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果洛藏族自治州小學開始實行以普通語為主,藏語為輔的教學模式,這引起藏人學生家長不滿,他們擔憂藏人母語存續將陷入困境。此前,中共已禁止新疆維吾爾人使用維吾爾語教學,並刪除維吾爾文學,被指是文化滅絕。

自由亞洲電台9月27日報道,青海省果洛州教育局今年5月下文,決定從9月起對該州六個縣的小學全面實行以漢語為主、藏語為輔的「二類教學模型」,聲稱是給藏族學生創造更多的「學習及深造機會」。

果洛藏族自治州過去採用「一類教學模型」,都是以藏語為主,普通話為輔;而新的「二類教學模型」則採取單設一個藏語課程,其它課程都用普通話教學的方式。

一位境內藏人知識份子表示,中共青海果洛當局全面改變小學教育模型的政策引起學生家長不滿,認為這對藏語文教育造成致命打擊,並呼籲予以改正。因為一類教學模式下,出了很多優秀的人才,如果貿然改為二類模式,必然使少數民族學生學習受到衝擊。

該名知識份子表示,藏語文保護形勢從今年起更趨嚴峻,而新教育模型導致本土語言和文化受到衝擊,因此學生家長及藏區知識界人士希望中共有關部門介入調查,解決藏人母語困境。

報道稱,原西藏昌都資深教師、現任藏人行政中央駐歐洲華人聯絡官洛桑尼瑪認為,中共在果洛藏族(自治州)實行這個策略,其實是在泯滅、銷毀、排擠、壓制藏文化的一個很拙劣的做法。

洛桑尼瑪說:「他們(中共官員)的做法從來都是這樣。比如像香港,他們以前說是『五十年不變的一國兩制』,但是到現在二十多年,還沒到五十年,就開始對香港的人權進行踐踏。所以,共產黨自己制定的所謂的政策都是一種兒戲,都是隨便地更改,這個就是共產黨的特點。因此,我覺得這個策略(二類教學模式)很惡劣。」

其實,中共此前在新疆已開始禁止用維吾爾語教學,引發外界質疑。

2017年9月,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和田地區的學校全面禁止使用維吾爾語,當局要求從小學起普及國家通用文字、禁止對漢語教師進行維語培訓、不准單獨使用維語標語和圖片、禁止在集體公共活動及管理中使用維語。

同年12月1日起,新疆全面實施高中階段免費教育。而此前,新疆基本實現從幼兒園到初中的免費教育,南疆四地州已普及15年免費教育。至此,新疆實現15年免費教育。

旅居美國的維吾爾協會主席伊利夏當時對大紀元說,「中共政府提供的免費教育是漢語的,這對維吾爾人來說,仍是種族滅絕政策,也就是文化滅絕。」

他說:「就像是日本人二戰的時候,如果給漢人提供一個學日語免費機會,中國人會高興嗎?我想肯定不高興吧。同樣的心情。」

2016年,由新疆教育出版社出版的新版維吾爾語文課本,刪除了全部經典維吾爾文學及其現代文學部份,維吾爾作家的作品幾乎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由漢語翻譯成維吾爾語的古漢語作品和現代漢人作家的文章。

旅美的政治評論家陳破空對此表示,這讓維族人感到是對維吾爾文化的釜底抽薪,刻意讓維吾爾人後代漢化,喪失對自己祖宗文化、歷史、文學的認知和傳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