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軾,字子瞻,號東坡居士,是歷史上著名的北宋文學家和書畫家,「唐宋八大家」之一。蘇軾一生嗜茶,精於品茶、烹茶,功於茶史、茶道,甚至對茶具、烹茶之水和烹茶之火也有研究,並留下數十篇詠茶詩文。  

茶是蘇軾日常生活中不可缺少之物,一天之中幾乎作任何事都要以茶為伴。晚上睡前需喝茶:「沐罷巾冠快晚涼,睡餘齒頰帶茶香。」見《留別金山寶覺圓通二長老》;午睡起來,則是「春濃睡足午窗明,想見新茶如潑乳」見《越州張中捨壽樂堂》;填詩作文時也要喝茶;挑燈夜戰更是要:「簿書鞭撲晝填委,煮茗燒栗宜宵征。」 見《次韻僧潛見贈》。  

蘇軾在徐州當太守時,一次在夏日外出,因天氣炎熱,一路上令人口渴思睡,十分想喝一杯茶解渴解饞,便向路旁的農家討茶,並填《浣溪沙》一詞:「酒困路長睢慾睡,日高人渴漫思茶,敲門試問野人家」,記載下當時的情景和思茶解渴的心情。 

蘇軾一生為官十分坎坷,數次被貶,由此他也到過很多地方。每到一處,他總是遍訪當地名茶,品嚐之餘,並賦詩助興,就像他在《和錢安道寄惠建茶》詩中所云:我官於南今幾時,嚐盡溪茶與山茗。

他在浙江湖州時,曾以「千金買斷顧渚春,似與越人降日注」描述湖州的「顧渚紫筍」茶;對杭州所產的「白雲茶」,則是「白雲峰下兩旗新,膩綠長鮮谷雨春。」在廣東、江西邊界的大瘐嶺出產一種叫「焦坑茶」的雨前茶,蘇軾在那裏的時候也品嚐過,並寫詩:「浮石已乾霜後水,焦坑閒試雨前茶」。 

蘇軾對福建的壑源茶情有獨鍾,在《次韻曹輔寄壑源試烙新茶》詩裏,他將此茶比作「佳人」:「仙山靈草濕行雲,洗溫香肌粉末勻。明月來投玉川子,清風吹破武林春。要知冰雪心腸好,不是膏油首面新。戲作小詩君勿笑,從來佳茗似佳人。」後來「佳茗似佳人」,便被由來讚美好茶的香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