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和黨正在利用對中共強硬牌,希望為2022年中期選舉奪回國會兩院打下基礎,也希望為2024年的總統選舉奪回白宮鋪路。共和黨正在強調拜登政府對中共立場放軟——眾議院資深保守派議員正在對拜登發起立法攻勢,以揭露拜登在面對中共威脅時的膽怯軟弱。

據《國會山報》報道,國會兩黨都把中共視為美國最嚴重的國家安全威脅,而參眾兩院的共和黨議員則指責拜登所挑選的人和所實施的政策未能達到與北京抗衡的程度。

對中共持強硬態度被視為一種勝選策略。中共被廣泛視為在多個方面對美國構成潛在威脅。

對中共強硬是一個保險戰略

前眾議院共和黨助理、共和黨全國委員會前通訊主任海耶(DougHeye)告訴《國會山報》,對於共和黨來說,中共是一個非常安全的進攻目標,而對於民主黨人來說也是如此,你不會因為反共而受到懲罰。

共和黨強調要讓中共為COVID-19(中共病毒引發的肺炎疾病)大流行承擔責任,同時也反對拜登決定讓美國重返世界衛生組織(WHO)的做法。

拜登2月7日在接受美媒CBS採訪時談到了中美關係問題。他表示,美國和中國沒有理由捲入戰爭,但這兩個超級大國很可能在未來幾年內發生「極度競爭」。

拜登還表示,他不會走特朗普的對華政策,會以不同的方式來做。對此,共和黨參議員卡頓(Tom Cotton)敦促拜登必須認清中共是一種威脅。

他接受《霍士新聞》採訪時表示,拜登批評前總統特朗普的(對華)政策,而又不概述自己的計劃,這是不夠的。

五角大樓2月10日宣佈成立一個特別工作組,重點應對中共帶來的挑戰。眾議院共和黨領袖麥卡錫2月11日在推特上說,眾議院共和黨議員組建了「中國工作組」。

民主黨人一開始同意加入,但在共和黨宣佈之前,他們又選擇退出。「我們的國家安全不應該是黨派的。」他說:「我敦促拜登政府加入我們的努力,這樣我們就可以共同維護美國的安全。」

去年4月份的一份備忘錄顯示,共和黨候選人將民主黨普遍定性為「對華軟弱」。在涉及對華政策上,共和黨已經展開了對拜登政府的批評。這包括反對拜登重新加入世衛組織。

曾在特朗普政府擔任美國駐聯合國大使的黑利(Nikki Haley)譴責拜登重新加入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的做法,稱這破壞了讓中共對迫害維吾爾人承擔責任。黑利也被認為是2024年總統競選潛在的共和黨候選人。

拜登政府對華為的立場也成為共和黨人的關注焦點。特朗普政府對華為採取了一系列強有力的措施,包括將其列入商務部的出口管制實體名單,原因是華為與中共政府關係密切,構成間諜威脅。

拜登提名的商務部長人選雷蒙多(Gina Raimondo)在確認聽證會上拒絕明確說明是否將華為留在黑名單上,此舉遭共和黨人的廣泛批評。

共和黨對拜登展開立法攻擊

另一方面,由「共和黨研究委員會」(RSC,眾議院共和黨保守派最大的核心小組)主席班克斯(Jim Banks)領導一項立法攻勢,於星期二(16日)開始執行,並持續整個星期。

內容包括:信息推廣和一系列旨在遏制中國(中共)影響和侵略的提案。班克斯表示,他們計劃在重大問題上頻繁進行這樣的突擊立法行動,以對抗拜登從白宮和國會民主黨人推行的議程。RSC將提出至少17個提案。

RSC編製了一份長達6頁的背景備忘錄,解釋眾議院保守派對中國(中共)的看法,文件開篇就解釋了特朗普與拜登在對中國(中共)理念和方法上的不同,並詳細介紹拜登從執政之初,在對待環太平洋政策的問題上削弱了美國,卻賦予中共力量。

班克斯的團隊表示,保守派希望與中國(中共)對抗,而拜登只是希望與中國(中共)進行純粹的競爭,但這是不可能的事情,因為中共不會公平競爭;往好的方面說,拜登政府沒有關注中共問題;但從壞的方面說,是處理不當。

美國前國務卿蓬佩奧星期二(2月16日)也在推特上明確提出了美國現在面臨的兩個最大挑戰。他說,如果解決好這兩大挑戰,那麼下一代美國人的潛力是無窮的。

「我們今天最大的挑戰就是中共的威脅和把國內的事情做對——我們需要發展經濟,回歸讓美國如此非凡的傳統。如果我們把這兩件事做好了,美國下一代人的潛力是無窮的。」蓬佩奧在推特上寫道。◇ 

美國前國務卿蓬佩奧2月16日在推特上寫道:如果能解決中共的威脅和把國內的事情做好,那麼下一代美國人的潛力是無窮的。(中央社)
美國前國務卿蓬佩奧2月16日在推特上寫道:如果能解決中共的威脅和把國內的事情做好,那麼下一代美國人的潛力是無窮的。(中央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