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冬奧會開始前不到兩個月,又一波疫情在中國擴散,讓中共防不勝防,現在中國超過半數的省市都已發現疫情。在這波疫情當中,病毒究竟從何而來,再一次成為疑問。所謂的「郵件傳病毒」這個早已被中共否定的荒謬說法,如今被慌不擇路的中共又重新撿起來搪塞國人,其中的曲折不禁令人莞爾。而中國最大的核酸檢測機構曾故意傳播新冠病毒,這更是令人驚駭莫名。

一、「病毒進口」——中共自難圓謊

武漢疫情告一段落之後,中共立刻宣布「成功戰勝了疫情」,似乎外國的病毒不斷變異,流播不斷,唯獨原生於武漢的病毒在中國卻乖乖地臣服在集權體制之下。然而,病毒事實上並不接受中共的領導,它一而再、再而三地在中國各地冒出來,不斷打著中共的臉。

為了維持「成功戰勝疫情」的神話,中共便造就了一種把新冠病毒及其變種歸咎於國外輸入的模式。每個地方只要一出現感染者,馬上就會找出一個「國外來人」,說這次的國內感染是因為某國外來人身上有病毒,傳染給國內的人了;另一個類似的說法則是,把國內出現疫情歸咎於國外進口的食物或郵件。總之,「黨的領導永遠英明」,一切都是外國病毒到中國作怪。

2020年6月北京市爆發疫情後,當局就把疫情的傳染源說成是三文魚。當局聲稱,在北京新發地市場從切割進口三文魚的砧板中檢測到病毒,因此全市超商必須下架進口三文魚,還說這個傳染源來自歐洲。

當時國外也出現了一種說法:中國通過商品出口,把病毒傳到了全世界。這個說法也算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既然中共把進口食物說成是病毒來源,而2019年的全球疫情又是從武漢起頭的,那麼中國公司出口大量商品,特別是通過美國的Amazon和E-Bay等郵購網做生意的大量中國電商,每天從深圳等地給國外的郵購客戶大批量寄出包裹,不也同樣成了傳播病毒的「罪魁禍首」?

中共說疫情的傳染源是進口貨物,這一「槍」卻「扎回」到中共自己身上。正因為如此,為了挽回中共的形象,中共官網中國網2020年3月21日刊登了一篇文章,標題是〈中國出口產品上有新冠病毒?這種說法缺乏科學常識〉。但這種解釋依然扎到了中共自己:出口貨物上病毒很難存活,那進口商品或郵件上病毒就能存活了?這是「病毒進口」謊言的—個顯而易見的漏洞。

二、中國郵政總局再度造謠——「國際郵件帶病毒」

不管中共前年的自我辯護如何自相矛盾,言猶在耳,由於最近這一波疫情爆發和傳播得既快又廣,中共「病急亂投醫」,便再度撿起了「病毒進口」這個謊言。中國的國家郵政局安全監督管理司1月16日發出通知,要求「切實築牢國際郵件快件疫情防控屏障,嚴防境外疫情通過寄遞渠道輸入」。這就給因為找不到本地病毒源頭而頭痛的各地政府一個機會,於是好幾個城市政府心領神會,第二天不約而同地發現了「境外郵件傳入病毒」。

1月17日北京市防疫新聞發布會上北京市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副主任龐星火說,「不排除其經境外物品而感染病毒的可能」,因為最近北京市的確診病例曾收發過國際郵件,該郵件檢驗出陽性,建議市民「儘量減少購買境外商品」。北京市郵政管理局副局長廖凌竹還在這次發布會上要求北京市郵政管理部門,重點防控國際國內的進京郵件快件,做到「科學防控」。

同一天,深圳市衛健委官員也在新聞發布會上稱,有一名病例的患者接觸並分拆了來自北美的快遞,因此感染,深圳市衛健委巡視員林漢城說,「不排除本起疫情是由暴露於境外輸入的新冠病毒污染物品引起感染的可能性。」

