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30日,華盛頓DC的部份法輪功學員在中共駐美大使館前集會,要求停止迫害法輪功,聲援海內外3億6千萬中國人退出共產黨相關組織。曾受邀與特朗普總統會面的前南京師範大學系主任張玉華在集會上表示,她的丈夫馬振宇在經受三年冤獄後,於9月19日獲釋,但至今仍被南京公安限制人身自由,無法與妻子取得聯繫。

兩個月前,美國國務卿蓬佩奧發表聲明譴責中共迫害法輪功,以馬振宇案為例,要求中共立即停止對法輪功學員的虐待和凌辱,釋放因信仰被監禁的法輪功學員。儘管這一案件受到國際社會的高度關注,但是馬振宇在非法刑期滿後仍未獲得人身自由。

以下是張玉華的發言全文:

我是法輪功學員張玉華,原是南京師範大學俄語系教授和系主任、南京市第十二屆人大代表及法治委員會委員。現旅居美國。

我丈夫馬振宇——原中國信息產業部南京第14研究所雷達工程師,被指控給中共領導人寄有關法輪功的信件違反大陸法律而被非法判刑3年,被綁架到江蘇省蘇州監獄。2020年9月19日非法刑滿。

據江蘇省蘇州監獄講,監獄9月19日把馬振宇交給南京公安,可是至今我都沒有與馬振宇聯繫上。

現在馬振宇是被南京市玄武區鎖金村派出所控制著。鎖金村派出所給馬振宇的家人包括八十多歲的老母親施加壓力,導致他們不敢與我溝通。9月27日我再次給婆婆打電話,了解馬振宇的行蹤和目前的身體狀況,可是她的手機關機。

在馬振宇非法刑期滿之前,南京幾個派出所對其管轄區域的法輪功學員威脅稱,不允許和馬振宇聯繫,否則就要抓捕他們。

顯然中共在竭盡全力阻止馬振宇與我聯繫,竭盡全力切斷馬振宇和外界的聯繫。南京公安怕甚麼?

有知情人士曾透露,馬振宇現在居住在位於南京市夫子廟附近的公安某單位收發室旁邊的一個房間。

總之,馬振宇雖然離開了蘇州監獄,但他實質上並沒有獲得自由,南京公安控制著馬振宇的衣食住行,如到甚麼地方去,能不能回老家看望老母親、與誰通話,能和誰聯繫、不能和誰聯繫等,都要經過公安批准,這是是變相拘押,變相拘禁。

我擔心馬振宇的安危,我不知道,他的食物是否是南京公安提供。如果是,食物是否安全都不得而知。在大陸被「突發心臟病」、被「自殺」的案例太多了……

馬振宇的案子早就受到國際社會的高度關注。我強烈抗議這種變相拘禁,強烈要求南京市玄武區鎖金村派出所,立即取消對馬振宇的任何限制並全面恢復其自由,立即停止向馬振宇的親人施壓,必須讓馬振宇能自由地立即與我通話。

再次質問南京公安,你們怕甚麼?你們對馬振宇做了甚麼?蘇州監獄對馬振宇做了甚麼?為甚麼要切斷馬振宇和外界的聯繫?

中共當局對法輪功信仰群體的慘絕人寰的迫害已經21年了。被綁架進監獄及看守所失去自由的法輪功學員遭受嚴厲監控,甚至酷刑折磨;那些雖然身處自己家裏的看似未失去自由的法輪功學員的言行同樣受到嚴厲管控,連與人交往的自由都沒有。冤獄後恢復自由的馬振宇甚至與妻子通話報平安的自由都被剝奪。

親朋好友對在中共監獄內苦熬三年的馬振宇牽掛有加,誰都想去看望他,但是南京公安卻威脅法輪功學員稱,誰去看望馬振宇就抓誰,也就是說,看望馬振宇也成為抓捕的罪名。

如此限制、剝奪非法刑期滿後的馬振宇,是對中共自己司法的嘲弄,是對國際社會的愚弄。

我在此呼籲美國政府、國際社會強烈譴責中共及南京當局,強硬要求中共及南京當局全面歸還馬振宇的自由;

我還呼籲美國政府以及國際人權組織,強硬要求中共及南京當局通報馬振宇目前的身體狀況和行蹤,同時至少調查馬振宇這三年來從被抓捕一直到非法刑滿整個個過程中所遭受的所有不公平對待,包括在被強制放棄信仰過程中遭受的酷刑折磨。

與此同時,我呼籲美國政府以及國際人權組織,強硬要求中共如實交代這21年來中共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殘酷迫害的手段,包括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

南京市玄武區鎖金村派出所電話:025-85412085、025-84421180;

南京市玄武區政法委 025-83682458;

玄武區「610」辦公室 025-84482044、025-83682695;

南京市公安局反邪處(中共公安局專門迫害公民信仰的邪惡部門)處長——張凡辦公室電話:025-84421839;

南京市「610」辦副頭目、市反邪教協會(中共邪教迫害公民信仰權利的邪惡組織)常務副理事長——周亞東電話號碼:13591843028;

南京市「610」辦教育轉化處(逼迫法輪功放棄信仰處)副處長、市洗腦班負責人——高鵬飛電話號碼:138515751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