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參議員Josh Hawley於11月12日表示,香港的局勢顯示了北京的真實意圖:將美國的影響從印太地區中排除,而當前美國的外交政策不足以解決「近在眉睫的危險」。

Hawley在華府智囊「新美國安全中心」(Center For A New American Security)發表講話時,呼籲在中美競爭的新時代改變美國的外交政策方針。

他說:「中共試圖統治全球是本世紀對美國最大的安全威脅,我們在全球的外交政策必須針對這一挑戰,並要集中主要力量解決這一威脅。」

這位美國參議院最年輕的成員表示,中共對香港民主運動的反應清楚地表明了「北京的意圖和手段」。

Hawley說:「首先是香港,然後是台灣,然後是整個(亞洲)地區」,中共政權「已經在發出訊號」。他認為,美國的外交政策應該應對新的挑戰,並「確保中國(中共)不會成為統治該地區和國際體系的帝國」。

美國聯邦參議員Josh Hawley。(李辰/大紀元)
美國聯邦參議員Josh Hawley。(李辰/大紀元)

香港是這一代的柏林

這位新參議員上個月訪問了香港,並在大街上與香港民主活動人士交談。行程結束後,他與參議員Rick Scott和John Cornyn共同發起了《香港如水法案》(Hong Kong Be Water Act),呼籲使用《全球馬格尼茨基法案》(Global Magnitsky Act)制裁中共官員和負責鎮壓香港自由的當地官員。

Hawley說:「我確實認為香港是這一代人的柏林。從某種意義上講,它捕捉到並生動體現了這一代人將要進行的鬥爭,而這一切與日益軍事化和採取擴張主義的中共是緊密相關的。這就是我們在香港所看到的。」

美眾議院於10月15日一致通過了《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Hong Kong Human Rights and Democracy Act)。該法案將要求美國政府對香港是否從中國大陸得到「充份自治」進行年度審核,以決定是否保留其與美國的貿易特權。

Hawley說:「我不知道為甚麼我們(參議院)不對《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進行投票,我希望我們本周能投票。」

自6月以來,在香港街頭爆發了大規模的抗議活動,原因是擔心現在撤回的《送中條例》會導致中共擴大其在香港的影響力。自那以後,香港市民的抗議遊行演變成一個倡導普選和更多民主自由的運動。

Hawley始終直言不諱地批評那些屈服於中共要求的美國公司。

他說:「我們在NBA、迪士尼和其它美國公司看到的就是,對即將到來的場景的預覽。美國公司不應成為中共宣傳機器的分支。」

美國對所面臨的挑戰

「毫無準備」

這位密蘇里州參議員還批評了兩黨目前所採用的外交政策共識,稱其為「進步的普遍主義」(progressive universalism)。Hawley表示,美國仍然生活在「冷戰後的宿醉」之中。

他說:「我今天向你們提出的論點是,我們目前的外交政策共識是基於過去二十年間兩黨都持有的胸懷和期望,但這種外交政策共識已不適合我們當今時代,也不適合我們的未來。這種共識使我們分散了對眼前危險的認識,使我們對所面臨的挑戰毫無準備。這種共識已被這個國家的人民所拒絕。」

Hawley表示,進步的普遍主義推動了「在整個國際體系之上建立基於規則的多邊合作模式」,並把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和聯合國等國際機構列為優先事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