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Joseph Stiglitz 9月15日通過視像出席香港外國記者會(FCC)並與FCC主席Jodi Schneider對話。在對話中二人談及了中美合作問題。Joseph Stiglitz提到:「我希望我們(中美)可以合作,如果香港恢復民主,尊重人權,(比如)維吾爾人,(停頓)如果這些地區沒有監視,(停頓)那我們就可以合作,我們有很大的合作空間。不過我對於能否達成合作表示堪憂。」

Joseph Stiglitz在對話中表示,現在的對抗是「直截了當的民主和極權對於人權問題的態度。」他補充:「美國對於關心中國人權存在非常強大的立場,且美國應對此表態。」

Joseph Stiglitz對香港不樂觀 但表示香港沒有被忘記

在對話中《蘋果日報》記者Angel Quan通過Jodi Schneider向Joseph Stiglitz問到:在「港版國安法」下香港會不會處在更次要的世界地位。Joseph Stiglitz首先聲明觀點:「我對於香港(目前的狀態)並不樂觀。」原因是「很多人現在不敢去中國。因為民主、人權等等,他們擔心被「國安法」困在香港。」

針對「港版國安法」,Joseph Stiglitz也進行了評價。「『港版國安法』有很多模糊的地方,這是一個很危險的區域」。他也發表了自己對於法律的看法,「我們喜歡的法律應該是具體的,因此我們知道甚麼事允許、甚麼事不允許的。國安法裏有太多的灰色地帶。這導致了很多人的焦慮,尤其是當有一些人失蹤的時候。」

不過他最後也強調,「香港沒有被世界忘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