針對美國當局要求中國駐休斯頓總領事館關閉事件,前中國駐悉尼總領事館政治領事、一等秘書陳用林表示,關閉使領館一般就是斷交。跟中方斷交反而對方更有利。而在他印象中好像都是增加使領館,撤掉的好像就沒有。

從中美兩國貿易戰而言,「實際上已經是意識形態上的衝突,實際上應該說明了這是冷戰,新冷戰」。「美國覺醒了」。說是開放,中國(中共)實際上從來都沒有停止過欺騙西方國家。西方國家覺得中國開放之後將來就會民主化,通過經濟促進政府政治變革,社會文明會進步。但是出乎所有西方國家意料的是,「40年過去了,還是像老毛時代,更加獨裁,把觸手伸向全世界」。

關閉中領館,是美國重大的決定。說明中共得到不斷的壯大發展,美國人積極反思後,認為視中國為合作夥伴,是一個錯誤。「美國政治家覺醒了、覺醒了。美國關閉中使館對中共是一個打擊」。

另外,關閉休斯頓總領館這個被指是中共在美國的間諜中心,陳林林認為美國當局是為了保護美國的知識產權和美國公民的個人私隱和安全,更多是針對中共在美國的間諜活動。而且中共搞的「獵狐行動」,在美國的國土上搞這種強迫威脅綁架類似的事件,傷害了美國的主權。美國副助理國務卿米德偉(David Meale)特別提到,中共總領事和另外兩名外交官今年5月31日,將一些人送到機場安全檢查安全區的時候,使用了虛假的身份證件。中共在澳洲是做過這個「獵狐行動」,現在趁著疫情,在美國都是用包機進行的。

跟中方斷交對美方更有利

陳用林認為,「(美國總統)特朗普,美國方面不怕斷絕跟中共往來,中共利用這個往來進行了長期的滲透,向西方民主社會進行長期的滲透,竊取科技、軍事、知識產權、西方技術;跟中共這種接觸對西方民主國家來說是吃大虧!就是跟中共斷絕往來,可能對美國更有利。」

「中國的整個經濟靠的是出口和貿易,利用世貿組織的規則,佔盡有利的條件,這幾十年的發展完全是靠西方放鬆了在這方面的警惕,等於是中共通過世貿欺騙獲利。」

陳用林指,這次激發關閉中領館的導火線應該是美國想重開駐武漢領館。「中共方面設了很多苛刻的條件,破壞了美國順利重新開館;包括對個人的檢疫比較苛刻的要求,甚至它提到中共擔心美國利用駐武漢領館來調查新冠病毒的源頭,病毒的源頭對中共來講是非常心虛的,如果美方進行了調查,有充份的證據發現武漢病毒是從中共的實驗室出來,或有更多的證據顯示是中共迫害世界的證據的話,中共在全球的外交上就更加被動,不管美國調查的結果如何,中共會認為美國的反華勢力不會真正好好調查這個病毒,而是會做文章。我認為主要是中共擔心真相暴露,真實情況暴露,所以中共一再阻擾武漢的美領館開館。」

中共在所有領域安排間諜

加上美國發現中共在美國的間諜活動實在太猖狂,中共幾乎在所有的領域上,包括大學、大學科研單位等都安排了間諜。

他指:「中國要提升它的武器裝備,提高它的導彈技術,需要美國高技術的芯片,前一段時間中國間諜要竊取美國方面對新冠病毒研究的疫苗。」

陳用林指,唐娟作為中共軍方人員跑到中國領事館,這種案子不大,是件很小的案子,本身一個案子不會影響兩國關係,但是美國現在已經發現,中國很多軍方、人民解放軍派來很多軍方間諜到美國。唐娟是中國解放軍的背景,所以領事館不會把他交出去的。如果是刑事案件,美國就可以進入領事館。

前中共駐悉尼外交官陳用林因不滿中共對包括法輪功在內的異見人士的迫害,在他即將期滿回國前幾周的2005年5月26日向澳洲政府申請政治庇護,但其申請在24小時內即被澳洲政府拒絕。陳用林於5月31日轉向美國尋求庇護。同年7月8日澳洲移民局給予陳用林及其家人政治避難類別的永久居留權,陳用林和妻子及女兒現在居住在悉尼。

他在出逃後曾參加反共性質的訪問與集會活動,包括曾在美國國會、澳洲參議院、歐盟議會、英國國會、比利時弗拉芒議會等就中國人權問題作證。2005年11月,中共國家主席胡錦濤訪問英國時,他恰好在英國議會就中國人權問題作證。2006年3月27日,他與30多個澳洲華人在中共總理溫家寶訪問墨爾本時,發表致澳洲總理的公開信,敦促澳政府和議員向溫家寶提出人權與政治迫害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