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們普遍認為,攝取太多糖和碳水化合物增加了現代人出現胰島素阻抗、罹患II型糖尿病的風險。但,還有令你意想不到的關鍵原因。

「胰島素阻抗」 已成全球流行病

「胰島素阻抗是你從未聽說過的流行病。」美國頂尖私立研究型大學——楊百翰大學的科學家兼研究員賓·比科曼(Benjamin Bikman)博士說。

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FDA)局長、杜克大學醫學院教授羅拔‧卡利夫(Robert Califf),早在2003年便在《歐洲心臟雜誌增刊》(European Heart Journal Supplements)上發表了一篇名為〈胰島素阻抗是全球性流行病,需有效療法〉的文章。他強調,2型糖尿病的全球患病率將呈現爆炸式增長。

從阿聯酋大學2020年發表在《流行病學與全球健康雜誌》上的研究,更是可以看出近年情況的嚴重性。

在高發國家,每10人中甚至有1人以上患有2型糖尿病。而且經濟越發達地區,患病率越高。儘管採取了一系列公共衛生措施,但一些發達國家的患病率仍顯著升高,且增長趨勢沒有放緩的跡象。

糖尿病人病趨勢沒有放緩跡象。(健康1+1/大紀元)
糖尿病人病趨勢沒有放緩跡象。(健康1+1/大紀元)

胰島素阻抗,除了是造成2型糖尿病的原因,還和很多慢性病的發病機理直接相關。如果人口中普遍存在的胰島素阻抗不能被有效控制,那麼肥胖症、糖尿病和血管疾病等很多慢性疾病,都會增加。

很多人正在經歷著甚至已有很長時間的胰島素阻抗,只是渾然不覺。等到有一天,驗血結果顯示異常時,可能已經發展成了前期糖尿病、糖尿病,甚至還伴有其它慢性病、併發症。這時才令人驚醒:體內曾靜悄悄潛伏的胰島素阻抗,已經發展成了頑固的疾病。

沉默的胰臟警訊!胰島素阻抗到底是甚麼?

在你胃的正後方、緊貼著肝臟,看起來像粟米棒的器官,就是胰臟。

胰臟通過製造一種叫胰島素的激素,來降低血液中的糖份,它把多餘的糖送到細胞裏。在吃飯後,你的血糖上升,胰島素的分泌量也會提升,目的是使血糖保持穩定。在鍛鍊或長時間飢餓後,血糖水平下降,胰島素水平也相應下降。

胰臟是個完美主義者。任何時候,為了讓血糖保持正常,它製造胰島素的量都是精確的,不多也不少。然而,當發生胰島素阻抗時,細胞對胰島素變得不再敏感。原本的胰島素量已經不足以降低血糖。此時,胰臟迫於要降血糖的壓力,就拚命製造更多的胰島素來完成任務。

II型糖尿病的胰島素阻抗,就是細胞對胰島素不敏感。(健康1+1/大紀元)
II型糖尿病的胰島素阻抗,就是細胞對胰島素不敏感。(健康1+1/大紀元)

拿經濟來比喻。健康人體內胰島素和血糖平衡的系統,就像健康的經濟。胰島素阻抗像是通貨膨脹:胰臟過去掏1個胰島素幣,就可以讓一定量的血糖水平下降;胰島素阻抗時,需要花10個胰島素幣,才能完成同樣的降糖效果。

而人們是無法直接感受到胰島素阻抗的。一開始,從身體外部來看,一切都是好好的,血糖也在正常範圍內。但人體內卻是另一番景象:胰臟長時間超負荷工作,其生產胰島素能力達到最大化,最終空腹血糖開始上升。而這可能是身體明確給出的胰島素阻抗的線索。此外,血液中甘油三酯水平升高也是一個判斷指標。通過檢查血液中的胰島素和甘油三酯水平,可以在發生2型糖尿病之前,更早發現胰島素阻抗。

胰島素阻抗的驚人原因

很多人覺得,胰島素阻抗是因為吃的醣類和甜食太多,或者肥胖;解決方案就是多吃蔬菜、低GI水果,減少精製醣類的攝入等。殊不知,造成胰島素阻抗的原因,還有一些潛藏的、不為人知的關鍵因素。

1. 蔬果上的農藥

當你吃蘋果來降血糖的時候,卻忽略了蘋果上的農藥。這些農藥會引發胰島素阻抗,直接增加糖尿病風險。

現代農產品的商業規模化生產,普遍要用到農藥。農藥的功效主要有三方面:殺蟲、殺菌和除草。雖然各國法規對食物的農藥殘留水平定了上限,但人們從一般市場上買回來的水果蔬菜,或多或少都有農藥殘留。在照顧自家的庭院時,也有機會接觸到殺蟲劑和除草劑這類農藥。

農藥不能很好地代謝或排泄,即使是很小的劑量,也會隨著時間的推移而在人體內累積。目前已廣泛在人的血液、體脂和母乳中測量出了農藥殘留物。

農藥會引發胰島素阻抗,直接增加糖尿病風險。(Shutterstock)
農藥會引發胰島素阻抗,直接增加糖尿病風險。(Shutterstock)

