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黑客偷2千萬美國救濟金 專家斥已毫無底線

美國特勤局說,原來自從2020年COVID-19爆發之後,一個叫「APT41」的中國網絡犯罪集團,至少偷了2千萬美金的美國疫情救濟金。這個APT41一直都與中共有很密切的關係。它的總部在成都,自從2020年開始,他們就偷了美國十幾個州的小型企業管理局貸款及失業保險基金。美國特勤局目前正在進行超過1,000個相關的調查,還說這個黑客集團值得大家留意。而特勤局亦認為,APT41是一個由中共支持的組織,他們會為了個人利益而進行間諜任務和金融犯罪。

今次亦是美國政府第一次公開承認,有外國政府參與當地的網絡犯罪。在2019年及2020年,APT41有5個成員被美國司法部起訴。這5個人裏面,有1個人是與中共的國安有關的。美國司法部說,他們對一百多間公司進行間諜活動,當中包括軟件開發公司、電訊供應商、社交媒體公司等等。這些被起訴的中國人到現在仍然未被引渡,所以這單案件現在還未審完。

美國全國廣播公司NBC引述美國專家及官員說,APT41受中共的命令,是用來收集美國公民、機構及公司的個人資料和數據,而這些資料有機會被中共用來做間諜活動。而中共的目標亦包括美國的州政府,因為州政府的網絡安全防禦措施並不完善,而其它外國的政府、政治家及香港的抗爭者,都曾經被中共的黑客入侵。

網絡安全公司火眼在2019年11月就發布過一份報告說,APT41早在2012年時,就已經依照中共命令做事啦。參與起訴APT41的前美國助理檢察官阿安就說,APT41有龐大的影響力和資源,他們可以同時控制幾萬部機器,而他們的勢力亦幾乎滲透了世界各地的政府和公司。APT41會將合法軟件武器化,令這些軟件攻擊無辜的人,或者是利用合法軟件裏面的安全漏洞去進行入侵。

台灣國防院國防戰略與資源研究所所長蘇紫雲對大紀元講,看來APT41被美國盯上了,這些人有點像以前古代的江湖大盜,不過亦會被中共委派不同的任務,例如入侵其它國家偷取機密等等。APT41亦會與不同國家的黑客集團一齊行動,去偷不同人的錢,例如今次偷美國的救濟金。這些黑客還會將這些偷回來的錢當成是「戰利品」。蘇紫雲說,國家的間諜行為是無處不在的。美國之前發現有美國海軍的工程師將潛水艇的機密資料賣給了中共,而北約亦被不少國家的間諜滲透。

由技術上分析,大家都會見到,國家與國家之間的情報競爭可以說是非常激烈,但是一般的情報活動都不會對一般人構成傷害,只有中共是例外,會無差別地入侵和傷害其他人。

時事評論員王赫對大紀元講,在中共的戰略支援部隊裏面,有專門做網絡間諜的團隊,這些團隊在國安系統及部分秘密機構裏面都各有分工。王赫說,中共軍方很腐敗,雖然有很多錢,但是也不一定有最厲害的黑客人才,真正的高手永遠都是在民間,所以中共會收編、收買,甚至威迫利誘這些厲害的民間黑客組織,叫他們幫中共做事。而中共的黑客組織在每次幫中共做事時,都會順便偷一下錢,已經沒有底線啦。而今次美國將這些與中共有關的黑客入侵情況披露出來,就代表他們已經高度重視這類事件,準備要反擊中共啦,相信美、中兩國在網絡戰上會展開激烈的攻防。而王赫亦認為,國際社會需要更加重視中共的黑客入侵,並且採取強而有力的反制措施。明明黑客是罪犯,不同國家都會針對他們進行打擊,但是中共就偏偏收買他們,而且加以利用。今次偷救濟金這件事,也不知道是不是中共在背後指使的。

