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透社引述知情人士透露,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簡稱證管會)已停止處理中國公司在美國首次公開募股 (IPO) 及其它證券銷售的註冊,同時為投資者制定了新指南,披露北京新一輪監管打擊的風險。

根據路孚特(Refinitiv)的數據,今年迄今為止,中國公司在美國上市的集資規模已達到創紀錄的128億美元。不過,在網約車巨頭滴滴在美上市不到一周內遭到中共監管機構的打壓後,本月中企在美交易流程大幅放緩。在滴滴出行之後,沒有一家中國公司在美國進行大規模的IPO。

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委員Allison Lee在7月27日表示,在美國證券交易所上市的中國公司必須向投資者披露中共政府干預其業務的風險,作為其定期報告義務的一部份。

消息人士告訴路透社,SEC已要求企業不要提交任何證券發行註冊,直至委員會就如何披露在中國面臨的風險向他們提供具體方針,但未有具體提供方針的時間。

中共整肅滴滴出行之後,中概股的政治風險衝擊股市,美國政府7月16日發佈商業諮詢,警告企業在香港經營的風險越來越大,因為中共對香港施加更多控制威脅到香港的法治,導致商業環境惡化,使得企業僱員和公司數據處於風險之中。

之後,中共把整肅目標進一步擴大到教育培訓機構,市場流傳美國將停止資金流入中港市場的傳聞,引發上周股市出現對新東方等教育培訓機構的股票的恐慌性拋售。據悉,7月23日,新東方港股瀑布式下跌,收跌54%,好未來收跌70%,20隻教育股跌幅超過20%。

市場暴跌震動中國證監會,《華爾街日報》7月29日引述知情人士說,28日晚,中國證監會副主席方星海召集高盛集團和瑞銀集團等多間跨國銀行以及部份投資公司的代表進行閉門會談。知情人士透露,中國證券監管部門私下告訴跨國金融企業,中國政府未來在推出政策前會考慮市場影響。之後,在紐約和香港上市的中概股開始跳漲,收復了近期急劇下跌造成的部份損失。

不過,美國資本市場對中共證監會的承諾似乎已不再有信心。7月30日,美國證監會正式停止處理中國公司在美國首次公開募股 (IPO) 及其它證券銷售的註冊。

資深財經人士王劍表示,「美中經濟脫鉤」一直是特朗普政府對抗中共的主要目標,但是當時能做到的只限於高科技、技術,產業供應鏈等領域,而資本市場沒有絲毫舉措,其原因是華爾街是中共利益上的「好朋友」,特朗普無能無力。現在中共對國內企業進行一系列整肅,促成華爾街不得不考慮中概股的風險,導致中美之間資本市場攻防戰大幕拉開。

滴滴等遭打壓  中共盯上大數據公司

滴滴出行剛於6月底在美國上市,兩天後即遭中共當局審查。7月16日,中共七部門聯合進駐審查滴滴。滴滴到底觸動了中共的甚麼神經?美專家認為:中共不會選擇自由,且大數據讓中共不安,中共所謂數據安全並不會保護中國人。

智庫詹姆斯敦基金會(The Jamestown Foundation)《中國簡報》(China Brief)編輯Elizabeth Chen認為,由於中共常常利用高科技來破壞言論自由和人民追究政府責任的能力,雖然中共正快速發展數據安全制度,但這些制度最終不太可能會保護公民。

Chen指,此前中共擔心美國電動汽車公司特斯拉(Tesla)的用戶數據收集,以及針對阿里巴巴和騰訊等金融科技(fintech)公司的反壟斷行動表明,中共正密切關注數據安全。她表示,數據安全代表了中共政府尋求加強對行業控制的最新領域。

而中共國務院2020年的《關於構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場化配置體制機制的意見》同樣說明了中共對數據企業的高度關注,該《意見》指,數據應被視為與土地、勞動力、資本和技術並列刺激市場活力和經濟發展所必需的「第五生產要素」。

不斷發展法律框架 大數據讓中共不安

中共於2015年推出《國家安全法》,2017年推出《網絡安全法》,再到今年6月新頒佈的《數據安全法》,和滴滴事件後發佈的《網絡安全審查辦法》修訂草案,Elizabeth Chen認為,中共正在不斷發展數據安全的法律。

新發佈的《網絡安全審查辦法》修訂草案有15處修訂,其中最重要的一項內容,要求「掌握超過100萬用戶個人資料的營運者赴海外上市,須向網信辦申報網絡安全審查。」

在分析中共推出新政策背後的原因時,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謝田表示:「中共對於整個中國經濟、高科技企業及經濟這個命脈的掌控越來越虛弱、越來越擔心。」

Chen還提到了中共於7月6日印發了新的《關於依法從嚴打擊證券違法活動的意見》,該《意見》尋求加強跨部門監督,並提升網信辦在監督大數據科技公司方面的作用。

觸動中共敏感神經:大數據自由流動

Chen分析認為,中共為了平衡安全和發展的競爭利益,《數據安全法》的最終草案要求建立一個數據分類系統,保護「核心」和「重要」數據,同時允許不太敏感的數據流通,促進數碼經濟。但Elizabeth Chen認為,有關「核心」數據的法律定義含糊不清。

她表示:「最近對滴滴和其它從事跨境數據傳輸的公司的打擊似乎在暗示,在涉及中國境外流通的數據時,監管機構已選擇了將安全放在首位。」

Chen評論認為,中共的做法存在分裂國際自由數據流動的風險,這將損害中國境內外的發展。此外,儘管中共監管機構正在建立一個強有力的框架來針對大數據公司,但其法律在多大程度上適用於國家機關仍然存在很大問題。

她最後表示,中共政府經常藉助侵入性監控技術來破壞言論自由、法治、普世人權和公民社會追究政府責任的能力。鑑於這一現實,中共快速發展的數據安全制度不太可能是為了保護公民免受政府的過度干預和濫用。◇

------------------

【 堅守真相重傳統 】

📍收睇全新直播節目《紀元新聞7點鐘》:
https://bit.ly/2GoCw6Y

📍報紙銷售點: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