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女兒一歲半時便學會了說否定詞。那天她幹了一件甚麼淘氣事,我拉長了臉訓斥她,她一點也沒有害怕或委屈,只關切地看著我的臉,皺著小眉頭費勁但口齒清晰地說:「媽媽、不、生氣。」

她第一次說「不」,就將這個字說得那麼清晰有力,彷彿只全身心地擔心我會不會氣壞了身體,而絲毫沒有在意自己是不是受了訓。那一刻我覺得為了生她養她而受的一切苦楚都很值得。

(6)

女兒兩歲半就開始有了生之煩惱。那天我帶她到一家小學校去散步。我們坐在操場上,她滿眼艷羨地盯著小學校的教室問我:「媽媽,我能去那裏上學嗎?」

「不行啊,你還太小了。」

女兒沉默良久,突然長嘆一聲道:「媽媽,我為甚麼老──也長不高?」她將「老」字拉得好長,似乎已為這個問題苦惱了很久很久。

我無言地望著她,開始想她是不是一個哲學家轉世。想了半天我才以一個特別不哲學的方式回答了她的問題:「你多吃點兒飯,慢慢地就長高了。」

(7)

女兒三歲半時就給我上了一課。那天她很認真地問我:「媽媽,你說世界上為甚麼有壞人?」

是啊,世界上為甚麼有壞人?世界上要是沒有壞人、只有好人該多好?幾千個感慨和幾萬個答案從我的腦海中奔騰而過,最後我卻發現我無法用一個三歲孩子能聽懂的語言和方式去回答她的問題,所以只好老老實實地告訴她:「媽媽不知道。」

女兒頭一歪,自豪地說:「我知道。」

我吃了一驚:「是嗎?那你告訴媽媽,世界上為甚麼有壞人?」

「他老幹壞事,就變成壞人了唄。」

天哪!原來如此! 

作者與女兒的合照。(曾錚提供)
作者與女兒的合照。(曾錚提供)

(──轉自作者網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