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肅馬拉松奪命事件驚動中共高層。甘肅省省委24日召開會議,傳達習近平和李克強指示和批示,要求對事件徹查到底,並對相關人員追責問責。

據甘肅廣電總台5月25日消息,甘肅省省委常委會24日召開會議,傳達習近平、李克強等中央領導人批示,研究部署今次馬拉松百公里越野賽事件的善後處置工作。

新唐人報道,甘肅省省委書記尹弘主持該次馬拉松奪命事件會議稱,要對涉及的相關問題徹查到底,根據調查情況界定責任,嚴肅追責問責。

5月22日上午,在甘肅省白銀市景泰縣黃河石林景區舉行的黃河石林山地馬拉松百公里越野賽遭遇極端天氣,21人遇難,8人受傷。

事發後,中紀委發文要求「徹查」。中共體育總局也開會稱,體育賽事項目多,覆蓋人群廣、風險多樣。加上「極端天氣等不可控因素」,進一步加大風險。

業內人士透露,這次被凍死的21名罹難者當中,一半都是越野馬拉松圈內的高手。

罹難者都追求輕量化 未帶保暖衣物

馬拉松高手都追求輕量化,所以通常不帶衝鋒衣等保暖衣物;此外,高手前進得更遠、更高、更冷、更難下撤,也更難被搜救。

遇難者包括被稱為「中國超馬第一人」、31歲的梁晶和中國殘運會冠軍黃關軍,還有「50公里越野冠軍收割機」、中國跑圈知名的28歲運動員黃印斌,和中國越野跑名將曹朋飛等人。

其中年僅31歲的梁晶,被發現時已經是23日了,救援隊在荒山一戶居民家中發現了他的遺體。梁晶的教練哽咽著說,看到梁晶雙膝已經被磨得皮開肉裂,估計是失溫後人跌跌撞撞受傷所致,顯示他在遇難前可能承受了巨大痛苦。

34歲的黃關軍是一名聾啞殘障跑者,曾在天津的第十屆殘運會暨第七屆特奧會比賽中,奪得男子馬拉松冠軍。他生活條件很差,這次參賽,只是為了賺取獎金供養父母。他的朋友米先生介紹,黃關軍自己卻很節省,經常吃泡麵。

如果這次能拿不到名次,只能得到1,600元人民幣(下同)的補助。還要承擔參賽的1,000元報名費和食宿雜費等等。但他22日永遠地留在了甘肅。

參賽選手張磊回憶,當天上午9時左右,要開賽了,但是突然颳起了大風,由大風颳起沙塵暴。多名參賽選手講述,到中午11時左右,山上又下起了大雨。「雨打在身上,就像子彈一樣」,視線都已經模糊,因沒收到取消比賽的通知,多數選手仍在跑。

張磊稱,大約在海拔2千米的時候,看到很多穿著短袖的選手在風口倒地,一動不動。他撥打賽事組委會的救援電話求救,沒人接聽。隨後,他在撤退途中又看到10多名選手倒在地上,還聽見人有人哭喊著「救命」。

中途撤退的成都女跑手毛樹智說,自己跑出24公里左右,雨越下越大,氣溫很低,於是立即中斷了比賽。她在微信群裏說,風太大,保暖毯都被撕成碎片。很多跑者體溫過低,在大風和暴雨中迷了路。還有幾個人昏迷,口吐白沫。

陸媒稱,多名跑手說,撤退時,看到好多人躺在地上發抖。當時立刻放聲痛哭,卻束手無策,因為再晚三分鐘,自己也下不來。

六名選手被放牧人搭救

一位女跑者在冰雹和狂風侵襲下中斷了比賽,先後和4位選手一起尋路避難。他們5人正在焦急之中,被一位放牧人朱克銘搭救了。

朱克銘當天到山上放羊,看到雨勢漸大,就躲進了一個窯洞避難。窯洞中有備用衣服、被褥和乾糧,以備不時之需。朱克銘說,「這種天氣是經常出現的。」

朱克銘報警後,警方遲遲未到,他出門查看時,又救了一名失溫倒在地上的跑者。他在洞中生火取暖,這6個人後來都漸漸恢復了體力,保住了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