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前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的對華政策幕僚余茂春(Miles Yu)近日重返原來的海軍學院,並加入華府保守派智囊「哈德遜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與蓬佩奧將再度一起工作。

余茂春在社交媒體上披露了自己離開白宮後的最新去處:很高興回到美國海軍軍官學校(US Naval Academy)繼續擔任教授。目前他已經以高級研究員的身份加入華府智囊哈德遜研究所,及客座研究員加入智囊胡佛研究所。未來他將繼續「中國的教學和研究工作」。

而蓬佩奧卸任後就加入哈德遜研究所。

由於特朗普這一屆政府徹底打破了持續很多年的西方對中共的綏靖政策,與中共從貿易、政治、科技、軍事等很多領域展開博弈,因此作為特朗普這一屆政府的對華政策幕僚,余茂春成為中共的眼中釘。

蓬佩奧因為對華政策不斷遭中共謾罵,余茂春也因此被中共冠以「漢奸」,他被從安徽的族譜中除名,還被其母校重慶永川中學從高考狀元紀念牆上「除名」。

余茂春當時曾回應,將自己名字從從未聽說也從未關心過的族譜上刪除,「這場鬧劇在其荒謬的重壓下瓦解」。

悉尼科技大學中國問題專家馮崇義教授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余茂春在特朗普政權改變對華政策中起的作用非常大。「他是從中國出去的,讀歷史的比較紮實的人,他跟美國原來的學術圈的專家、顧問不一樣。那些人舉著專家的牌子,說一些不痛不癢或者隔靴搔癢的話,對中國知道的非常少,裝模作樣而已,因此美國對中國的政策不到位。」

他強調,像余茂春是真正懂中國、懂中共政權的人,「所以他制定的政策,特別是前段時間到大家都公認的就是,他一定要把中共政權與中國民眾區分開來,美國制定政策一定把中共政權定為敵人,然後把這個政策作為解救中國人的一個方式,迫使中共政權改變。他的策略被蓬佩奧接受了,這是一個很具體對美國對華政策的影響」。

余茂春最近在接受英文大紀元採訪時表示,特朗普政府通過認識到中共的本質是「我們這個時代最核心的威脅」,蓬佩奧也花了「大部份的時間」,試圖在全球範圍內提高對中共威脅的認識,並建立一個應對它的聯盟。

他還表示,直到新冠病毒疫情大流行之後,許多國家才覺醒,意識到中共帶來的全球威脅。

1985年,余茂春作為交換生來到美國。1989年中共天安門大屠殺促使余茂春成為中國民主運動的學生倡導者。1994年,他成為馬里蘭州安納波利斯市(Annapolis)美國海軍學院的近代中國和軍事史教授,直至四年前調入美國國務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