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經好久沒有見面的同學和老友,因為接受山的感召,約好要在石門溪洲山下見面,然後趁機活絡一下筋骨,洗滌一下已經蒙塵許久的心靈。平日每個人都忙碌於自己的工作領域或處理一些凡塵俗事,不但見面不容易不說,有時見面連招呼都會來不及打就錯身而過,即使電話聯絡比較容易,但也常常是長話短說地匆匆話別;有時仔細想想,都會覺得大家到底是怎麼了,竟然找一些藉口把自己搞得俗不可耐!見面爬山,除了流汗之外,希望大家能夠見面聚聚、述說近況、發發牢騷、吐吐苦水,或分享心情故事,另外就是想從一些當年初相遇時,少不更事卻很認真的一籮筐糗事,喚回殘存的昔日共同回憶,然後從彼此的消遣中,換取一陣陣的歡笑!大家很認真尋尋覓覓的是發黃歲月中的甘苦與共!

由我們左側超越而過的一群六十開外的長者,有男有女,有的背著小包包,手裏拿著毛巾,有的手持柺杖,不停地擦拭著額頭上的汗水,他們健步如飛、談笑風生地沿著山的稜線,在穿透樹梢的陽光照拂下,快步走遠;不一會的功夫,一群人的身影就沒入在一片翠綠中。在子孫滿堂;在功成名就;在經歷人生的種種煎熬和看盡浮浮沉沉之後,他們一早即挺著硬朗,遠離塵世,投身山林,快步向前,不知道他們當下正在努力向後拋棄、往前認真尋尋覓覓的是甚麼!

山腳下的樹蔭旁,一位年輕眼圓的外籍女監護工,用輪椅推著一位髮白、額頭微凸的老人,無意地遙望著路口登山客的上上下下,目迎、目送皆是陌生的身影,眼神中似乎沒有固定的搜索目標。而坐著輪椅的老人,則時而望著遠山、時而凝神路邊小販,偶爾也低頭打打小盹,臉上有時也會露出幾許痛楚,而有較長的時間則是在側著脖子閉目養神;站立著的外籍監護工與主人雖然身子緊緊相連,但是我沒有看過他們有過對話的動作。天藍藍、風輕輕,不知道他們此時各自在等待和尋覓的是甚麼!

大榕樹邊的小貨車上,架著烤番薯的橢圓形器具,一位身材壯碩、皮膚黝黑的男子,正俯著身子低頭在忙碌著烘焙的工作;而大大的遮陽傘下,坐著一對小兄妹,桌子上擺著各種的飲料和冰品,兩眼注視著來來往往的過客。當客人趨近攤子時,哥哥便立刻站起來,注視著客人,而妹妹隨後也會跟著站起身子,手拿著花條紋的塑膠袋準備即時提供服務;可是幾番趨近又離開的客人,讓那對小兄妹起起落落了好幾回,但卻沒有做成一次生意。兄妹倆和走在馬路上由爸媽牽著手,笑得一臉燦爛的小孩相互比較,他們有一樣的假日、一樣的年歲,但卻是有著不一樣的尋尋覓覓!「平等」的定義和詮釋原來是因人而異的--那對小兄妹此刻相信的真理一定是這樣的!

斜靠在紅橋欄杆的情侶,花傘下,望著他們共同的藍天,只看到他們不斷比畫的手勢和隱約傳來打情罵俏的言語,忘情中絲毫不受穿梭不停的車輛和來來往往的人群影響,那是多麼曾經令人羨煞的場景。年輕的歲月,是人生充滿憧憬和夢幻的時代,愛情真的是比麵包可愛多了;為了相思,可以消瘦;為了相見,可以超越所有的距離;為了一位心儀的人,可以捨棄至情至性的親情;為了追求兩人共同的「理想國」,可以耗費光陰、耗盡金錢都在所不惜;只是當褪去愛情的糖衣,在面對生活現實的考驗之後,不知道他們是否還會有與此刻相同的尋尋覓覓?

人生尋尋覓覓,覓覓尋尋人生。有人抑鬱,有人如意;有人枉少年,有人恨終老;有人焚膏繼晷,有人淡淡以對;有人白了銀髮,有人笑笑一生;有人汗流浹背,有人談笑用兵。看往來人群,絡繹於途,皆是與時推移、走入時光隧道而匯成人河;璀璨也好,淡淡也罷,面對殊途同歸的人生句點,終將也是青山依舊在,獨留踽踽行的寫照時,是否仍然堅持原有的尋尋覓覓,覓覓尋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