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好問做邑令時,行為謹慎,做官廉潔,沒有失去德政。但是耳朵太軟容易輕信別人的話,造成利益歸於下吏和差役,怨恨歸於自己的結果。 

當時,正當晚春時節,連續下了四十多天的雨,各個鄉裏紛紛匯報災情。姚好問親自前去勘察,看見高處的旱田裏水乾涸,兩季麥子沒有損失,只有兩處低窪的地方有幾百畝田地都淹沒在水中。姚好問想以局部災害申報,跟隨的吏役說道:「本縣各個鄉裏平安穩定,這裏雖然說被水淹沒,幾天後水退了,仍然可以補種其它糧食。如果分類別呈報上司,恐怕牽扯到駁難查問。」 

姚好問明明知道吏役出於私心,但恐怕費事情,於是隱瞞災情,沒有上報。徵收賦稅時,受災的田地與取得豐收的田地一樣收稅。 

姚好問又曾經想建造免費學校,修造普濟堂,搜集從前賢能的人的祠堂廟宇,但都被書役阻擋了。而他已經過了知天命的年紀,還沒有孩子,經常以此憂愁。 

一天,姚好問的母親生病昏迷,甦醒後對他說:「我見了幽冥的官吏,他說你做人廉潔謹慎,本來應當有孩子,但是每當碰上行善的事,明明知道應當去做,卻常常被別人的言語所阻擋。比如呈報災荒這件事,沒有受到災害的地本來不能說成受災,受災地方難道就可以隱瞞成沒有嗎?以前西鄉被水淹了,你不加區別,一律向上司呈報,以致災民受到催逼,賣兒賣女納完糧賦,罪惡太大了,所以滅絕你的後代,以表明惡有惡報。冥官還說愚昧的人由於不明事理,還可以姑且寬容饒恕,只有明知善事不去做的人,存心不求進德的人,這是上天深深厭惡的,讓我告訴你若想要有後代和多福必須勇於做好事,不怕艱難,行善久了自會獲得吉祥福份,使匿報災荒的罪惡可以得以消免。」 

姚好問雖然承受母親教誨,但是每當文書吏役說讒言,仍被迷惑,最後仍是不能振作,官職被免,家道也衰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