在珠海市,衛生官員1月17日說,該市疫情早期發病的個案從事某企業的客服工作,經常接觸境外入境物品,研判本次疫情「不排除由暴露於污染入境物品導致」。

這種北京、深圳和珠海在同一天不約而同的說法,暴露出這種說法的來源與上層授意有關。但中共的愚蠢也因此又一次暴露了出來:如果外國郵局是病毒來源,為甚麼這病毒只「進口」中國大陸?香港大學生物醫學教授金冬雁在BBC的採訪中分析,香港接收的國際郵件比中國多數城市加起來都多,但目前並沒發生通過郵件感染的案例,因此不需要對國際郵件過份擔心。

看來,國家郵政局的「舊謠新言」是建立在如下「科學」假定之上的:這些病毒都懂英文,因此它能在外國郵局裏到處亂竄,專門尋找收件地址寫著中國的郵件,然後就「紮根」在這些郵件上,苦熬好多天,直到國際郵件到達中國了,才跳下來往中國人身上鑽。

三、以子之矛,攻子之盾:中共的「病毒進口」謊言被自己揭穿

前面提到的國內官網中國網2020年3月21日的文章,其實已經駁斥了「病毒進口」謊言。如今中共為了營造「病毒來自國外」的社會氛圍,又不得不撿起「病毒進口」謊言來用;當然,中共也知道,還得把中國網2020年的這篇文章從國內網站上刪除。然而,互聯網時代,刪文也難徹底,於是這篇文章還是被《大紀元》記者抓住了尾巴,留下了截圖。

這裏就用中國網去年那篇文章提供的說法,來看看今年國家郵政局的「舊謠新言」荒謬在哪裏。

該文開篇就說,對疫情有恐懼心理,是人之常情,但把對病毒的恐懼衍射到產品上,就有一些想當然的味道。產品上會附著新冠病毒,這個說法乍一聽很嚇人,但仔細思考,就會覺得很滑稽,無論是從微生物學還是傳染病學的角度來說,都站不住腳。

這篇文章說,認為病毒在物體上存活,「既沒有科學根據,也背離事實」;因為新冠病毒是單鏈RNA(核糖核酸)病毒,只能寄生於宿主體內才能存活,它們留存於物體上並具有活力和傳染性的時間很短。即使在產品上沾有病毒,這些產品到達其它國家後,病毒也早就死翹翹了。

此文還解釋說,進口產品到達後,需要當地的工人卸貨、上架,如果當地人員有隱性感染者,可能會讓病毒附著在產品上。但這已經不是進口產品的問題了,而是當地疫情的嚴重程度和防控措施的問題⋯⋯所有國家的出口產品到達進口國後,都有機會讓產品沾上病毒,從而成為傳染源。

這話說得很明白,把其中的邏輯從產品移用到郵件上,其意思是,如果國際郵件上被檢測出病毒,應該不是郵件原發地帶來的,因為病毒活不了多久,更大可能是在郵件接收地被郵件處理人員沾染上的。換句話講,國際郵件是進口的,而沾染上的病毒還是中國國產的。

按照官媒中國網的闢謠文章,國家郵政局要求「嚴防境外疫情通過寄遞渠道輸入」,不就是「背離事實,站不住腳」嗎?當然了,中共的宣傳中「背離事實,站不住腳」之處比比皆是,數不勝數,中共並不靠事實來說服民眾,而是靠管控媒體、封鎖網絡輿論、恐嚇禁言來維持它的謊言。

四、病毒通過物體傳播的十分鐘「窗口期」

為甚麼國際郵件上就算帶了病毒,它也不至於感染外國收件人?原因在於,病毒通過物體傳播的「窗口期」只有十分鐘。

《華爾街日報》1月17日的報道援引了倫敦衛生和熱帶醫學學院新興傳染病教授馬丁希伯德(Martin Hibberd)的看法。希伯德教授認為,病毒通過「(表面傳播)的證據非常小,而且它不在那個十分鐘的窗口內,而是幾個小時甚至幾天,這似乎不太可能」。

這位專家指出了一個關鍵,病毒通過物體傳播的「窗口期」是十分鐘,此後沾在物體上的病毒會活性下降,傳染能力就很弱了,至於經過幾天乃至十幾天以後才到達的國際郵件,表面上存在活力十足的病毒的可能性非常小。而這正是中共官媒前年3月21日的文章表達的觀點。

