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語】香港作家及時事評論員潘東凱:經濟危機源自港府政治偏激,國際關係盡斷;可全民檢測不可選舉,港府前後矛盾;拒絕自願檢測;美媒報道大選失偏頗,若換民主黨或崩潰。(大紀元香港新聞中心)
【珍言真語】香港作家及時事評論員潘東凱:經濟危機源自港府政治偏激,國際關係盡斷;可全民檢測不可選舉,港府前後矛盾;拒絕自願檢測;美媒報道大選失偏頗,若換民主黨或崩潰。(大紀元香港新聞中心)

香港政府於9月1日起進行「全民自願檢測」,又有計劃推行「健康碼」,引發市民憂心檢測樣本「被送中」外,也擔憂港府以「健康碼」限制市民出行及自由。已有四成民眾表示不會參與檢測,也有多名專家及醫護界人士表態不參加,並質疑檢測成效。

香港作家及時事評論員潘東凱接受《珍言真語》採訪時表示,港府先前以疫情為由,延後立法會選舉一年,卻在此時推出此項政策,十分荒誕與可疑,「如果疫情嚴重,不能去投票,那你要全民排隊去做測檢,這兩個之間有沒有矛盾呢?」

他還說,當政府政策明顯存在矛盾、不能自圓其說時,就可「假定它不公義、不合理和有陰謀的。」他呼籲港人獨立思考,如果大多數港人拒絕港府的檢測計劃,以行動表達「最低程度的反抗」,即「給了全世界一個很清晰的信息。」

樣本不送中?港府玩語言技術 答非所問

「全民自願檢測」將由來自大陸的50名化驗人員進行檢測,引發民眾憂慮檢測結果將「被送中」。先前特首林鄭月娥多次表示,檢測樣本不會「送中」。香港公務員事務局局長聶德權表示,檢測樣本不會送出香港,待檢測完成後便會銷毀。

「我就覺得它講的東西很隱晦,在玩語言的技術,說DNA的樣本不會送去大陸,但那個報告呢?」潘東凱質疑林鄭及港府,「但你將DNA的組合成份,那些個人最私隱的東西,個人的姓名、身份證號碼,還有其它的個人資料擺在一起,然後整份材料發去大陸行不行呢?」他斥責林鄭及港府「答非所問」。

潘東凱質問港府以疫情嚴重為由,將立法會選舉延後一年,為何又可聚集群眾進行檢測呢?「如果投票都會增加感染風險,那這樣排隊去驗,肯定會增加風險。」「這個檢測根本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是無法解釋的。」

牽涉香港七百萬民眾自身健康與權益,港府卻未在事先進行諮詢,貿然強行。潘東凱說,「它是不會去做諮詢,也不會去想的。」

他表示,去年港府以香港男子在台灣犯下的案件,藉口「公義」,強推「送中條例」,而後引發一百多萬人上街,自亂陣腳,但仍然堅持通過二讀,到了港人圍攻立法會,「它就腳軟,接著就說『暫緩』、『壽終正寢』、最後『撤回』。如果這個政府會去想人們是怎麼想的,那些事怎麼會發生呢?」

港人合法反抗 向世界發出信息

隨著檢驗日期逼近,港府大力鼓吹市民參與,宣稱期望達到500萬檢測人數。並有報道指倘若香港實施「健康碼」,入境大陸則可免去14天的隔離期。

「那我覺得很簡單,一處鄉村一處例,香港口頭上起碼是『一國兩制』,如果你那麼喜歡去大陸,那你就接受這個安排。」據潘東凱估算,經常性為了工作來返中港兩地,不會超過五百萬人。「至少有三四百萬人不需要去大陸,也不想到大陸旅行。」

他說,此次檢測「百害而無一利」,並提醒港人要具獨立思考的精神,「我們要質疑一些不合理的事,看到它自相矛盾,我們拒絕接受這樣的安排,是我們作為一個人對自己的承擔。」且拒絕檢測是「最低限度的一種反抗,也是絕對合法的。」

