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秋浦歌〉 

(共十七首選其十四)

爐火照天地,紅星亂紫煙。

赧郎明月夜,歌曲動寒山!。

秋浦,縣名,屬池州(在今安徽省貴池縣西南),據《新唐書》卷四十一《地理志》五:「秋浦,……有銀,有銅。」

此篇乃詠冶煉景狀。詩一開頭,便繪出一幅熱氣蒸騰的冶煉場景:爐火熊熊,照徹天地,一片光明;再走近一點兒看,紅紅的火星,交織著紫色的爐煙迸射飛騰。第一句,中間用一「照」字,把爐火與廣闊無邊的天地,聯繫起來,可見爐火燃燒,火柱衝天蓋地的氣勢。

第二句,中間用一「亂」字,寫出了火與煙交進飛騰,色彩繽紛,四處輝映的景象。

第三、四句,由上面的壯麗圖景而寫到冶煉工人。「赧郎」:指青年鑄工。赧:一般是因羞愧而臉紅。這裏是指被火映紅。實際是說,他們的臉被火光映得通紅通紅。從這個頭部特寫,冶煉工人那壯實的體魄和他的樸實、勤勞、熱情、豪爽、虎虎有生氣的樣子,彷彿呈現在我們的眼前。「明月夜」三個字是對「赧郎」的深一層烘托和渲染:以皎月清潔明朗的色彩,與被紅星、紫煙濃重色彩映照著的人相襯托,也顯得這人更活潑有力而富有朝氣。雖然不能說沒有起到一點環境描寫的作用,但從詩的意境說,它著重表現出人的風貌。接著「歌曲動寒山」一句,把冶煉工人一邊勞動,一邊高歌,那歌聲飄蕩在寒氣籠罩的秋浦河面上,及震動寒冷山川的情景,生動地寫了出來。不妨說:詩首二句,是寫人的「形」;而後二句,卻寫出了人的「神」—使人的精神氣質和宏闊的胸襟,得以更深刻地展露。

在我國古代詩歌裏,反映工人生活的詩,真是鳳毛麟角;寫得詩味濃醇的,更幾乎絕無僅有。至於楊齊賢注李白詩,以為煉丹之火;蕭士贊注李白詩以為漁人之火。誠如王綺所言:「此二火者,安能照天地耶」?今人瞿蛻園等《李白集校注》亦云:《搜神記》載:「陶安公者,六安鑄冶師也。數行火,火一朝散上,紫色衝天』。(卷一)其寫鼓鑄時之景象正相合,可證其由實驗得也。」北宋梅堯臣,寫燒瓦工人的《陶者》,用「屋上無片瓦」與「鱗鱗居大廈」的鮮明對比,表現出勞動者的艱辛。

李白此詩,卻從另方面著筆,以稱讚勞動的場面入手,寓豪情於紅星、紫煙、明月、山川的奇彩壯景,寄詩意於烘托、點染、映襯等表現手法,從而揮灑自如地塑造出了我國古代冶煉工人栩栩如生的俊美矯健和英姿颯爽!

正是:

紫氣衝天展吉祥,

寒山冷氣一掃光。

驅逐邪惡滅妖魔,

勞動人民鐵臂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