事實上,法輪功學員被失蹤的現象早已被國際社會關注。

在《血腥的器官摘取》一書中,作者大衛麥塔斯和大衛喬高寫道,他們曾向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調查採訪,這些學員談到在看守所遇到許多不願說出自己名字的其他學員,後來這些人都不知去向。

在歷次運動中,中共慣用株連手段迫害老百姓,許多法輪功學員為了不讓家人受到牽連,不願說出自己的名字。據麥塔斯和喬高的調查分析,大量這樣的學員就會成為中共活摘器官的犧牲品。活摘器官被他們視為「這個星球上前所未有的罪惡」。

如今,有名有姓的法輪功學員被中共警察從家中綁架後不斷失蹤。

近期,一位知名的大陸律師曾對《大紀元》記者說:「中共(迫害法輪功)更加猖獗了、更加公然地違法了,」如果說,以前中共公檢法司是暗箱操作的話,那麼現在就是公然操作了。

旅美大陸人權律師吳紹平也曾對《大紀元》記者表示,「因為法輪功學員心中有信仰,會帶動人,影響更多的人去追求自己心中的信仰,追求法輪功提倡的『真、善、忍』,會有更多的人出來尋求真相。」所以中共才會害怕,使迫害更加嚴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