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中國大陸有媒體突然曝出「孔子學院總部改名」的消息,還透露「官方報道至今仍未出爐」。這不禁讓人感到納悶兒,對主持著這種大外宣機構的中共官方來說,變更其使用了多年的名稱,難道不是一件理應公開的大事嗎?到底是覺得這事兒很丟人,還是想讓媒體先釋放點消息,好試探民意?但無論哪一種,都無法給人光明正大的感覺。

為了證實「改名」消息的真實性,該陸媒聲稱,從孔子學院總部/漢辦官網6月25日發佈的《2020年線上全美中文大會順利開幕》一文中可以看到,國家漢辦的中共黨委書記、孔子學院總部的副總幹事馬箭飛首次以「中國教育部中外語言交流合作中心主任」的新身份亮相。同時,網上流傳的一份類似公函的截圖也顯示,中共教育部發佈了《關於孔子學院總部更名為教育部中外語言交流合作中心的通知》。

就算「改名」之事有假,堂堂孔子學院的大領導在「全美中文大會」這麼重要的場合,竟然以甚麼語言中心主任的身份現身,也讓人覺得彆扭、怪異。既然「孔子學院」已名聲在外,大會的主題又跟「中文」有關,那麼如以往那樣,二者形成呼應才顯得順理成章。此時突然告訴大家,自己只是某語言中心的主任,這位「孔子學院」的大領導又在刻意迴避甚麼呢?

更何況,他已公開承認,這家語言中心是教育部的下屬機構,就好像乾脆撕下了「孔子學院」的學術外衣,直接赤裸裸的告訴全美、全世界,我們從來都是中共的官辦、甚至黨辦機構。

既如此,「孔子學院改名」到底孰真孰假,也就不那麼重要了。中共在這事上的遮遮掩掩、混淆視聽,已足夠讓人覺得,如今「孔子學院」在海外的處境不妙。僅從被刪的所剩無幾的網友評論中,就可窺探出一些真實境況。

大陸網友毫不客氣的一頓猛批,「可笑,以為換個名字人家就不牴觸了?不是因為你叫漢辦就覺得你在輸出皇漢文化,你的原罪是你姓社」;「孔子學院就不該辦,我們自己都不信奉孔子,還讓別人信?站得住腳嗎?」「這其實就是個沒有業績要求的吃餉機關」;「跑去外國教漢語,賠錢也要堅持,本身就是很神奇的操作,外國人見了肯定覺得你心懷不軌」。更匪夷所思的是,「中國大學(還)招來一幫不會中文的外國留學生」。

這些評論可謂一語道出,「孔子學院」是中共當局出錢辦的,但其實跟語言、文化交流無關,如今還遭到國外的反感和抵制。這一看就一目瞭然,「孔子學院」難在海外立足,說到底是中共的不良居心被人看穿、識破,令人感到厭棄所致。抵制「孔子學院」,其實是一種反共的表現。

自「中共病毒」在全球蔓延開來後,中共在海外打造的「孔子學院」、「孔子課堂」也在加速被關閉。截止到今年4月,瑞典關閉了境內所有的「孔子學院」,成為歐洲第一個「清零」該機構的國家。

對此,瑞典國會議員Hans Rothenberg表示,瑞典作為歐洲第一個做出這種反應的國家非常好,因為孔子學院不符合我們自由、獨立的教育與研究價值觀,中共把自己的價值觀強加於人,這不是我們這個自由、開放的國家所能容忍的。而瑞典國際事務研究所亞洲計劃主持人葉必揚(Bjorn Jerden)則認為,此舉「是對中共態度更強硬的一環」。此外,歐洲理事會前副主席林布拉德(Goran Lindblad)也表示,孔子學院是類似於意大利法西斯政權下的不良機構。實際上,它是實施間諜活動和影響力的中心,是影響、滲透其它國家的機構,是一個洗腦系統。

不難看出,主張關閉「孔子學院」的外國政要已逐漸認識到,這家機構至始至終都是在行使中共的指令,其真實意圖就是為了散播共產極權的意識形態,破壞它國獨立、開放、自由的學術價值。

極權中共向來是與民主、自由為敵的,它千方百計想要奴役、壓制、迫害的不僅是本國民眾,更是「全人類」。而中共又十分擅長搞間諜活動,它能把「孔子學院」這樣的特務機構開到海外,其實並不讓人意外。

中共始終不信,它騙得了一時,卻騙不了一世。是否掛羊頭、賣狗肉,時間長了就必然會露餡。只要中共的流氓嘴臉一暴露,是凡正常人,都會與其劃清界限。更何況,它還在人家的學術界撒野、行騙,容不得有任何欺詐行為的西方知識份子就更不會與這個政治流氓沆瀣了。

若不是「孔子學院」已落得「牆倒眾人推」的悲慘結局,中共也不至於如此偷摸、低調的在機構名稱上做文章,換個馬甲。這一看就是心虛,想拚命轉移視線。同時也表明,那些紛紛關閉「孔子學院」的國家態度十分明確,它們不是反華,就是反共。假如其概念有一絲模糊,中共官媒都會像打了雞血似的,拿「去中國化」之類的論調來做文章,不會如此神秘、低調。看來,「孔子學院」在國內也很不得民心。

只不過,「我是流氓我怕誰」的戰狼意識已在中共的頭腦中根深蒂固了。即使「孔子學院」騙不下去了,也要把希望寄託在「教育部」身上,繼續搞出一個「語言交流合作中心」來,還得煞有介事的開個「線上全美中文大會」。

很明顯,這就是線下的實體玩不下去了,被美國乃至世界多國唾棄了,最終只能力求在國內的五毛、戰狼、小粉紅面前,吆五喝六的找回點顏面。值得懷疑的是,中共傾舉國之力打造的「孔子學院」都慘敗而歸了,一個名不見經傳的「語言交流合作中心」能翻出大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