庚子,長江大災。尚未真正進入汛期,長江流域已經全線飄紅,濃厚的暴雨雲團自從進入六月,就沒有離開過長江流域,據統計。從六月初到眼下的降雨量是「自1961年有氣象記錄以來最高的」,那考慮到有氣象記錄以前這樣的情況也很罕見,所以我們可以說長江流域正在遭遇一場百年不遇的大災。

從電視畫面上,我們看到了一幕幕令人萬分悲痛的畫面:江西婺源屹立八百年的彩虹橋瞬間倒塌;城鎮房倒屋塌,街道成為洪水肆虐的急流;無數農田被淹,民眾流離失所;山泥傾瀉,泥石流吞沒村莊。將近4000萬人受災,長江中下游的6億人口面臨洪水的威脅。

很多人把目光關注到了三峽大壩上。面對這樣的天災,那個當初承諾發電量照亮半個中國,可抗萬年、千年、百年一遇洪災的宣傳已經成了徹頭徹尾的笑話。其實中共不止建了一個三峽大壩,截止到2018年,中共累計已在長江流域興建了大大小小24100多個水電站,僅在長江幹流上我們耳熟能詳的就有溪洛渡、向家壩、三峽、葛洲壩四座梯級電站,可以說早已把長江巨龍斬成成百上千段,中共竊喜,以為水庫多了,就可以提升管控能力了,於是,悄悄的把當年吹噓到三峽頭上的「保百年不遇、千年不遇洪水」的目標轉移到長江中上游水庫群聯合調度上。例如,2014年曾實施長江上游21座水庫聯合調度,防洪庫容達到了360億立方米;到了2017年,參與長江中上游防洪的水庫達到了28座,總防洪庫容達到了530億立方米,可以說是年年增長。

然而無論怎麼多建水庫,提高聯合調度水平,中共都漏算了一種可能:那就是全流域大洪水。在江河上游建水庫大壩,下游有洪災上游就少放點水,上游有洪災就多放點水,然而當上游和下游同時出現大洪水時,水庫就出現了顧此失彼的現象。類似長江當前的現象,中下游水位持續超出警戒水位,三峽以上的水庫無法向下游放水,然而上游持續降雨,將會很快耗光防洪庫容,使所有水庫喪失調節能力,最終反倒成為高懸的利器,危害中下遊民眾的安全。

事實上,根據7月16日消息,中共已經啟動了長江上游11座水庫的聯合調度,在上游普降暴雨造成三峽入庫流量達到5-6萬立方米的情況下,以控制中游城陵磯水位保持在34.4米以下為調度目標,三峽水庫下洩流量為3.25萬立方米,而 此時的三峽水位為155米,已利用庫容為227.5億立方米,還剩下的防洪庫容僅為170億立方米。

按照近日的強降雨模式,入水多於出水,每天會造成三峽水庫的庫容增加超過20億立方米,迅速耗光防洪庫容,根據7月19日筆者成稿的時間,三峽水庫的水位已經達到了164.44米,距離175米的最高水位僅有大約10米的空間,如果此時上游再次形成強降雨過程,就很可能造成長江上游水庫無法調度的窘境!而根據目前的中長期氣象預報資料,這種情況正在發生!

長江中下游長期高水位運行,會造成堤壩浸泡、管湧等現象,最終可能會發生大規模的潰堤等災難性後果,而出現這種情況的時候,我們中下游的民眾卻無法指望上游水庫減少防水,因為三峽已經無計可施了。所以,中國民眾千萬不要相信三峽水庫固若金湯這類胡話,也不要相信上游水庫聯合調節這些手段,人算不如天算,應防患於未然,及早準備各種逃生手段,避免出現毀滅性的災難。

在中國古代,當出現如此天災異象,皇帝都會反思己責,下罪己詔,希望在修正自身德行的基礎上得到上天的寬恕。而在當前如此多災多難的時候,中共仍然不思悔改,繼續迫害佛法、迫害異見人士、在香港推行港版國安法。中國民眾只有徹底拋棄中共,才能避免共同傾覆的命運,才能得到上天的拯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