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前軍委委員、上將張陽、房峰輝相繼落馬。這對難兄難弟如今一死一被查,他們落馬後各種傳聞在媒體間流傳。如房峰輝本人就涉及中印邊境對峙、老兵進京維權、「十九大」前發動政變等事件。

房峰輝與張陽不光是「老朋友」,他們還和徐才厚、郭伯雄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在房、張、郭、徐這條線的背後,是當年提拔這兩人的前中共黨魁江澤民。

房峰輝落馬背後的傳聞

當局官媒1月9日通報,房峰輝(中央軍委前委員、中央軍委聯合參謀部前參謀長)因涉嫌「行賄、受賄犯罪」,被移送軍事檢察機關處理。

1月10日,軍報發佈評論文章稱,房峰輝「政治上變質、經濟上貪婪」,「對房峰輝的處理,是全面徹底肅清郭伯雄、徐才厚流毒影響的重要組成部分」。

而房峰輝的「老搭檔」、中共軍委前政治工作部主任張陽,已於去年11月23日在調查期間「自殺」,其被指涉郭、徐等案被調查。

房峰輝的仕途與郭伯雄、張陽均有明顯交集。在房峰輝落馬後,媒體均認為,房的落馬涉郭、徐案。與此同時,房峰輝陷入多種傳聞。

《香港經濟日報》1月10日的文章提到,去年8月底,中印邊境對峙結束後,9月5日印媒在報道中暗示,房峰輝可能涉嫌挑起此次中印對峙,給習近平攪局。報道稱,中印撤軍協議是在習近平更換了聯參部參謀長之後達成的。

房峰輝最後一次公開露面,是在去年8月21日會見泰國武裝部隊最高司令素拉蓬,26日,原陸軍司令李作成突然以中央軍委聯合參謀部參謀長身分在塔吉克斯坦亮相,房被免職。兩天後的28日,雙方對峙突然宣佈結束,令輿論驚訝不已。

這個時間點非常巧合:當時房峰輝、張陽被調查的傳聞四起。去年11月28日,中共通報張陽自殺的消息中提到,張陽被調查的時間是8月28日;同年11月29日有海外中文媒體披露,幾乎在張陽被查的同時,房峰輝也受到調查。

當時,東網的文章也提到,據說張陽與孫政才等陰謀家暗中串聯,企圖藉中印邊境對峙的機會,在「十九大」前發動不流血政變。

另有消息指,2016年底和2017年初,大陸各地退伍軍人大規模進京維權,背後也有房峰輝和張陽兩人的策劃和協助,被認為是在為發動一場軍事政變「熱身」。

據當時報道,有數萬名各地退伍老兵多次包圍了中共軍委「八一大樓」,要求安置和生活保障。該事件成為多年來最大規模的老兵維權事件,震動中共。

此外在中共「十九大」前,房峰輝、張陽還被指發動了一起未遂政變。

美國之音今年1月9日引述港媒的文章稱,房、張二人暗中抵制習近平「肅清郭伯雄、徐才厚遺毒」,引起最高層不滿,打算讓他們十九大換屆時提前退休。文章說,習近平推行軍改,房的總參謀長變成了軍委秘書長,張的總政治部也成了軍委政治部,兩人覺得被大大削權,本來指望在「十九大」上升任軍委副主席,卻被要求退休,「更令二人心有不甘」。

文章稱,房、張策劃在「十九大」前發動政變,結果走漏風聲,習近平下令抓捕兩人,政變流產。不過,該報道並沒有提供兩人密謀政變的計劃及整個事件的細節。

還有海外中文媒體報道說,張陽「自殺」更與2017年的未遂政變有關。報道說,房、張因參與策劃政變而出事,在房、張被調查後,軍中很快就下令清理涉及兩人的文件,說明他們問題定性嚴重。

知情者透露,房峰輝等計劃用1976年抓捕「四人幫」的手段控制現任國家領導人習近平等,而這個計劃被提早察覺。知情者表示,如果是純粹軍事政變,可能結果完全不同。但他們捲入的政變並非典型的「軍事政變」。

更有報道指,傳「十九大」前,人民大會堂下發現爆炸物。

房峰輝「一頭冷汗」 和鮮為人知的過去

房峰輝於1951年4月生於陝西彬縣。1968年2月,房峰輝入伍在駐防寶雞第21軍61師當兵,先後任作訓參謀、作訓科長、團參謀長、團長、師參謀長、軍參謀長等職,長期負責軍事訓練。1985年冬,該軍改編為第21集團軍(現已被習近平改編)。

據悉,2000年夏,房峰輝升任該軍軍長,當時政委為孔瑛,該軍區組織了一次代號「高原風暴」的大規模聯合演習,由房擔任總指揮。當時,他率領九輛指揮車,在青海省日月山、祁連山一帶展開為期十天的紅、藍兩軍的對抗演習。

鮮為人知的是,此次「高原風暴」大演習出了狀況,房峰輝21軍所屬旅丶團四十多台野戰指揮車在不同荒漠高原竟然失去聯絡,急得房一頭冷汗。

在藍軍與紅軍的對抗演習中,有三台搶救保障車熄火拋錨,顯示機動戰力和維修保障問題嚴重,房峰輝對此大發脾氣。電子戰在房峰輝指揮部網絡系統突然漆黑一片,遭藍軍病毒攻擊,有三個終端機不能使用。