中共轉移供應鏈到新疆地區

英國有調查發現,中共將原材料開採、加工及汽車零件的製造轉移去了新疆,令大部分國際汽車製造商都與新疆集中營有關。由Sheffield Hallam University的4位學者及一群匿名研究員,用了半年時間進行了這個研究。研究人員說,事實上是中共將汽車行業的供應鏈與他們在新疆鎮壓維吾爾人的計劃扯上關係。受影響的產品包括車頭蓋、車身框架、引擎外殼、內部裝飾等,基本上各款的汽車用品都可能與強制勞動有關。

研究人員說,他們發現有96間公司在新疆一帶,當中有38間公司登記了勞動力轉移計劃,而這96間公司亦可能會賣貨給超過100間國際汽車製造商及汽車零件製造商。而一些大家一定聽過的牌子都與這些勞動力轉移計劃的公司有關。例如寶馬、Honda、Toyota、Benz、Tesla、大眾汽車及通用汽車等等。所謂的勞動力轉移計劃,就是以「脫貧」為理由,將新疆的維吾爾人和其他少數民族轉移到不同地方,去改變新疆的人口結構,同時對少數民族進行思想控制。這一招在鎮壓西藏時也有用過。亦有不少專家認為,中共這樣做是觸犯了「危害人類罪」。在中共的補貼和鼓勵下,世界最大的鋼、鋁生產商,現在已經去了維吾爾地區啦。

因此,研究小組亦促請西方的汽車公司行動,要求他們由原材料開始調查他們的供應鏈有沒有打壓人權的情況出現,還說如果不查找的話,就會有巨大的法律、道德及聲譽風險。全美汽車工人聯合會就呼籲,汽車製造商是時候將他們的供應鏈撤出新疆,並且在美國投資來滿足供應鏈的需求。

聯合會主席Ray Curry說,強制勞動及其它侵犯人權的行動,在現代經濟來講是不可以接受的。現在汽車業是時候要在維吾爾地區以外,建立高級供應鏈,去保護勞工、人權和環境。幸好有這份報告出現,大家才知道日常生活裏面再多一樣商品是與反人類罪行有關的。坊間早前透過杯葛「血腥的新疆綿」,去抗議中共的強制勞動,不知今後又會有甚麼行動去回應今次的調查結果呢?

中共防疫政策放寬 「大白」被過橋抽板要跳樓追薪

在「白紙革命」之後,中共慢慢地放寬防疫政策。那些之前幫中共封控市民的大白,現在怎麼辦呢?原來因為地方財政不足,除了令不少「大白」失業之外,他們亦被地方政府拖欠工資。現在上街抗議的不是「白紙革命」的學生和市民,而是這些曾經助紂為虐的「大白」。有「大白」還以跳樓來威脅,希望這樣做可以追討回他們的工資。

有片段顯示,9名「大白」穿著防疫用的保護衣物,坐在湖北省一棟6層樓高的大廈上面說要「跳樓追薪」。一名叫荊先生的大陸網絡作家說,「大白」在防疫期間對一般市民窮凶極惡,現在他們活該啦。這些「大白」之前很積極地迫害小市民,就為了追工資搞到要跳樓。在制度上,他們雖然曾經是迫害者,但是最終都是受害者。大陸市民陸先生就說,欠薪的原因是因為大陸的地方財政完全撐不下去了,沒有錢就拖欠工資啦。

另外,在武漢千麥醫學檢測所,亦有「大白」拉橫額示威,說這間檢測所拖欠工資,希望長豐街道辦還他們血汗錢。大紀元聯絡了武漢長豐街道辦事處,工作人員就叫我們聯絡當地的黨建辦,但是黨建辦就不肯接受採訪。亦有人說,這些「大白」理應是屬於武漢衛健委的,為甚麼他們的工資會由街道辦負責呢?其實這些檢測服務有沒有簽合約呢?我們醫保的錢又去哪裡了呢?

在中國大陸,這些貪污腐敗的事,真是每一刻都在發生。正當你以為幫中共控制市民不會有這種拖欠工資的問題啦,誰知就與想像的完全相反。中共怎麼會在乎這些「大白」跳樓還是示威呀?地方政府都沒有錢啦,難道還會發工資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