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資深傳媒人程翔最近在「眾新聞」發表系列文章,就中共建黨百年,分析這個黨的本質,現全文轉載如下。

蘇聯為甚麼要豢養中共呢?根據中國政法大學政治哲學研究中心研究員徐元宮的分析:「列寧在1918年3月俄共(布)七大上的一番話充份反映了創建共產國際的目的:『……從全世界歷史範圍來看,如果我國革命始終孤立無援,如果其它國家不發生革命運動,那麼毫無疑問,我國革命的最後勝利是沒有希望的。我們……確信各國的革命正在成熟起來』(見《列寧選集》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441頁)。顯而易見,此時蘇俄領導人是將發動和推進世界革命作為鞏固新生蘇維埃政權的重要手段;也正是從世界革命這一根本戰略出發,俄共(布)倡導成立了共產黨的國際性組織——共產國際。因此,儘管蘇俄政權剛剛建立不久,其自身也比較貧弱,國內各項事業亟需經費的投入,俄共(布)仍然向共產國際及其下屬各支部——各國共產黨提供了重要的經費支持」[1] 。很明顯,蘇聯是基於本身的利益而在全世界扶植共產黨組織。

中共傀儡黨的本質

一、中共是蘇聯第三國際中國支部


我們從中共自身的文獻可以看出,中共的成立是作為蘇聯第三國際的「中國支部」存在的。以下筆者引用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中央檔案館合編的《建黨以來重要文獻選編(1921—1949)第一冊》(中央文獻出版社2011年6月出版)所收錄的中共中央文件,用來說明問題(每一則引文下面所附錄的頁碼是指該書的頁碼)。

1)中共在成立之前向第三國際報告各地共產主義小組的活動情況,見《張太雷在共產國際第三次代表大會的書面報告》(1921年6月10日)。

2)中共在成立時通過的《中國共產黨第一個綱領(1921年7月)》,其中「二(4)即提出「聯合第三國際」(p. 1),同日通過《中國共產黨第一個決議(1921年7月)》,其中「六、黨與第三國際的聯繫」,即規定「黨中央委員會應每月向第三國際報告工作。在必要時,應派一特命全權代表前往設在伊爾庫茨克的第三國際遠東書記處。此外,應派代表赴遠東各國,以便商討發展和配合今後階級鬥爭的進程。」(p. 4)

3)中共第一次代表大會(1921年)是在第三國際代表希夫廖特(即馬林)及赤色職工國際代表尼柯爾斯基的指導下召開,會後打電報給伊爾庫茨克向他們報告代表大會的進程。大會後喊的三句口號包括共產國際萬歲。(p. 21)

4)中國共產黨第二次全國大會宣言(1922年7月)明確指出「中國共產黨是國際共產黨的一個支部」,在其高呼的口號中的最後一句是「國際共產黨萬歲」。(p. 134-5)

5)中國共產黨第二次全國大會決議正式加入第三國際,其決議案明確指出:「完全承認第三國際所決議的加入條件二十一條,中國共產黨為國際共產黨之中國支部。」決議案並附錄加入的條件十多條,其中包括:

第十四條:凡願意加入國際共產黨的黨,必須以全力擁護蘇維埃共和國與反革命作戰。他們必須不懈地鼓吹勞動者拒絕為蘇維埃共和國的敵人運送軍火軍需,並須在派去攻擊蘇維埃共和國的軍隊中,努力從事合法的或違法的宣傳。

第十五條:凡屬第三國際各黨的政綱,必須經過國際共產黨大會或其他的執行委員會批准。

第十六條:國際共產黨大會一切決議及他的執行委員會一切決議,有強迫加入國際共產黨之各黨一律遵行的權力。

第十七條:凡願意加入國際共產黨的黨必須命名為某國共產黨——第三國際黨支部。(筆者按:即是說,中共的全名應該是「中國共產黨——第三國際支部」。)

第十八條:各國共產黨的中央機關報必須刊布國際共產黨執行委員會一切重要的正式文件。
(以上見p. 141—146)

以上中共自身的文件記載中共完全是蘇聯第三國際的附庸。

二、中共在中國執行親蘇聯政策

1)中共自認蘇聯(而不是中國)是他們的祖國。

1922年7月中共通過《關於世界大勢與中國共產黨的決議案》(1922年7月),聲稱「蘇維埃俄羅斯是……無產階級的祖國,是勞苦群眾的祖國……全世界的勞動階級和勞動群眾應該盡力保護蘇維埃俄羅斯。」因此中國共產黨第二次大會決議:「中國共產黨要召集中國工人們加入世界工人的聯合戰線,保護無產階級的祖國——蘇維埃俄羅斯,抵禦資本主義的進攻。」(p. 136-7)

2)中共推動各種有利於蘇聯侵略中國的政策,包括:

