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日又有揚州網友傳給我幾段影片。影片中顯示揚州的一些社區被封鎖了出入口,也有一些樓棟的居民被運轉到其它地方集中隔離。所有的人都穿著白色防護隔離服,其中也包括懷中抱著的孩子。

孫春蘭嫌封控不夠 揚州恐更嚴厲

江蘇揚州疫情爆發,現在幾乎封城,措施嚴厲。圖為揚州市一處住宅區出入口被關閉。(Getty Images)
江蘇揚州疫情爆發,現在幾乎封城,措施嚴厲。圖為揚州市一處住宅區出入口被關閉。(Getty Images)

另外我在10日的節目中披露,有江蘇揚州被封的居民對外哭求,孩子每天只能用鹽巴就飯,已經快餓死了;還有一名揚州男子跳樓的消息。

從這些消息都可以看出,揚州的封控措施相當嚴,手段非常嚴厲。但是這在當局看來,似乎還嫌不夠。

11日中共副總理孫春蘭去了揚州,要求落實「四早」要求,壓實「四方責任」。孫春蘭要求揚州當局「嚴格加強隔離管控,對重點人員的集中隔離要堅決徹底」,對中高風險社區要嚴格封閉管理,確認社區人員足不出戶」等等。

孫春蘭強調的這些措施,顯然是覺得揚州的封控隔離措施還不夠,還要繼續加強。所以我覺得,揚州的封控隔離措施很可能會進一步加強、更加嚴厲。

11日揚州警方有一個「闢謠」通報,聲稱「江蘇武警將全面接管揚州」、「感染七百多個,不敢報出來」等消息是「不實資訊」,對編造這些消息的人員已經進行了處理。

不知道大家如何看待揚州警方的「闢謠」。我是覺得當局的信息太不透明,有各種傳聞都不奇怪。而且坊間的一些流傳很廣的說法,後來往往被證實。

如果武警真的全面接管揚州,那可能比當初的武漢還要嚴厲。尤其是孫春蘭有這些新的要求之後,會不會出現這種情況呢?真的需要我們多多關注。

敵人更狡猾 張文宏逆風吹哨

10日,上海復旦大學附屬華山醫院感染科主任張文宏又說話了。他這次是以「吹哨人」的語氣,表達了對中國下一步疫情的擔憂。

張文宏對新浪財經說,「雖然我不願說出事實,但又不得不說,接下來的形勢會更複雜」,「我們要對付的敵人更狡猾」。

截止到10號,中共官方公佈:全國共有20 個高風險區,214 個中風險區。但是張文宏認為「接下來的形勢會更複雜」,也就是說,中國大陸的疫情還會進一步加重。

說「敵人更狡猾」,顯然指的是病毒。因為病毒在不斷變種,醫學研究和疫苗研發根本跟不上。

對於他說「不願說」卻「不得不說」的話,顯然他是有一些壓力的,所以不想再說、不願再說,可能是怕繼續招來抨擊。但是出於職業道德,又不得不說。不只是剛才提到的這兩句,他還提出了10 條建議,很像是在「吹哨」。

張文宏在建議中表示,不要以為疫情馬上過去了,其實只是病毒被短暫抑制住了,後面是持久戰,要對付的敵人更狡猾。沒事儘量不要外出,對付病毒沒有特效藥,目前最好的特效藥就是個人免疫力。

他還提醒人們,「遠離那些煽動仇恨、叫囂鬥爭的新媒體,認真去讀幾本經典書籍。」他強調,「到目前為止,這個病毒是人類歷史上最難對付的病毒之一。」

微博公關總監毛濤濤 被刑拘

10 日,新浪集團發出通報,原微博品牌市場部高級公關總監毛濤濤涉嫌受賄,已經被刑事拘留。通報稱已經將毛濤濤開除,不再錄用。

通報說,濤濤2010 年入職,先後在多個部門工作,一直做到市場與公關總監。通報表示,毛濤濤作為「老員工」和重要部門主管,「失去原則、失守底線」。這個消息傳出後,微博股價盤中就跌了1.8%。

微博並沒有交代毛濤濤行賄受賄的詳情,這個消息也一直沒有出現在微博熱搜。以至於網友發出呼喊,「新浪微博咋不給自己一個熱搜啊?是覺得自己不配嗎?」「請給自己一個熱搜。」「給整個熱搜,賺錢嘛,不寒磣。」

還有網友更有意思,質問微博「怎麼不詳細說說怎麼舞弊了,怎麼不要臉了,怎麼收錢了?好奇」。

那麼毛濤濤究竟如何舞弊,微博可能不會公開,「家醜不可外揚」嘛。但是我們可以嘗試做一些分析。

毛濤濤做了甚麼?

