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小暉的被公訴再次印證了財新網的「魔咒」,被它起底的人常常難逃入獄的下場。

2015年,財新網曾經因民生銀行出問題而起底安邦,但當時安邦平安過關。兩年後,財新傳媒旗下的《財新週刊》2017年5月再刊登封面報道《穿透安邦魔術》,揭開安邦集團的財務黑幕。

文章寫道,安邦從5億元註冊資金起家,七次增資後註冊資本達到619億元,「安邦的股東結構猶如一個迷魂陣」,但上溯到個人股東,則均為吳小暉在浙江老家的親屬團。文章指安邦層層以「幼蛇吞巨象」的控股方式,「左手倒右手」虛增資本,「自我循環注資」。報道還指,吳小暉和鄧卓芮的「夫妻關係已確認中止」。

此前,財新傳媒旗下刊物《新世紀週刊》就曾報道過,吳小暉「有過三次婚姻」,第三任妻子是已故中共最高領導人鄧小平的外孫女,兩人育有一子,但夫妻關係已確認中止。文章還透露,「2014年,因海外媒體多渲染安邦與鄧家的關係,鄧家曾小範圍開會討論過安邦的事宜,確認已與鄧家無關。」

《財新週刊》的最新起底文章出來後,安邦隨後發表聲明,稱財新對吳小暉進行人身攻擊,捏造其「有過三次婚姻」的不實報道,炮製其「夫妻關係已確認中止」等「謠言」,將對財新傳媒及胡舒立提起訴訟,並警告胡舒立「不要再為了利益集團捏造事實」。

一邊是有深厚背景的新聞傳媒,一邊是關係複雜的商業巨頭,胡舒立和吳小暉之爭引起中外政治觀察人士的高度關注。

去年6月,安邦集團發佈聲明,證實董事長吳小暉因個人原因不能履職,已授權集團相關高管代為履行職務。顯示哪方勝出已見分曉。

對於吳小暉「有過三次婚姻」,外界報道稱,吳小暉在溫州平陽縣工商局工作時,娶了當地官員的女兒為妻;後來吳攀上了時任杭州市長的盧文舸,於是離婚,娶了盧家的長女為妻;再後來,吳某經陳毅之子陳小魯的介紹認識了鄧小平的二女鄧楠的女兒,於是又與第二任妻子離婚,再娶鄧小平的外孫女為妻,成為中共最有名望和權勢家庭的「駙馬」。

吳小暉同鄧卓芮的婚姻狀況頗為外界關注。

美國之音2017年6月15日報道,接近鄧家人的消息人士稱,吳小暉和鄧卓芮並未離婚,但兩人早已分居,故後來財新網等媒體報道吳鄧「夫妻關係已確認終止」,而不是說離婚,是因為兩人在法律上還沒辦理離婚手續。

BBC中文網則報道說,吳小暉被帶走前後,鄧卓芮與吳簽署了離婚協議。多位了解吳小暉與鄧家關係的人士稱,由於吳小暉與卓苒的婚姻關係並不諧和,因此吳小暉與鄧家的關係並不密切。

事實上,吳小暉的婚姻狀況正是吳小暉同財新網角力的焦點。吳小暉致胡舒立的聲明重點並非財新的文章,而是指控財新「捏造」吳小暉的婚姻狀況。

時政評論家陳破空在早前的評論文章中對此表示,安邦公開信意思就是一條:吳小暉與鄧小平外孫女的夫妻關係並沒有終止,單憑這一條,安邦就有與財新對決的底氣。反過來,如財新所說,吳小暉與鄧外孫女的夫妻關係已經終止,等於暗示,吳小暉已經遭鄧家族拋棄,逐出家門,不再有保護傘,等待的,就是被中共政府收拾的下場。

陳破空表示,財新傳媒對安邦的起底長文,與去年《紐約時報》對安邦公司的兩次長篇報道很相似,都是從解剖安邦公司盤根錯節的股權結構出發,對安邦公司資金來源的背景和正當性提出質疑。但安邦沒有起訴《紐約時報》,因為不會影響到國內。安邦起訴財新傳媒,因為在中國國內,財新的起底長文關係到安邦的生死,而安邦依仗自己的權貴背景,自認為還有勝算的可能。

陳破空說,胡舒立與吳小暉,各有政治背景。兩人公開翻臉對決,極可能代表背後政治勢力的對決。胡舒立的背後,是時任中紀委書記的王岐山;吳小暉的背後,是一批紅色權貴。吳小暉警告胡舒立不要「找人施壓」,直指王岐山。關鍵是看習近平站在哪一邊。

財新傳媒對某人或某集團的起底長文,常常被視為風向標。比如,財新網曾起底周永康家族黑幕,連發五篇特稿起底谷俊山,刊《郭伯雄沉浮》一文起底郭伯雄發跡史並點名江澤民;今年財新網刋發長文起底了孫政才及其情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