1月18日BBC發表了一篇報道,標題是,「中國北京、深圳等地疑似國際郵件接觸感染,專家稱『概率非常低』」。BBC採訪的香港大學生物醫學教授金冬雁也表示,「如果紙張上檢測到的陽性結果只屬於死去的病毒,那對確認傳播源頭來說並沒有實際意義」;即使紙張上存在活體病毒,也不能單憑這一證據,就判斷病毒是通過紙張傳染給病例,「如果確診人士已經發病,也有可能是他污染到紙張和物件」;「通過接觸表面造成感染的概率是十分之一」,這種形式的傳播造成的風險不是很大;「由於接觸到的病毒量很低,一般只會造成輕微症狀或者無症狀;並且不太可能造成聚集性感染。」

五、中國的核酸檢測龍頭公司傳播病毒

關於中國這一波病毒的來源,真正令人驚駭的是,中國核酸檢測行業的龍頭企業「金域醫學」被河南省許昌市公安局通報。這個通報刊登在最高檢察院的網站上,說明發出這個通報,是高層批准的,通報說這家公司傳播新冠病毒。這不是醫德敗壞這樣的職業道德問題,而是極其嚴重的犯罪行為。它說明,病毒在中國不僅僅是單純的自然傳播,而且還有人為故意為病毒擴散創造機會。

許昌市公安局1月12日的通報指出,「金域」公司鄭州分部門的負責人張某「違反傳染病防治法的規定,實施引起病毒傳播或者有傳播嚴重危險的行為」,已經對其以涉嫌刑事犯罪立案偵查,「正對該案進一步辦理中」。

「鄭州金域」的母公司是「廣州金域醫學檢驗集團股份公司」。據這家公司的網站介紹,它是一家以醫學檢驗及病理診斷業務為核心的獨立醫學檢驗中心;在大陸和香港建立了38家中心實驗室,為超過23,000家醫療機構提供檢驗服務,覆蓋全國90%以上人口所在的區域。該公司學術委員會由中國工程院鍾南山院士擔任主席,而鍾南山是武漢疫情發生以來知名度很高的一位著名「國家級專家」。

「金域醫學」既然涉及全國的核酸檢測,那它「實施引起病毒傳播」這樣的操作,結果是相當可怕的。關於「金域」協助病毒擴散的說法有好幾種,比如「主動傳播病毒」、「丟失樣本」、「偽造數據」、「瞞報數據」等;其中最令人毛骨悚然的是,「金域」故意把檢測陽性的人報告成陰性,讓這些感染者回到社區去傳播病毒,並且把檢測樣本成批銷毀。其目的是,「金域」可以依賴疫情檢測而輕鬆地賺大錢。

「金域醫學」以前是廣州醫學院的校辦企業,該醫學院的院長從1992年到2002年由現在的中國工程院院士鍾南山擔任。在此期間,先後任職於廣州醫學院教務處和科研處的梁耀銘得到鍾南山的重用,於1997年把上述校辦企業改為「金域醫學檢驗中心」,專門做醫學檢驗,成了中國的第一家獨立醫療檢測機構。後來這個機構變成了中國新冠肺炎核酸檢測的龍頭企業。據公開資料,截至2021年11月,「金域醫學」公司完成了2.2億份核酸檢測,全球第一,獲利巨大,股價飆升。

如果這樣的核酸檢測龍頭公司蓄意傳播病毒,然後依靠疫情來維持高額利潤,它在多大程度上造成了中國的疫情不斷擴散?這是一個全世界都需要質疑的問題,因為「金域醫學」造成的罪孽,不僅僅禍害中國人,而且通過國際旅客禍害全世界。

中共對這個案子肯定是秘密審訊,不會公開案情。它對這個刑事案件將從維護當局能「戰勝疫情」這個政治形象考慮,無論如何都要表面上大事化小。因此,我們對「金域醫學」的罪惡行為,就像對武漢病毒研究所的行為一樣,可能永遠無法知道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