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寒風刺骨的法院外,前立法局議員馮智活牧師冒著低溫來聽審。本報《珍言真語》邀請他分享為何努力不懈,一直堅持做「旁聽師」,以及他對過去一年香港發生劇變的看法。

「大家知道,他們都很慘,為了香港,無理的被欺壓、監禁、審訊。我們旁聽,只是一個很卑微的支持,這是我能做的;對他們的支持和鼓勵,非常重要。」

馮智活很重視做旁聽師,但因為他還要上班,放假才能去,所以旁聽的時間並不多。審訊當天,旁聽人數不多,但他一直都想進入內廳,跟黎智英他們見面打招呼,他認為一份支持很重要。「他們作出的犧牲很大、很辛苦,所以儘量支持、旁聽、寫信,我們要好好的感謝他們。」

港人底子厚 巨變下暫休息

「自從港版國安法通過後,轉變真的很大。大家的心情都很憂傷、沉重。很多人很徬徨,甚至安排移民。對香港的打擊非常重,很多的團體都要結束了,這些都很重要,有一部份是我參與過的。」

馮智活感嘆,整個公民社會幾乎消失,但他覺得香港的底子厚、基礎穩,現在香港人只是暫時休息,不久就可以轉型。因為香港人Be water的很厲害,可以用自己的方式繼續生活、儲備能量。所以香港人要忍耐一陣子,要堅強、有信心、有盼望,其實香港一直都是在勝利中。

「我經常跟人說,我們不是輸的。」馮智活認為,2019年整個城市覺醒,當時100萬人遊行,第二個星期就達200萬了。就算現在這麼多人被監禁、被審訊,害怕的人是少數,有些是離開香港,但是大部份都是繼續勇敢的堅持著。

「所以我們是節節勝利,要保持自己的能量、奮鬥的精神,對真理、公義、民主堅持。」加上全世界都關注香港,還提供支援、協助,是前所未有的;因此,其實香港人是勝利在望。

最難忘的兩個人 生命力很強

馮智活分享過去一段日子最難忘的是兩個人。第一位是周冠威,他拍完《時代革命》後,兩人就接觸了。「那時他還挺擔心、憂慮的,但是很快就充滿了能量。你看他現在多勇猛,我衷心佩服、感激他,面對這麼大的壓力,面對被抓、被監禁的危險,他仍然這麼堅毅,還繼續在做事,生命力真的很強、很厲害。」

另一位是鄒幸彤,馮智活回憶之前她代表支聯會在法庭上發言,他沒有聽完就走了,感到很慚愧。「原來她是一位大律師,言詞、品格、理念,真的是很厲害。」

「黎智英,雖然他話不多,但是那種精神、那份堅持,大家完全可以感受得到。他秉持犧牲的態度,是第一個走出來,真的很難得。」馮智活指出,大家都知道《蘋果日報》走得很前面,一直以它的風格堅持下去。他說,真的很喜歡香港,以香港人為榮,絕對會在香港繼續生活、支持,雖然有一些風浪,但大家一起頂著、一起度過。

「有些人以為用無理、強制、暴力的手段可以達到目的,但是恰恰相反。」馮智活表示,中共和港府一直打壓香港,但是香港的精神、正義照亮了全世界,台灣就是一個實例,他們警覺到了,開始防備中共了。他認為中共完全低估了香港,也完全不認識香港。

中共一錯再錯 與世界脫離

中共「想與神鬥」,過去尚且遮遮掩掩,現在整個「毛誕」代替了聖誕。馮智活直言,做錯事情還將錯就錯再掩蓋上去,如同借貸,根本沒錢還仍要借,以新債還舊債。現在中共就是一錯再錯,錯到底。他認為應該停止做錯的事情,才能夠糾正以前的謬誤。

港版國安法,是因為中國感到不安全而制訂,結果卻越來越覺得自己不安全。在全球化之下,世界是互相依存的,很多事情「你靠我,我靠你」,尤其是現在疫情,「不互助大家就一起死,特別是經濟民生問題」。聖誕節怎麼防備呢?放假是開心的日子,但中共又怕外國勢力,實在是一個笑話。

最近,中文大學、港大都拆除了民主女神像與六四雕像。馮智活又怎樣看現在大學及教育制度?他認為當局非常的愚蠢,「你搞幼兒園、小學,算了吧,他們反抗能力這麼低。而在互聯網年代,現在中學生已經人人都很獨立,何況是大學。」

馮智活認為中共整頓大學校長、老師是沒用的,大學是以學生為本,所以最後一定是反效果。因為大學最重要的是獨立精神、獨立見解,「功課人人都差不多,大學論文人人都有一些特色,就是不同的論點。」

「其實我一直都是很樂觀的,因為真理終究會勝利。」對於2022年,馮智活估計,香港人面對的壓迫將會減輕、舒緩,捱一段時間也沒問題。

馮智活指出,「2022年可能有新的轉機,如果沒有,我們再堅守1、2年,應該挺得住。大家繼續咬緊牙關,憑著信念,互相的支援、幫助;再堅強、忍耐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