– 推動中國承認蘇聯;

– 推動中國承認蒙古獨立;

– 在中國執行蘇聯制定的顛覆中國政府的政策。

中共建黨伊始,即制定一項堪稱賣國的政策《中國共產黨對於目前實際問題之計劃(1922年11月)》,提出:

E. 對俄外交:俄國為現時世界上唯一拋棄帝國主義的國家,所以中國對俄交涉如通商、中東鐵路、松花江航權、庚子賠款、蒙古等問題,吾人應主張即速與俄羅斯直接開始談判,絕對不容第三國之干涉或參加」(p. 196)。為達到促成中國承認蘇聯的目的,中共在1923年10月發出《中央通告第十九號——開展承認蘇俄運動》,指出「中俄外交為現在國內重要政治問題之一,……各區或地方委員會,亟宜聯合各該地方一般團體向社會公開為承認蘇俄的運動。其理論的根據,可以『反帝國主義之國際的聯合』為口號。」

F. 蒙古問題:在國家組織之原則上,凡經濟狀況不同、民族歷史不同、言語不同的人民,至多也只能採用自由聯邦制,很難適用單一國之制。在中國政像之事實上,我們更應該尊重民族自決的精神,不應該強制經濟狀況不同、民族歷史不同、言語不同之人民和我們同受帝國主義侵略及軍閥統治的痛苦。因此我們不但應該消極地承認蒙古獨立,並且應該積極地幫助他們推倒王公及上級喇嘛之特權,創造他們經濟的及文化的基礎,達到蒙古人民真正獨立自治之客觀的可能(p. 196-7)。

3)要求中國人民保護蘇聯。

中共在1922年7月第二次全國代表大會上通過《關於「世界大勢與中國共產黨」的議決案》,宣稱:「蘇維埃俄羅斯是世界上第一個工人和農人的國家,是無產階級的祖國,是勞苦群眾的祖國,也是全世界工人和農人與世界帝國主義的國家對抗的壁壘,現在世界資本主義的勢力還是強盛的時候,是不斷的向她進攻,因此全世界的勞動階級和勞苦群眾應該盡力保護蘇維埃俄羅斯。」

中國共產黨第二次大會議決:中國共產黨要召集中國工人們加入世界工人的聯合戰線,保護無產階級的祖國——蘇維埃俄羅斯,抵禦資本主義的進攻;並要邀集中國的被壓迫群眾,也來保護蘇維埃俄羅斯,因為蘇維埃俄羅斯也是解放被壓迫民族的先鋒。(以上根據一九二二年七月印行的《中國共產黨第二次全國大會決議案》)

中東路事件時蘇聯紅軍擄獲的東北軍旗幟。(維基百科照片)
中東路事件時蘇聯紅軍擄獲的東北軍旗幟。(維基百科照片)

這種要求中國人民保護蘇聯的做法,發展到1929年在「中東路事件」上更甚,面對蘇聯為繼續佔據中東路而發動的侵華戰爭,中共非但沒有站在中國一面支持東北軍收回中東路路權,反而鼓動民眾「武裝保衛蘇聯」,則其賣國本色盡顯無遺。

三、蘇聯教唆中共顛覆政府及武裝割據

1)滲透中國當時的合法政府國民黨政府。

第三國際要求中共加入國民黨,在國民黨內保持秘密中共黨員身份從而滲透該黨,對外則藉國民黨員的公開合法身份開展共產黨的活動。

2)指導中共開展工運、農運、兵運、學運、婦運等各種群眾運動,以及開展各類宣傳。
3)要求中共開展土改運動,奪取地主財富以減輕第三國際的經濟負擔。
4)向中共提供軍事援助(包括武器裝備、軍事顧問)。

5)指導中共建立蘇維埃式政權,實行武裝割據。
6)教唆中共鼓吹少數民族獨立,以便削弱中國政府,危害中國的統一。

上述只是其犖犖大者,在蘇共解密材料中都有大量的記載。很多中國學者就通過解密材料做出很多專題研究,從而構建出在上述六個方面蘇聯是如何教唆中共的,有興趣的讀者可以直接到「愛學術」的網站參考,筆者在此就不一一詳述。但為了說明問題,筆者選取其中最重要的、也是最具侵略性的軍事援助一項加以說明。

根據中共國防大學黨史黨建政工教研室肖甡教授(大校軍銜)的研究《共產國際與中央蘇區的軍事鬥爭》[3] 一文的分析,中共開展的軍事鬥爭,「是在共產國際及其駐華代表直接領導下進行的」。文章說:

