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時我想,我們在這兒閒聊著這些幾如耆老玄談的故事,誰知道十年百載之後,這不會是一段家喻戶曉的未來人的神話呢?而我所親聞的另一件事,也很有些離奇。那大約是在2004年的時候,我的朋友華姐被臨時請去給一家工廠做翻譯,負責接待一位西班牙裔的英國女企業家,這裏就叫她JUNE吧。聽華姐說,JUNE是一位極威嚴的女士,平日不苟言笑,工作起來幾如狂人,下屬們都有點兒怕她。有意思的是華姐並不健談,可與JUNE初次見面便很是投緣,兩人相談甚歡,幾天時間竟也成了朋友。

JUNE對華姐聊起她的家事、往事,還有她的女兒。JUNE說她女兒性格內向卻天生異賦,時而談奇說兆,往往應驗。JUNE 還講到她在幼年時曾經夢到一位慈祥老者,用JUNE的話說,這位老者「充滿愛與光明」。夢中老者還囑咐她要等待一件事,JUNE雖然不知所謂,卻感到事關重要,甚至一生為此而來。而華姐則對JUNE說起她曾因與人講起法輪大法之修煉於身心健康之種種裨益而被共匪投入大獄,特別是她在獄中遭受酷刑迫害,這讓JUNE非常震驚,當即表示如果需要,她回國後可立辦新聞發佈會,將共匪罪行曝之天下。不過更讓JUNE好奇的是,華姐性情溫厚,卻堅忍如此,酷刑加身無如之何。於是華姐將手中的英文版《轉法輪》借給JUNE,建議她不妨一讀,或許可以答疑解惑。

想不到第二天JUNE大為興奮的告訴華姐,《轉法輪》一定是一部寶書,她打開書的第一個感覺竟是「充滿愛與光明」,而讀之即久,更覺書中道理令人神情澄正,她確信這部《轉法輪》正是夢中老者讓她等待的高德大法。那天JUNE很是開心,晚上給家中打了電話,而天生異賦的女兒卻搶先說道:我感到你今天一定有件非常重大的事要告訴我們。

想來,捕魚人之遇桃花源,終究異鄉,張子房之遇黃石公,也屬意外,可是像JUNE這樣,心有所想,尋之無地,夜有所夢,舉目茫然,於是去國千里,踏破鐵鞋,未想風鬢蒼然,一朝得遇,這個心情,殆非古人所謂「朝聞道夕可死者」不足以形容之。所以,這樣的故事也實在太讓人感動。然而當我又情不自禁的感觸於這些人間之奇遇時,腦海中卻又莫名的想出了一句話,「再續七十神仙卷,四大部洲可傳談。」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