1999~2002年的美國全國健康與營養檢查調查發現,超過80%人的血液中有6種化學污染物,它們大部份都是普遍使用的含氯殺蟲劑、除草劑。

研究者進一步發現,隨著血液中農藥水平升高,人患糖尿病的風險飆升。血液中農藥水平較少和中等的人,與含量極少的人相比,患糖尿病的風險是14~15倍。而血液中農藥較多和最多的人,患糖尿病的風險竟是38倍。

如此顯著的關聯,足以對流行病學研究提出挑戰。

2. 環境荷爾蒙

其實,不只是農藥,現代無處不在的「環境荷爾蒙」都會增加胰島素抵抗。

也許你對環境荷爾蒙這個詞不熟悉,但你肯定聽說過「塑化劑」、「防腐劑」這些東西,它們就屬於環境荷爾蒙家族。

環境荷爾蒙也叫內分泌干擾素(Endocrine-Disrupting Chemicals)。因為這類物質的分子結構與內分泌激素相似,如果進入體內,身體會以為那是「自己人」,從而依據其指令行事。如此便造成內分泌系統紊亂,身體功能失調。

環境荷爾蒙潛藏在生活中的各個角落。各種裝修材料、塑膠質地的水杯水瓶、外賣餐盒餐具、帶有塑膠淋膜的食品包裝紙、罐頭內壁塗層、清潔劑,還有化妝品、牙膏、唇膏、洗手液等日常用品中,都可能含有。人們被環境荷爾蒙包圍著,卻不容易意識到其中的危險。

歐盟委員會對575種化學品進行篩查,發現其中有320種可干擾內分泌;而FDA調查發現,超過1800種環境荷爾蒙會干擾內分泌。

《刺針》在2020年發表評論,強調環境荷爾蒙與無數非傳染性疾病有關,如肥胖症、2型糖尿病、甲狀腺疾病、神經發育疾病、激素依賴性癌症(比如乳腺癌)和生殖障礙。並呼籲應該重新對這類物質設置監管規定和標準,減少人們對這些物質的暴露。

生活中經常遇到的環境荷爾蒙有以下幾種:

● 塑膠中的環境荷爾蒙:鄰苯二甲酸酯和雙酚A

鄰苯二甲酸酯(Phthalates)是最常用的塑化劑之一。它是PVC塑膠製品的增塑劑,本身並不與PVC發生化學結合,所以可以繼續轉移到環境中。雖然鄰苯二甲酸酯短期內可通過尿液和血液代謝掉,但現實是,生活中我們會因為接觸塑膠製品而不斷攝入這類物質。

它們可以誘導人體內的脂肪形成及炎症反應,增加胰島素抵抗並推動2型糖尿病的發展。尿液中鄰苯二甲酸酯濃度高的人,患2型糖尿病風險的概率增加48%。

雙酚A(BPA)可能屬於全球產量最高的化學品之一。也許你想不到,買東西時,商家遞給你的收據也含有BPA。皮膚接觸和呼吸,都會讓它進入人體。它們還可以從容器滲入食品,最終被人吃下去。

法國對755個健康人進行了進行了9年以上的隨訪。結果顯示,與尿液中BPA含量最低的人相比,含量的逐漸升高的人,患2型糖尿病的風險上升56%~156%。

● 不粘塗層:全氟碳化合物

全氟碳化合物(PFAS)是一大類人造氟化學品,主要包括全氟辛酸(PFOA)、全氟辛烷磺酸(PFOS)等。不沾鍋、罐頭食品內壁的塗層和漢堡的包裝紙上,都是這類東西。它存在於我們的洗手液、沐浴露等。與可被較快代謝的塑化劑不同,全氟碳化合物耐熱、耐酸鹼,非常難降解,在人體內可以累積並存在多年。一些種類的全氟碳化合物可以穿過胎盤,進入胎兒體內。

美國的科研人員對近一千人進行了長達十幾年實驗發現,人血液中全氟辛酸的量每增加一倍,糖尿病的風險便升高14%。

但是這個實驗的另一個結論也值得關注:如果採取更健康的生活方式,控制體重、調理飲食、適當鍛鍊等,那麼即使血液內這類物質濃度上升,得糖尿病風險也並不升高。

全氟辛酸高,糖尿病風險也升高,但健康生活方式可以消除這種影響。(健康1+1/大紀元)
全氟辛酸高,糖尿病風險也升高,但健康生活方式可以消除這種影響。(健康1+1/大紀元)

由此可見,對於身邊環境荷爾蒙不斷累積的事實,我們通過健康的生活方式,是可以保護自己免受傷害的。

● 防腐劑:三氯生、對羥基苯甲酸酯

牙膏、洗手液、沐浴露等許多清潔用品,添加三氯生(Triclosan)作為抗菌防腐劑。三氯生可破壞細菌脂質合成和細胞膜的完整性,從而抑制微生物的生長。但我們在刷牙,洗澡和洗手時,如果使用的是含有三氯生的產品,那麼這種環境荷爾蒙便會通過口腔粘膜和皮膚進入身體,對人的激素分泌造成影響。

另外一種防腐劑——對羥基苯甲酸酯(Paraben)也可以抑菌,而且比較廉價,所以作為防腐劑被普遍用於日用品,甚至是食品和藥品中。

對羥基苯甲酸酯有類雌激素的作用。進入人體後,會與天然雌激素一起儲存在脂肪細胞中,從而增加體內整體雌激素水平。而體內雌激素的積累,不僅擾亂人體脂肪和糖代謝,使人更容易患糖尿病,還會提高乳腺癌風險。#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