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東坡是品茗行家,烹茶有自己獨特的方法,十分講究,也頗精妙。他對於茶葉、水質、器具、煎法,都頗講究,有所謂「飲茶三絕」之說,即茶美、水美、壺美,這也是蘇東坡對茶藝茶道的一種追求。 

品茶之道,茶的好壞是最重要的,但是必須要相應的其它條件與之相配才能獲得絕妙的品位。蘇東坡認為上品之茶一定需用上品之水相配,即「精品厭凡泉」之理,見《求焦千之惠山泉詩》。對煎茶之水的來源和煮法,蘇軾也很有講究,在《汲江煎茶》詩中,他說:「活水還須活火烹,自臨釣石取深清。」說明詩人在釣石邊汲取深處之水,並需用有焰方熾的炭火,即活火來煮沸後泡茶才可。 

同時蘇東坡對煮水泡茶之水沸時的溫度狀態也有要求,正如他在《試院煎茶》詩中說:「蟹眼已過魚眼生,颼颼欲作松風鳴。蒙茸出磨細珠落,眩轉繞甌飛雪輕。」他認為煮水時,當水中的氣泡如蟹眼般大小到魚眼大小時,水沸時的颼颼聲猶如風吹松樹時一般,這時水中的細小氣泡起起落落,不停旋轉彷彿飛舞的雪花,這時水的火候用來泡茶最好,如果再煮便過了。  

蘇東坡烹茶時,對使用的器皿也是很有一套講究,所謂「銅腥鐵澀不宜泉」,「定州花瓷琢紅玉」等。用銅、鐵壺烹茶會有腥氣,而飲茶時用定州定窯出產的「兔毫盞」最佳,可見,蘇東坡不愧為一個品茶的大行家。 

此外,蘇東坡還自己設計了一種特製的茶壺用來烹茶,名曰「東坡壺」。此壺上題有「松風竹爐,提壺相呼。」詩句,東坡時常用此壺烹茶品茶,怡然自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