他說,港府從2004年的佔中運動至今,屢屢發動「愛國組織」進行簽名活動,以製造輿論風向,「簽到幾千萬人都可以的,是吧!因為它們是亂來的。」

倘若此次檢測遭到大多數港人抵制,港府不僅「出醜了」,還「再次搬石頭砸自己的腳」;也向國際傳達,港府已大失民心的信息,「如果你不去做,大多數香港人都認為不去做,這樣的時候我認為給全世界一個很清晰的信息。而這個(抵制)是值得港人去做的。」

經濟危機源自中共政治偏激 國際關係盡斷

此外,有廠商宣稱,推「健康碼」後,可化解香港當前的經濟危機。潘東凱則認為,香港的經濟危機導源於中共「政治上的偏激,將香港國際性的地位,進一步自我削弱。」

中共強推「港版國安法」,引來美國及國際一連串制裁,香港因而大受波及。「香港的制度要以『一國』為止,就是要放棄『兩制』,或者要有個全面管治權。」「這樣的事,國際上看得到的,也就是說美國或者西方國家改變在香港的政策,是被動的,也就是說你這樣動了,它才動的。」

潘東凱說,始做俑者是「開第一槍」的中共,「即全世界都對你不好,歐盟又對你不好,美加澳紐又對你不好,日本又對你不好,所有人批評香港,或者制裁香港某些官員,都是他們(中共與港府)的責任。」

香港作為全球國際金融中心,「是吃『四方飯』的,要跟國際保持良好的關係。」他說,中共將原有的東西「打爛」,令香港與大陸城市一體化,失去以往的優勢與地位。

善用「黃色經濟圈」 正面改變不可抹殺

「中國(中共)主動改變實質上對香港的政策,令到國際關係遭受破壞,香港本身應該會式微(漸漸衰落),即是說這個城市還存在,但是所有以前可以賴以謀生的東西,由1842年開始計到現在,都已經全部不再存在。」潘東凱說。

「你如果靠國際的關係,比如做金融業的,其實你應該沒得做的,除非你只是做A股化的上市,你就做吧,但是那些也都輪不到你做,那些東西香港沒有優勢。即是說如果全部是內需,上海和深圳的金融市場的地位,是遠遠拋離了香港。」

不過,他仍然相信,「香港一定會保存下去的,即1949年之後上海都沒有消失,不過變了另一個上海,有人快活就有人愁。」

潘東凱認為,香港可善用「黃色經濟圈」,「香港有七百多萬人,它的內在的經濟需求,也都可以存在,即是我們不像以前那樣的生活,但是我們可以生存,就是這樣了。」

眼前失去了國際優勢,「未來是未知的,所以有正面的改變也都不可以抹殺的。」

美媒報道大選有失偏頗 若換民主黨或崩潰

此外,對於即將到來的美國大選,潘東凱表示,如果民主黨候選人拜登當選,第一、將加重課稅。第二、推行一些增加開支而無效益的政策,如綠色新政。「左翼的社會主義傾向,就會做一些你想像不到的政策,而對各界民生沒有好處,令到政府搞到很大。」

他預料,若民主黨獲勝,美國原本的國際策略全部掉轉,即會重新加入世衛組織,並取消一些主要的貿易競爭對手的進口關稅。那麼美國股市將大跌,經濟出現大衰退,目前的所謂「種族暴動」將繼續破壞社區。貧窮人數、失業人數會增加。美國的國力會萎縮,「這些事我們從這個角度看,我們究竟想不想看到一個內憂外患、千瘡百孔的美國。」

他說,美國主流媒體報道總統大選有失偏頗,令人索然不知「美國處於一個很關鍵的時刻。」

他提醒人們,特朗普政府對中共態度強硬,「對美國的利益來講是有他的道理。但是如果換了民主黨的話,如果美國失去了那種自信去對抗國際上的對手的話,一面倒向了另一面,香港或在其它地方又會怎麼樣,大家要想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