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旁觀者》雜誌美國網站Spectator USA於8月16日發表了一篇名為「特朗普需要盡快行動、北京將如何鎮壓在香港的抗爭」的文章。文章分析認為,如果沒有國際社會的介入,北京當局對香港的反送中運動將以血腥鎮壓收場。作者也觀察到,即使軍隊還沒有進城,不代表沒有暴力,環觀現時警察的行為,很可能在香港的警力裡已經滲進了中共的武警,甚至解放軍。

文章建議美國總統特朗普公開呼籲中共要克制,並立即開展中共與香港各界的對話;對有侵犯人權的中共及香港官員進行制裁,並為可能面對嚴厲處罰的香港示威人士提供保護。以下是全文內容:

關於香港的抗爭,主要的問題並不在於北京是否準備鎮壓;這已經在發生,只是最後以什麼形式進行。

香港經過超過60日的動盪後,中共領袖習近平在尋求如何在不動用軍隊的情況下,最快將香港局勢控制起來。不同於1989年天安門廣場屠城,習企圖以強暴的警力和嚴厲判刑將局勢壓制下去,同時對示威者的訴求半點不讓。

中共喉舌不斷升級其修辭。到目前,示威已經被標籤為「顏色革命」,其暴力被稱為「恐怖主義」。與此同時,在接近邊境的深圳,當局調動了幾百名國內的暴動警察,及中國人民武裝警察部隊進行了一個代號「拔劍」的防暴演習。加上裝甲車、水砲車結集,所有的跡象都指向北京當局是準備出擊,結速在香港的抗爭——但不會重覆天安門事件。

北京當局需要在不引發嚴峻的國際及本地反響的情況下,把香港的示威者壓制下去。北京當局相信他們面對的最大問題是香港警察效率太低,甚至有些(警察)更是同情示威者。北京當局在加大警力,並慫恿他們在執法時要更強暴,同時不要害那些暴民。不過,這種做法並不奏效。

北京當局最好的選擇是撐其在香港的傀儡政府,全力支持林鄭月娥,由她來控制局面。在我們看來,北京當局並不需要動用軍事力量。它仍然有幾個可行、合法的方案。例如,特首林鄭月娥可以禁止所有的示威活動。根據《公安條例》17(E),任何人參與或組織示威,最高可以判刑3年。林鄭也可以按《基本法》48(4)條,發佈行政命令禁止(示威)或實行宵禁。

第二個選擇就是中國(共)宣佈香港進入緊急狀態。根據《基本法》18條,允許中國(共)在香港特別行政區內發生動盪,影響到國家統一或國家安全,同時又是超越特區政府所能控制時,可以宣佈香港進入緊急狀態。然後,北京當局就可以(在香港)實行中國的法律和司法程序,嚴厲處分那些它認為的暴徒,恐怖份子和叛國者,其實就是任何它不喜歡的人。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共)可以像希特勒用於1934年德國發生的「長刀之夜」的手法,去算舊帳,同時把真正和假象敵人一併消滅。中國(共)更可以把緊急狀態無限起延伸。

中國夢時報(Chinese Dream Times),中國(共)宣傳機器放在YouTube的頻道,曾經發佈了一個視頻,裡面將黃之鋒和戴耀廷教授等香港人稱為壞份子。視頻倡議放「子彈在一些人的頭裡,讓他們去地獄,並終身監禁其他人,讓他們坐穿牢底。」這種恐怖和令人擔憂的遠景很可能發生在中國法律在香港執行的時候,因為中國的法律只不過是中共政權鎮壓異見者的工具而已。意外的是YouTube竟然允許(該頻道)發佈這種仇恨的言論和暴力的宣傳。

第三,北京當局可以宣佈廢除香港的「高度自治」的地位,就像印度對克什米爾的做法那樣,拿走香港的行政、立法、司法的獨立。但北京當局可能要小心這個選擇,後果將會令香港失去起自由港的地位和其他賺錢的特權。這會直接打擊北京的金錢洗白,情報,和購買受禁止技術的運作。

不使用軍力對付香港人並不代表不暴力。 無論中國(共)如何選擇,我們相信鎮壓將會是血腥的。中國(共)的100萬武警可能跟人民解放軍一樣危險。他們是從1989天安門屠城就被訓練,並知道如何準確的徹底擊垮示威者。我們懷疑中國(共)的警察已經滲進香港,喬裝為香港警察去鎮壓示威者。

如果沒有國際社會的硬挺,一場血腥鎮壓在香港無可避免。美國政府一定要確認香港的策略價值——她在推動亞洲人權和自由以抗衡中共政權的地源重要性——從而以實際的行動來幫助香港。

特朗普總統應該公開發表聲明,呼籲中共政權克制,不要宣佈緊急狀態,不要派出中國武警或其一般的警察進入香港。

同時,特朗普總統應該呼籲中央政府、特區政府、民間人權陣線、泛民陣營、議員和代表性和其他界別立即進行對話和討論等和平解決方案。

美國最有力的行動就是拒絕香港進入美國金融市場,包括對香港在買賣美金方面進行制裁。

美國可以採取的另一個措施就是進行簽證制裁,或是對懷疑有侵犯人權的香港及中共官員,包括林鄭月娥、香港警務處處長、立法會議員何君堯、中聯辦新界工作部長李薊貽,全面實施馬格尼茨基法案的制裁。何君堯跟李薊貽是最近元朗暴力事件的幕後人,也很可能是將來更多打壓的幕後人。

最後,在已經預期一場血腥鎮壓將發生之際,美國應該通過行政命令或特別的立法為在香港現在要面對嚴厲處罰的積極分子提供避難所,也同時為香港的資本、資產和其它投資提供安全的避風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