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從22歲開始當武術教練,出色的體力和運動技能一直讓我引以為傲,我教的學生也在全國錦標賽中屢獲佳績。

然而在一次全國比賽前,我被查出左側心臟尖瓣關閉不全(也叫二尖瓣逆流),這導致血液無法順暢流出心臟並引發高血壓。我被取消了比賽資格。那年我51歲,突如其來的疾病令我措手不及,對健康和未來失去了信心。

接下來的專家治療並沒有讓我好起來——我感到氣短、胸痛,變得虛弱不堪。要想根治,只能嘗試昂貴的心臟瓣膜修復手術。但伴隨的風險可能讓我下半生渾身無力,並失去工作。

艱難日子裏的曙光

「我還有沒有未來?我的光輝歲月結束了?怎麼治那麼久還不見起色?」在接受治療的日子裏,這些問題時刻攪擾著我,令我陷入絕望之中。

命運之神再次賜福。就在我得知自己患病的那個夏天,妻子開始修煉法輪功(也稱法輪大法)。她曾患有關節炎、胃病和高血壓,每個月都要向學校請病假。可是煉功後不久,所有病症都消失了!

法輪功教導人按照「真、善、忍」做事,提升自己的道德品質;同時還有四套舒緩的動功和一套打坐。和劇烈的武術動作不同的是,這套功法的動作緩、慢、圓。

起初,妻子鼓勵我讀法輪功的主要著作《轉法輪》並和她一起煉功,我沒有放在心上。有一天,她見我情緒低落,就說:「別難過,和我一起煉功吧!法輪功幫助過很多人(恢復健康)。」

走投無路的我最終決定試一試,我當時想,就算不能因此恢復健康,起碼也能學點「新技能」。

奇蹟般的轉變

煉功幾天後,奇蹟出現了。我的身體被逐漸清理、恢復——胸口的疼痛緩解了,我可以正常呼吸了。我這才開始認真閱讀《轉法輪》。我發現這本書指引人提升道德品質,做個更好的人,從而達到開悟。書中闡述的「真、善、忍」法理令我深感共鳴。

通過每天的學法煉功,我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我的身體健康了,不再因病而每日顧影自憐。我也變得樂觀,更多地為他人著想。

以前我兢兢業業地工作,自認是個好人。修煉法輪功後,很多人發現我的品行變得更好了。比如在空軍學院,學生給老師塞錢表心意是一件司空見慣的事。修煉後,我堅決不收錢。同事們知道後,感到震驚。修煉三個月後,一個親戚要給我1,500萬越南盾(相當於650美元),讓我幫忙找工作。我告訴他:「這忙我肯定幫,但是不要錢。」最後,我幫他找了個好工作。

弟弟一家聽聞後,不理解我為甚麼不收錢。我告訴他們,《轉法輪》教導人要有一顆善心,要無條件地對別人好。弟弟一家聽後十分感動,說法輪大法是正法。後來,弟弟一家人也走入了大法修煉。

講清真相 破除誤解

修煉法輪功後,我的心態變得平靜祥和。在武術賽場上面對榮譽時,我也能保持謙卑。

然而,中共將對法輪功的迫害輸出到越南,媒體的造謠使一些不明真相的朋友和同事對法輪功產生了誤解。一天,因為談論法輪功,我被一個同事告發到單位的管理部門。

雖然承受巨大的壓力,我還是保持冷靜。我知道自己沒有做錯任何事。到管理部門後,我真誠地跟同事交流,希望他們能了解法輪功的美好,識破中共迫害法輪功的謊言和血腥鎮壓。最後,一位上校接見了我,他靜靜地聽完後,明白了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