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官員表示,中共正在試圖影響美國政策制定者,竊取美國機密並對美國政府進行間諜活動。但中共到底是怎麼實施這些行動的?一名在維珍尼亞州看似過著典型鄉村生活的男子——馬洛里(Kevin Mallory)的故事提供了答案。

BBC於1月15日對馬洛里案來龍去脈做了詳細報道。馬洛里是美國前中央情報局(CIA)官員,但2017年6月的一個早晨,聯邦調查局(FBI)特工在馬洛里的家收集證據。一年以後,61歲的馬洛里被判間諜罪。

報道說,馬洛里過著兩面生活:他會出現在鄰居的庭院內幫忙做活,也去教堂並幫助移民填寫稅表;但在家中,他卻與中共特工通過社交媒體溝通,並向他們出售美國機密。

他現在因間諜罪面臨終身監禁,將在本月晚些時候被判刑。美國司法部官員說,他所受到的懲罰對那些可能正在考慮進行間諜活動的人來說會是一個警告。這也凸顯了美中關係的緊張。

靠近華盛頓特區安靜小鎮 被中共特工盯上

維珍尼亞州勞登縣(Loudoun County)小鎮利斯堡(Leesburg)就是共產黨在海外運作模式的一個典型範例。利斯堡距離華盛頓40里,擁有老式的街燈、磚鋪的人行道和柵欄,呈現出典型的美國鄉村風格。這個寧靜的小鎮似乎遠離全球衝突,然而,中共特工卻在這裏將馬洛里誘惑進他們的間諜圈。

此外,中共官員還通過一家子公司購買了利斯堡的一家電台,命名為WCRW。後來,WCRW的發送器被轉移到一個更靠近首都華盛頓的小鎮阿什本(Ashburn)。地方官員克里斯汀穆斯塔德(Kristen Umstattd)說:「他們(電台主人)想要一個更強的信號。」

一位曾在台灣學習過的前 CIA分析師說,去年電台的主人收到許可,可以擴大他們的節目播出時數。電台的一位工程師說,他們現在一天24小時播放。

WCRW不斷播放親共立場的內容。穆斯塔德表示,希望他的上級能夠注意到此事。

中共特工通過LinkedIn 聯繫前CIA僱員馬洛里

對於中共特工來說,馬洛里正是他們尋求的理想對象。他很隨和,曾擔任過秘密CIA官員,並持有安全許可,使得他能夠接觸到美國最有價值的機密。

2017年初,中共特工開始接觸他,他當時是一位獨立顧問,並正在努力維持生計。

私營調查公司「Mintz Group」的一位調查員蘭德爾菲利普(Randall Phillips)曾擔任過CIA在中國的首席代表。他表示,中共特工企圖使馬洛里感到特別。「他們玩弄了這個傢伙的虛榮心。」

中共特工們和馬洛里接觸不是在酒吧,而是在LinkedIn上。並以一種隨意的方式詢問:「嘿,你想要加入我的網絡圈嗎?」根據法庭紀錄,馬洛里當時回答說:「我對任何事情都是開放的。我必須,你知道,支付賬單(暗示為生計而努力)。」對方告訴馬洛里,他們正在尋找具有他的專業背景的人。

根據德國國內情報機構的說法,中共特工對歐洲議會議員也使用了同樣的誘騙伎倆。一位德國官員表示,過去一年中,中共特工在LinkedIn上變得更加具有欺騙性。LinkedIn的信任和安全部門負責人保羅羅克韋爾(Paul Rockwell)表示,他們擔心中共特工企圖利用LinkedIn進行招募,「我們致力於阻止這種行為。」

中共特務趁馬洛里陷財務困境 提供特殊職位

馬洛里在CIA任職之前曾參過軍,他在伊拉克、中國和台灣都生活過,在台北與Mariah Nan Hua結婚。2006年,他們在Raspberry Falls購買了一棟116萬美元的房子,們有三個孩子。