根據公開資料顯示,截至今年3 月,微博的月活躍用戶達到5.3億。這是一個相當大的數字,一個相當龐大的用戶群體。

中國有14 億左右的人口,5.3億,相當於中國總人口的三分之一還多。因為使用微博的人以中青年居多,而這個族群又是中國的主要力量,所以說微博的影響力非常大。

如此之大的社交平台,如此之大的影響力,如果誰擁有了它,想不出名都難。所以在大陸的演藝圈中,使用微博的演藝明星們趨之若鶩。

10 日,新浪微博「超話社區」也發出公告,下線明星分類「積分助力」機制。這是微博2018 年推出的一個措施,一方面吸引用戶,一方面對明星藝人「釣魚」。

「積分助力」機制,就是用戶通過簽到、發帖、評論、轉發等維度獲得積分,然後貢獻積分為喜歡的明星助力。無論是簽到、發帖還是轉發,都會獲得不同的積分。

積分多的用戶,可能得到某位明星的簽名獎勵等。而明星藝人們為了增加用戶的關注度,也是想方設法在微博等社交平台增加曝光率。

大陸的媒體和社交平台,只要你花錢,網絡排名就會靠前。這就讓明星藝人之間形成競爭,你花100 萬,我就花200 萬。但如果大家都花錢,效果就會打折扣,那怎麼辦呢?

可能有人想到一句話,「錢要花在刀刃上」。哪是「刀刃」呢?同樣是100 萬,如果直接給到主管,那個效果是不言而喻的。而毛濤濤是高級公關總監,這個權力有多大是不難想見的,所以出現腐敗,並不難理解。

有網友說,「有利益交換的地方就有腐敗」。這句話雖然有些絕對,但是用在微博這裏,還是挺恰當的。

但是有一個現象需要提醒大家注意,毛濤濤被刑拘雖然沒有被放進熱搜,但是許多大陸媒體都做了報道或轉載。這是一個挺奇怪的現象。

毛濤濤僅是著力點  當局項莊舞劍

雖然毛濤濤在微博內部有很大權力,但在社會上算不上公眾人物。既不是明星藝人,也沒有太大的社會影響力。在官員眾多、明星人扎堆的北京城,毛濤濤名不見經傳。

有微博內部員工匿名向大陸「界面新聞」透露,在微博內部公關、採購部,腐敗相當氾濫。面向全體員工的反腐敗公告很常見,而且被通報人員的層級從專員、經理到總監都有。

也就是說,毛濤濤這點事,不至於被所有媒體追逐。但是我注意到,幾乎每一家媒體都對這個消息似乎「很感興趣」,都在報道。為甚麼這麼多媒體爭相報道這件事呢?難道僅僅是因為他受賄嗎?

我還發現一個現象,幾乎每一家大陸媒體在報道的時候,都提到了一件事,就是中共當局對互聯網企業和高管的處理情況。

比如今年2 月「快手」前副總裁趙丹陽,因為收受賄賂,在離職後被逮捕;優酷商務總監馬筱楠受賄150 萬被判刑5 年半;今年3 月原字節跳動餐飲主管高傳峰受賄1,024 萬,被判刑6 年等等。

報道中還表示,互聯網企業高官涉貪事件在近年接連曝光。光2020 年騰訊、阿里、百度等互聯網公司公佈的貪腐案例就超過200宗。且這些涉貪事件不僅涉及高管,也有基層員工參與,涉及金額高的多達千萬元人民幣。

從這些內容來看,當局似乎重點是在強調對受賄的打擊。但是這些人所接受的賄賂,如果跟中共的各級政府官員相比,實在是小蝦米,根本不值得一提。所以在我看來,當局對毛濤濤被刑拘這件事高調宣傳的目的,很可能不是受賄問題。

大陸入門網站「網易」在報道這件事時,有這麼一段評論,「微博目前作為核心的第三方新聞平台,在新聞內容發行方面有著巨大的影響力,但近年來業界對其操縱輿論的質疑不斷。」

評論的最後還說,網友之所以讓微博給自己一個熱搜,這背後「是網友對微博涉嫌操縱輿論表現出的不滿」。

話說到這個份上,已經非常明確了,「操縱輿論」才是當局處理毛濤濤的實質。但是「操縱輿論這種事情,中共一直都在做。為甚麼還要打毛濤濤呢?

實際上打毛濤濤是當局在殺雞儆猴,他只是一個當局的著力點。實際上中共是在藉這件事,向所有的媒體和社交媒體傳遞一個信息:必須跟北京當局保持高度一致。

如果跟北京當局高度一致,就可以安然無恙,儘管貪儘管轉,都沒有關係。如果發出與北京當局不同的聲音,就隨時都有被打掉的危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