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北京旅遊、商務考察、短期培訓、實習的流動人群曾帶動短租公寓熱潮,但疫情下,他們苦撐三四個月,現在只能退掉房子,避免損失擴大。

住在北京的網民表示,「今年因為疫情,一部份人離開了北京,一部份打算來北京的最終也沒來。」「做會展的走了好多,搞文藝影視的也走了不少。」「做線下教育培訓的更慘,估計今年都開不了工。」「搞出境旅遊的最慘……徹底涼涼。」

北京中關村騰訊科技、微軟中國企業總部附近的短租公寓業者張為忠(化名)對記者說,從年初經歷疫情至今,短租業務已招不到租戶,他已退掉短租生意,只剩一些長租客戶還在賠本維持。

商務客、短期進修學生沒來

中關村相關地區網絡科技公司林立,鄰近有北京大學、清華大學等大學商圈,每到考研季節不少人在學校周邊租房備考,平時也有許多短期進修的學生。

這名業者說景氣最好時,他在商圈有50間房間出租,現在退到只剩10間,「現在都是屬於長租那塊,但長租也是賠錢……」

他提到,中關村短租公寓主要靠出差,「現在來北京出差,都要做核酸檢測,光排隊就排上好多天,一些人為了安全就不來了。」「一些培訓機構也都關了,改成上網課,人不來了,大學也處於封閉狀態。」

他撐了幾個月,「沒想到後面疫情這麼長,撐不下去了,只好跟房東解約了。」「沒想到今年上半年把之前賺的錢都賠進去了。」

80間房退到只剩20間

一間位於東城區北京中醫醫院附近的短租公寓業者林子勤(化名)告訴記者,原本景氣好時,他擁有八十多間房,現在退到只剩下二十多間,「沒辦法再承擔了,在手裏,基本上就要賠錢了。」

他提到,1月份武漢疫情時開始受到衝擊,「但是當時不知道是甚麼情況,一直扛,扛到4月份,沒法再往下扛,乾脆就把房子退了。」

東城區相較於北京其它區,受疫情波及較小,目前小區都可正常進出,但租客也非常少,「中醫院還沒全面複診,看病的人也很少。」「這波疫情對房地產影響很大,主要是沒有流動人口,畢業生、年後復工的,今年都沒有。」林子勤說。

他透露,在短租行業,比他損失慘重的業者多得是,「有的年前剛入這行,本身北京房租就貴,又投了很多錢把房子裝修得很漂亮,然後就遇到這事,損失太大了。」

業主:再不退 繳不起房租了

林子勤提到,他在濟南也經營短租公寓,但兩地景氣好壞差很大,濟南除1至3月份有點影響,4月份開始就慢慢恢復,相比之下,「北京影響是最嚴重的,各個行業都起不來,餐飲業也起不來。」他說,特別是一些需要在北京租店面做生意的,例如一些營業網點、娛樂業、網吧,到現在都還沒開,「本身北京房租就高,商店一直不讓開門,誰能撐得了?」

同樣位於東城區北京協和醫院附近另一間短租公寓的業者則完全結束短租公寓業務,該業者說,已退光所有房間「沒有出租了……」。

該業者說,疫情來時,小區就不讓進,勉強撐到5月底,現在「已經都退完啦,再不退,我繳不起房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