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順帝至正二十三年(公元一三六三年),朱元璋與陳友諒在鄱陽湖大戰,陳友諒戰死,朱元璋大獲全勝。次年,朱元璋在群臣的勸進下,在南京稱吳王。此時長江以南還有若干割據勢力,朱元璋是如何掃蕩江南的呢?

◎朱元璋平定江南

朱元璋擊敗陳友諒之後,陳友諒的部下張定邊保著陳友諒的兒子陳理敗退回武昌,這是漢政權的一支殘餘力量。除了這股勢力之外,還有蘇州的張士誠、浙江的方國珍、福建的陳友定、廣東的何真以及四川的明玉珍。但是他們的實力和朱元璋相去甚遠,朱元璋解決他們僅僅是時間的問題。

朱元璋首先解決的就是陳友諒殘部。鄱陽湖大戰的當年(至正二十三年)和第二年,朱元璋兩次親征武昌。被張定邊扶立為皇帝的陳理年僅十一二歲,他對於防守武昌毫無信心,指望原來陳友諒的丞相張必先來救援武昌。張必先也是當時的一名勇將,但他被常遇春擒住,陳理絕望投降。朱元璋進武昌的時候,陳理跪在地上,連頭都不敢抬。朱元璋把他扶起來對他說,我不怪罪你。朱元璋還打開了武昌的府庫(當時的皇宮內庫)對他說,這裏的錢、好東西你隨便拿,之後,我送你到南京去。朱元璋封他做歸德侯,從此陳漢政權消失。

徹底消滅陳友諒之後,朱元璋把目標對準張士誠,因為張士誠的實力是最強大的。與張士誠的較量前前後後持續了兩年時間,張士誠的地盤越丟越多,最後只剩下蘇州一座孤城。1366年冬,朱元璋的大軍圍困了蘇州,張士誠在蘇州城裏拼命抵抗,守到第二年九月,援盡糧絕,姑蘇城陷落。之後,張士誠進行巷戰,一直打到最後一寸土地丟失,最後張士誠回到自己的皇宮準備上吊,被他的部下解救下來。徐達幾次派人去跟張士誠談,希望他投降,但是張士誠一句話不說,並且絕食。他被送到南京後,趁人不備,上吊自殺。

另一股割據勢力的首領方國珍是一個沒有骨氣的人,這人本來也沒有甚麼原則,左右搖擺。當朱元璋勢力強大的時候,方國珍就跟朱元璋結盟,向朱元璋示好,但同時還跟元朝有聯繫,每年通過海路將大量糧食運往大都。同時,他還和福建的陳友定以及擴廓帖木兒搞合縱連橫,要對付朱元璋。這些事朱元璋也都知道,於是寫信給方國珍去責備他。等到張士誠滅亡後,方國珍覺得他肯定沒辦法跟朱元璋較量,於是準備逃亡到海上,結果被朱元璋追擊,朱元璋將其擊敗,方國珍投降。朱元璋封方國珍做廣西行省的右丞,但是不讓他到任,只讓他領俸祿,然後把他送到南京。幾年後,方國珍病死。

朱元璋下一個要消滅的是陳友定。陳友定和陳友諒沒有關係,雖然他們的名字只差一個字。陳友定是福建人,各地農民造反的時候,出於保境安民的想法,他組織了類似民兵的隊伍保衛家鄉,得到了元政府的賞識,提拔他做官,讓他管理福建八個郡的地方。福建天高皇帝遠,他就像土皇帝一樣,只是名義上受元政府管轄。

朱元璋滅了方國珍之後,又給陳友定寫信,勸他投降。陳友定殺掉了朱元璋的使者,然後大宴賓客,把他的大臣和將領都請過來,把被殺的朱元璋使者的血滴到酒杯裏讓大家喝,所有人共同立了一個誓言,要效忠元政府,如果不死戰到底就受千刀萬剮,妻兒都不得好下場。朱元璋攻打陳友定的時候,陳友定也是堅持到最後一刻,城池被攻破後,他回到自己的官府向大都方向跪倒磕頭,表示自己已經盡力,之後喝毒藥自殺,結果也被搶救回來。他被押去見朱元璋,朱元璋問他,現在元朝要不行了,你還想怎麼樣呢?陳友定回答說,國破家亡,我也就是希望一死。於是陳友定被殺。