馬洛里和妻子平時在家說中文。他自己的生活反映了多年來美國人和華人在維珍尼亞州北部一起生活的方式。根據人口普查數據,勞登縣約有14%的人口是亞裔美國人。

星期日,馬洛里會和妻子去教堂。他們很多在教堂中的朋友都是華裔,大家一起用中文唱歌。教堂一中年男子也有和馬洛里類似的背景,他們精通中文,為CIA或其它情報機構工作。

馬洛里常常提醒當地人他們有多幸運。他會說:「你們正生活在美國夢之中」,一位家人的朋友說,「他會告訴人們,他們應該珍惜所擁有的。」

另一位朋友德爾羅斯溫特(DelroseWinter)回憶說,有一次馬洛里和家人過來參加7月4日的燒烤活動。在獨立日,他們穿著紅色、白色和藍色,看起來「非常愛國」。

但在2008年房地產崩盤後,馬洛里的命運發生了變化。他的房子價值暴跌,後來他失去了工作。住在附近的一位科學家說:「他們面臨嚴重的經濟壓力。」

根據法庭紀錄,當中共特工與馬洛里取得馬洛里面臨終身監禁美官員:可悲結局發出重要警示聯繫時,馬洛里有30,000美元的信用卡債務。

馬洛里在LinkedIn上認識的人將他介紹給了一位在上海社會科學院工作的人,這人向馬洛里提供了一個顧問職位。上海社會科學院是一個為中共情報人員提供掩護的機構。

馬洛里飛到上海,在一家酒店遇到了他的新老闆們。這些人並沒有說他們為情報機構工作,但他們也沒有否認。那次會面期間,馬洛里感到毛骨悚然,但他後來說,他同意拿走他們提供的資金。

「他們讓你越過界限,」前CIA官員菲利普說,「一旦你做了,你就很難再拔出來了。」

馬洛里帶著中方給他的三星Galaxy手機回到利斯堡,並安裝了一個與中方交流的聊天應用程式。回到家時,他告訴妻子他對自己的新工作表示擔憂。儘管他有所保留,但他向中方提供了他在美國情報部門工作時獲得的信息。根據美國官員的說法,他給中方的一些材料是機密資料。

馬洛里表示,中共特工告訴他說:「我們只想要了解特朗普政府的政策將是甚麼。」馬洛里告訴中共特工,他申請了白宮的一個職位。中方也鼓勵他這樣做,還鼓勵他獲取有關導彈防禦系統和其它敏感問題的信息。

馬洛里賣機密所得無幾 卻葬送一生

但是後來這件事情對馬洛里來說就變得非常複雜。馬洛里說,他聯繫了CIA官員,想要告訴他們他所了解的中共特工情報。

馬洛里的律師稱,他與中方接觸只是想收集中共間諜的信息。他希望用他與中方交易的信息給CIA留下深刻的印象,這樣CIA就會重新僱用他。

但檢察官在法庭上呈現的短信內容證明他在向中共特工出售美國的機密。「你的目的是獲取信息」,馬洛里在給中共特工的短信中寫道,「我的目標是獲得報酬」。檢察官說,馬洛里想與CIA官員交談是想掩蓋他的蹤跡。馬洛里實際上將他在美國情報機構工作期間所獲得的機密材料放在一個東芝SD卡內,並將其包在錫紙中,存放在他睡房的衣櫃內。他告訴中共特工,他擔心美國當局會發現他的計謀。

2017年5月,馬洛里被安排與一位CIA官員在阿什本的一家酒店內會面。讓他驚訝的是,FBI特工同時出現,這表明FBI已經盯上他了。馬洛里強作鎮靜,向對方描述了中共特工向他提供安全手機的過程。他本認為手機上的短信信息會加密,但在談話過程中,他與中共特工的短信突然出現在手機屏幕上,這些短信無疑暴露了馬洛里如何出賣自己的國家。很長一段時間,他啞口無言。

負責替FBI檢查馬洛里手機的工程師詹姆斯哈姆羅克(James Hamrock)表示,馬洛里過份信任這部手機及送手機的人。但馬洛里不知道的是,手機中的軟件出現了故障。馬洛里本想從中共特工那裏得到錢,但最終僅獲得25,000美元,卻葬送了自己的一生。他現在正等待宣判,恐面臨終身監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