大革命失敗後,聯共(布)、共產國際逐漸確立了推翻國民黨反動統治,開展武裝鬥爭和土地革命,建立紅軍、蘇維埃政權和革命根據地的鬥爭目標。據此,中國共產黨必須把主要注意力放在軍事工作方面。根據共產國際的旨意,中共先後發動領導了南昌起義、秋收起義和廣州起義以及各地武裝起義……從已解密的前蘇聯檔案資料來看,聯共(布)、共產國際作為中央蘇區軍事鬥爭的指揮中心,給予諸多正確的建議與指導:……

中央蘇區形成之前,聯共(布)、共產國際決定給中共提供多方面的軍事援助,並對如何加強紅軍和蘇區建設提出了許多指導性的建議,……聯共(布)、共產國際多次開會討論中國革命問題,作出許多給予蘇區軍事援助的決定,並對如何加強紅軍和根據地建設以及開展游擊戰爭等工作,向中共中央提出不少指導性的建議。主要內容是:

1)在軍事援助方面:

一是派遣軍事顧問和軍事專家。從1927年9月開始,聯共(布)計劃向中國派去「兩名高級軍事人員和十名中級軍事人員」。[1] P70還計劃將1928年「蘇聯軍校畢業的20到30名共產黨員立即派往中國革命部隊活動的地區。規定每個小組都要有掌握各種武器的專家。」[1] P397共產國際責成遠東局和中共中央「立即調遣軍事工作人員去紅軍的主要作戰地區」。[2] P35遠東局成員、軍事顧問組領導人蓋利斯向中央軍委建議,立即「將所有軍事工作人員(前軍人、軍人和一般大學生)派往蘇區」[2] P46。

二是接收中共黨員來蘇聯學習軍事。1927年10月,聯共(布)決定:「接受前賀龍和葉挺軍隊中的30名中國共產黨員指揮官入我國軍事院校」;「將所有中共黨員從庫倫(今烏蘭巴托)調回莫斯科繼續學習」。[1] P135共產國際計劃,在莫斯科為中國紅軍編輯出版軍事政治著作,並在軍校中培養各種軍政工作人員及技術勤務人員。

三是提供各種物資技術援助。除按規定正常撥給中共經費外,還決定「撥給100萬中國元由中共中央用來進行上述地區(指蘇區根據地引者)的軍事政治工作」。同時「採取措施立即將軍事裝備運往暴動的地區」,以及「爭取與上述地區建立無線電聯繫,採取措施運去相應的工人人員和無線電器材」。[1] P398

2)在紅軍建設方面:

一是把建設強大的紅軍作為中心任務。從1929年底至1930年9月……共產國際執委會……建議將主要注意力集中在加強紅軍建設這項最重要的任務上來,指出「建立一支堅強的、組織嚴密的、政治上堅定的、有充份供應保障的紅軍,是中共工作中目前的中心環節,正確而有力地完成這項任務能保證群眾性的革命運動取得進一步的發展」[4]。[3] P278

二是提出紅軍建設的基本原則。其中包括:「在嚴格的集中制基礎上建設軍隊』;『用嚴格的黨組織制度控制紅軍』;「毫不猶豫地實行政治委員制」;軍隊中的主要指揮崗位,即指揮員、政治委員、政治機構,「都掌握在工人和農村貧農手中」等。[3] P243-244。這些原則對於紅軍建設和發展,具有長遠的指導意義。

三是建立堅強的軍事領導機構。提出「必須在中央委員會下面設立有工作能力的軍事部。在重要的蘇區必須設立軍事局」。[2] P28

四是分化瓦解敵軍。強調組織和領導士兵暴動,號召士兵攜帶武器集體轉到紅軍方面來。

(按:在此文中筆者保留原文註釋序列(藍色),以免與筆者的註釋序列混淆:原注括弧後的數目字指該書頁碼)

[1]《共產國際、聯共(布)與中國革命檔案資料叢書》第7卷,中央文獻出版社,2002
[2]《共產國際、聯共(布)與中國革命檔案資料叢書》第10卷,中央文獻出版社,2002
[3]《共產國際、聯共(布)與中國革命檔案資料叢書》第9卷,中央文獻出版社,2002

從上述可以看出,蘇聯是如何手把手教唆、支助中共在中國實行武裝割據以遂其分裂中國的目的。在高度敏感和保密的軍事領域尚且如此,舉一反三,在其它可以公開運作的領域更是肆無忌憚地進行。所以,中共是百分百配合蘇聯肢解中國的幫兇,這是其作為蘇聯一個傀儡的本質所決定的。#

註釋:

1) 見徐元宮:《中共建黨初期活動經費來源的歷史考察》載《愛學術》網 2017-07-01
3) 載《中國井岡山幹部學院學報》(第8卷第2期)2015年3月25日
4) 《共產國際、聯共(布)與中國革命檔案資料叢書》第9卷,中央文獻出版社,2002

作者授權,轉自眾新聞。
-----------------------
4.16 搶修復印 重返報攤
銷售點: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譴責暴力 絕不退縮】
請支持大紀元: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