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商是河間人。他父親夏東陵,豪富侈汰,每次吃包子,動輒扔掉包子角,非常浪費。人因為他肥重,稱他「丟角太尉」。晚年家裏貧困,每天吃不上一頓飯,四肢瘦如垂革,肚子如同掛袋,人稱「募莊僧」。臨終前對夏商說:「我生平暴殄天物,老天發怒了,所以被凍餓至此。你應當惜福力行,來彌補我的過錯。」

夏商為人誠樸,躬耕自給。有個富翁可憐他貧困,出資讓他去學販賣,總是虧本。夏商請求去富翁家當傭人償還,富翁不肯。夏商不能自安,抵押了自己的田宅,去償還富翁。富翁贖了又還給他,又借他重金讓他去經商。夏商說:「十幾金尚且不能償還,難道要讓我來生變驢變馬還嗎?」於是富翁招來別的商人,讓夏商跟著他們。幾個月回來,僅僅能不虧本;富翁也不收他利息,讓他再去。一年後買了許多貨物,經過長江時,遭遇颶風,船幾乎覆沒,貨物喪失大半。所剩的大略可以償還富翁,夏商對商人說:「老天讓我貧困,誰能救我?都是因為我連累了大家!」把賬簿交給商人,回去繼續耕地。富翁再三叫他,夏商也不去了。

夏商五十七歲那年,偶爾修葺院牆,掘地挖到一隻鐵釜,揭開來看,白鏹(白銀)滿甕。夫妻倆搬到屋裏,稱得一千三百二十五兩。鄰居知道了,去告訴了縣宰。縣宰為人貪婪,派人來索要。他妻子想藏一些,夏商說:「不是我們的,留下來只會惹禍。」都給了。縣宰又追要那隻鐵釜,看正好能裝滿,就把夏商放了。不久,縣宰調任南昌同知。一年後,夏商因事去南昌,那個縣宰死了,他妻子要回去,變賣家裏粗重,有許多蔞桐油,夏商見價格便宜,就買了回來。到家後,有一蔞桐油開始滲漏,夏商就瀉注到別的容器中,發現裏面有兩塊白金。探看別的蔞,都是這樣。拿去兌換,正好一千三百二十五兩。

夏商由此暴富,越發體諒苦寒之人,慷慨他人從不吝嗇。妻子勸他給子孫留些,夏商說:「這就是我所要留給子孫的。」鄰居赤貧成了乞丐,想來求夏商,但心裏有愧。夏商知道了,對他說:「從前是我時運未到,所以命運假借你的手罷了,你又有甚麼過錯呢?」全力周濟鄰居。夏商後來活到八十歲,子孫數世不衰。(出自《聊齋誌異》)

~載自【正見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