但這些並不妨礙房峰輝的升遷。2003年,房峰輝被調任廣州軍區參謀長一職。

房峰輝與郭伯雄的仕途交集

房峰輝被指是郭伯雄的「頭馬」。房與郭伯雄均是陝西人。《南華早報》報道,房峰輝被軍內人士形容為「機會主義者」。北京一名接近軍方的消息人士說,房峰輝是一名野心勃勃的軍官。

而房峰輝的仕途升遷史,又緊緊與郭伯雄的升遷牽在一起。房峰輝落馬後,《北京日報》旗下微信公眾號1月10日的文章特別提到房峰輝與郭伯雄的關係。

1996年5月,房峰輝任蘭州軍區21集團軍參謀長,並於1997年轉任副軍長。同年,郭伯雄回到自己的發跡之地蘭州軍區任司令員,二人開始有了直接的交集。1998年,房晉升少將軍銜,1999年升任21集團軍軍長,首度出任正軍級職務。

2002年,郭伯雄從常務副總參謀長職位上實現跳躍,直升軍委副主席,並在此職位上坐了10年之久。2003年12月,房峰輝升任廣州軍區參謀長,位列副大軍區級。2004年12月,張陽出任廣州軍區政治部主任,房、張首次在一個班子裏共事,時間近3年。

隨著郭伯雄在2002年擔任軍委副主席職務,2005年,房峰輝晉升中將軍銜,2007年7月,他升任北京軍區司令員,躋身正大軍區將領行列。56歲的他是當時7大軍區中最年輕的司令員。

2009年10月1日,房峰輝以閱兵總指揮的身份參加「十一」閱兵。2010年7月,房峰輝晉升上將軍銜,與他同批晉升上將的人中,還有已落馬的國防大學校長王喜斌和時任廣州軍區政委張陽。

2012年10月,房峰輝出任總參謀長,並很快進入中央軍委,在他之前的五任北京軍區司令,都卸任後直接退休。不僅如此,此前的4任總參謀長陳炳德、梁光烈、傅全有、張萬年,皆是兩2個大軍區司令職位上「歷練」過的,而房峰輝只擔任過北京軍區的司令。

2012年房峰輝出任總參謀長,張陽出任總政治部主任,二人再度有了交集。軍改後,倆人雙雙改任軍委聯合參謀部參謀長、政治工作部主任,直到去年8月雙雙「消失」。

從1997年至2012年,房峰輝每次調職,基本上都是晉升。「長安街知事」指,房多年來仕途順利,行賄對象亦十分令人震驚,但在報道中沒有透露更多細節。

房峰輝是郭伯雄的「頭馬」

據報道,房峰輝早年為了上位,不惜當著外人的面直呼郭伯雄為「姐夫」。

房峰輝落馬後,1月10日央視網報道, 由於房峰輝與郭伯雄祖籍同為陝西咸陽,所以房峰輝甚至更是稱呼郭伯雄為「姐夫」。到了2003年,房峰輝還曾與時任中央軍委副主席的郭伯雄一起來到北京市昌平區百善鎮百善村參加義務植樹勞動。

去年9月10日,自稱曾被臨時抽調擔任郭伯雄秘書的博文作者披露:1987年9月,他隨時任蘭州軍區司令部副參謀長的郭(郭伯雄)參加新疆軍區戰役集訓,「一天晚飯後,他陪郭(郭伯雄)在延安賓館院子裏散步,遠遠來了位軍官,大約40歲上下,白面書生的模樣,戴一副白框眼鏡,距我們十步距離上下的時候,停下來很莊重地向郭敬禮,用陝西口音喊了聲『姐夫!您好!』」

「郭聽到對方稱呼後,很詫異,忙停下來,也是用濃濃的陝西口音問道:『你是誰?我不是認識你啊!』對方連忙回答,講了一串很複雜的親戚關係譜系,並確定應該叫郭『姐夫』。」

據稱,郭伯雄當時沒忍住,大笑出來,與房握手。被郭問及是哪個單位的,房用家鄉話忙回答,「房某某(房峰輝),房屋的房,山某的某,光某的某,額(我,陝西方言)現在在七師當副參謀長!」

《明報》的文章引用網上流傳的消息指,當徐才厚被查後,張陽為檢討自己過往的關係,竟向習近平下跪求饒;而房峰輝則在郭伯雄被查消息初起之時,曾在私下表示,「誰要敢動老首長(郭伯雄),我一槍斃了他」,態度囂張。

文章表示,雖然後來房、張在軍中清除郭、徐餘毒的運動中都高調表態,但無論是態度倨傲的「房一槍」,還是狀甚可憐的「張下跪」都難逃清算命運。

早在2013年7月的中央軍委民主生活會上,習近平就說了一段話:「軍委的同志身居高位,全軍官兵在看著我們⋯⋯做事是否乾淨?⋯⋯自己不檢點,不清爽,不乾淨,讓人家在背後指指點點的,怎麼去要求人家啊?沒法說,說了也沒用啊!」

廣州一名軍方消息人士對《南華早報》說:「郭伯雄和徐才厚都是江澤民的代理人,而房峰輝、張陽和其他高級軍官,都是他們的同謀。」

自中共「十八大」後,已有16名副大軍區及以上級別、55名正軍級和副軍級將領落馬,包括徐才厚、郭伯雄、田修思、王建平、王喜斌、張陽、房峰輝等七名上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