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尋覓覓,冷冷清清,

悽悽慘慘戚戚! 

乍暖還寒時候,最難將息。 

三杯兩盞淡酒,

怎敵他晚來風急! 

雁過也,正傷心,卻是舊時相識。 

滿地黃花堆積,憔悴損,

如今有誰堪摘? 

守著窗兒,獨自怎生得黑! 

梧桐更兼細雨,

到黃昏、點點滴滴。 

這次第,怎一個愁字了得!』 

「聲聲慢」是國中時班導兼國文老師教的一首詞,當時年紀尚幼雖對情愛懵懵懂懂,但這闕詞卻讓我對相思的感覺有了很大很廣的想像。 

那時學校的資優班共有四班,每次段考後,四班的老師便會關心一下自己班上的孩子進入全校前一百名有幾位。有次我們考差了,老師一進教室後便說:「今天我看名單時的心情真的是尋尋覓覓、冷冷清清、悽悽慘慘戚戚。」那時全班都笑了,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個原因,所以我總能記這首詩記得很熟,也從此愛上了李清照的詞。 

她還有一首很有名的便是一剪梅
 
『紅藕香殘玉簟秋。 

輕解羅裳,獨上蘭舟。 

雲中誰寄錦書來? 

雁字回時,月滿西樓。 

花自飄零水自流。 

一種相思,兩處閑愁。 

此情無計可消除, 

才下眉頭,卻上心頭。』 

是不是也將相思之情描寫得很透徹呢?那種百轉千迴的低吟… 

而我自己也很喜歡點絳唇: 
    
『寂寞深閨,柔腸一寸愁千縷。 

惜春春去,幾點催花雨。   

倚遍欄干,只是無情緒!   

人何處?連天芳草,

望斷歸來路。』 

在丈夫病逝前的她,作品風格多以描寫閨閣生活為主,處處可見夫妻生活間的美滿快樂;而丈夫病逝之後,加上經歷亡國之痛,詞風轉變為蒼涼沉鬱,內容除了寫個人的不幸外,還從側面反映當時南渡人士辭別鄉土、國破家亡的哀愁,她善長白描、格調清新、寫景抒情皆真切感人,屬於婉約一派。宇雖然不善寫詩詞,但很愛讀詩,我想,會激發從小我對文字的喜愛應當就是受了李清照和另一小說人物影響的吧? 

那個小說人物就是,林黛玉。 

(夢子/大紀元)
(夢子/大紀元)

紅樓夢是我讀的第二本小說,國小二、三年級左右時,因為對父親滿滿的藏書起了很大的興趣,於是開啟了我的愛書之路。 

記得讀的第一本小說是清代李汝珍的「鏡花緣」,小說背景是唐朝時期。 

故事緣起於寒冬的某天,女皇帝武則天乘醉下詔要百花齊放、但卻盛開了一些花種而已,連武則天最愛的牡丹也因並未盛放而從此被貶到洛陽,而百花仙子也落得了被貶凡塵的命運,後來投胎成為唐敖之女唐小山。唐小山為了尋訪父親,展開了一段奇異旅程,這是本很有想像力的小說,小山途中所遇到的女子都是百花的化身。 

宇覺得這本書對小孩的啟蒙很大,因為書中的世界充滿了想像、也藉故事主角途經各國所經歷的事裏闡發一些生活中做人處世的道理,可以有不少的收穫,至少對當時幼小的我確是如此。 

因著這本書開啟了我對古典小說的興趣,後來上了國中才開始接觸一些現代小說,但在宇心裏,古代的世界還是更吸引我一些,也許是因為這種內心深處的喜愛,所以使得宇在高三那年差點要報名成大中文系的申請入學,只是被同學勸下了。 

紅樓夢是宇看的第二本小說,一看更是不能自制地喜愛,也使我瘋狂地戀上那些纖腰楚楚、雲袖翩飛的世代。單單紅樓夢的書宇看了超過十套,因為只要到書局或是圖書館看到沒看過的版本,宇都一定想盡辦法將它看完,我從小有個心願,便是希望能將所有紅樓夢的版本通通蒐集起來,放在我的書房裏。 

金陵十二金釵裏,宇特別偏愛林黛玉。 

「可嘆停機德,誰憐詠絮才!玉帶林中掛,金簪雪裏埋。」

當初寶玉進了太虛幻境所看到的金陵十二釵正冊裏,關於黛玉與寶釵的判詞便是這四句。黛玉的文才是紅樓裏最為突出的,所以正冊裏以詠絮形容她纖細多情的文筆、將她比做東晉才女謝道韞(題外話:聖功的校刊名就取為詠絮!)

妙答「未若柳絮因風起」的謝道韞也是宇很喜歡的一位才女,只是歷史上對她著墨不多,婚後的她不滿夫君王凝之只是個平庸之輩,但無奈中國婦女在婚姻上本就沒有自主權只能咬著牙維持婚姻生活,儘管如此,仍不改其「神情散朗,故有林下之風」的個性,儘管老祖宗們總說女子無才便是德,但謝道韞讓魏晉時期的人們為了她,在才情縱橫上留下了很大的發揮空間。 

太虛幻境裏評斷黛玉一生的這兩句短詩也道出她一生的悲苦悽涼,她無疑是十二金釵裏最顯眼的角色(雖然我也很喜愛探春的獨立自主與湘雲的率直開朗)。 

從絳珠仙子「我要以一輩子的眼淚償還你」到林黛玉的深情易感,瀟湘妃子的絕妙文才,很多人說她心眼過於狹小,我想那只是因為她容不下一顆塵埃的情愛。 

她已孤絕太久,自幼受父母疼愛的她也許較溫柔婉約的寶釵是任性許多,她也善於妒恨,但整個賈府裏卻屬她最無心機(寶釵雖婉約、但她卻善攻心計,關於這點也有紅學研究者指出她是「生活技術家」,因為總能清楚地知道該做甚麼事、該說甚麼話對自己才是最好的),因為心情好壞的表現太過直接,所以習慣將自己孤立起來的黛玉也在無意間漸漸深化了自己的情感,導致自己越趨向感傷詩人的世界,後來寶玉被賈府長輩們使計娶了寶釵,黛玉也終抑鬱過世,她的一生可說是個徹底的悲劇。但,悲劇總特別讓人心悸,不是嗎?也許便是因為這原因,讓我也跌進了瀟湘館的世界,我似乎能夠感受她的不安、她的怨妒,以及她深深…深深的無奈。 

黛玉、李清照以及謝道韞都是極富盛名的才女,也是我心中最燦好的容顏寫照,如果…如果我能身在古代,真盼自己也有她們無盡的才情、盛美的內裏,以及她們對生命的無懼無悔、那般的勇氣以及驕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