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22日颱風天鴿吹襲港澳,從新聞影片及報道都可以見到整個澳門滿目瘡痍,適逢大潮,海水倒灌,雨勢加海浪,把整個澳門的海岸地平淹沒。老樹連根拔,近海的樓宇沒有一個完整的窗戶。

新聞的背後隱約宣示著一些不祥,不是因為風災所帶來的明顯破壞,而是天不應時,人政不和,地陷險水。

先以水浸來看澳門,這是開埠以來頭一次大水浸,經日不退,像似陸沉,首先要問,為何以前沒有不退的水浸?答案顯淺得連小學生也識答:下水道的問題。不過,澳門還是個未開發的小鎮時,又何來下水道?

就因未錯誤地開發,所以水來土掩,再大的水也由園田疏排而退;反是起了高樓,卻全不著想下水道的建設,這個不單是澳門的問題,是全中國的問題,只要哪個城市下大雨便一定水浸,這在古中國的歷史中,只會知道黃河長江等河道有水患,不見得隨便一個大雨便水淹九州。

海水夾著淤泥雜物堵塞下水道,幾日之內便可以發臭生出沼瘟毒氣,夾雜細菌及有害物質,由下水道向上攻出地面,再鑽入住宅樓宇的污水渠,新一輪的疫症正式宣告開始,只要長時間逗留在渠口附近便一定會染上病。

今年的流年飛星一白進中宮,五黃處南,揭示了颱風由南而來;立秋之後二黑月星進中宮,即是黑白同宮,隱喻水中作塚。有人可以說這是北半球通象,可獨澳門?說對了,整個歐洲陷入南來的恐懼,黑色的恐怖份子在市中心作戰,只不過澳門卻是活生生被一白水淹而已。

假如澳門政府由上至下真的為人民服務,好應該慎重亡羊補牢,發於未始之時,疏通所有下水道,囑市民帶上口罩及勤洗手,或可能消弭另一場即將來臨的災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