當時在廣東還有一支何真率領的隊伍,力量很小。何真知道自己對付不了朱元璋,大軍沒到就投降了。

另外一支造反隊伍是四川的明玉珍部。明玉珍本來是徐壽輝的部下,當時奉徐壽輝之命去攻擊四川,他剛佔領四川不久,徐壽輝就被陳友諒所殺,明玉珍不服陳友諒的管轄,所以在四川成立了一支獨立的隊伍。至正二十二年(公元1362年),明玉珍在群臣的勸進下當了皇帝,建立了一個「夏」政權。

明玉珍對百姓非常好,在中原地區擴廓帖木兒和孛羅帖木兒之間打得天翻地覆同時另一邊鄱陽湖大戰的時候,他在四川訂禮樂、開科舉,收十分之一的稅,四川百姓生活得非常平靜,也很富裕,百姓都很感激他。明玉珍也沒有統一天下的野心,所以他和朱元璋之間的關係非常好。朱元璋給他寫信,他也給朱元璋寫信,兩邊表示互不侵犯。

張士誠
張士誠

方國珍
方國珍

◎發檄文宣告北伐

朱元璋平定江南時,同時派徐達和常遇春北伐。徐達和常遇春佔領了淮北地區。淮河再往北就要到黃河了,所以朱元璋這時準備北伐。在北伐之前,他召集各級將領召開軍事會議,部署北伐的作戰方略。朱元璋說,如果我們從中原地方突破,如從武漢開始,過襄陽然後走河南,元朝政府會從四面把我們包圍起來,所以我決定走山東,從山東再進攻河北和河南,之後再進攻山西,然後從山西過潼關佔據陝西,一旦我們佔領中原地區,大都就成了一座孤城,到時候大都很可能不戰而降,然後我們再從陝西往西面打甘肅,再往北打內蒙、雲中、九原等,這樣天下就可以統一了。大家認為朱元璋的整個規劃非常有道理,這也是他們後來北伐實際走的路線。

至正二十八年(1368年)正月,朱元璋在百官勸進下,於應天稱帝,建國號「大明」,年號「洪武」。朱元璋以徐達為征虜大將軍、常遇春為副將,率軍二十五萬,由淮河進兵黃河,北伐中原。

朱元璋北伐之前,發布了一道討伐元朝的檄文,全文收錄在《明太祖實錄》中。據說檄文的起草者是宋濂。宋濂是一個大儒,他既是太子朱標的老師,也是《元史》的總編修。此人文章寫得非常漂亮。

這篇檄文氣勢宏大,開篇即說,當年蒙古人入主中原其實是一種天命,當時君明臣良,所以他們得以佔據這塊地方。但是現在蒙古的政治已經敗壞,我們都知道有這麼一句話,叫做「胡虜無百年之運」,就是說一個少數民族佔據中原地區,不會超過一百年,看來這句話說得非常對。在這樣一個元朝氣數將盡的時候,一定會有天生聖人來替中國人驅除胡虜恢復中華,立綱陳紀,救濟斯民。我淮右布衣(我本來是一個淮西的老百姓),在佔領南京之後,到如今已經十三年了。我一個布衣能夠掃平江南,現在,我統治的地方兵精糧足,百姓生活很安定,我的日子過得也很好。但是,我不忍心看到中原生靈塗炭、中原的漢人被胡人欺負,所以我朱元璋決定北伐,拯生民於塗炭,復漢官之威儀。我現在秉承天命北伐,大家不要害怕,我的軍隊不會傷害老百姓,順從我的人將永安於中華,背離我的人請自竄於塞北。蓋我中國之民,應該是由中國人做主,胡虜不能來治理我們。

最後,朱元璋還講了這樣一段話,「如蒙古、色目,雖非華夏族類,然同生天地之間,有能知禮義願為臣民者,與中夏之人撫養無異。」這裏體現出了中國文化中一個很重要的概念,就是中國作為一個國家,不是血緣和人種的概念,而是一個文化的概念,所以他說,我不管你是蒙古人還是色目人,只要你認同我中華的禮義,我就把你們和我們中國的漢人同樣對待。(待續)

編注:本文根據章天亮博士的大型講史系列節目《笑談風雲》之《隋唐盛世》視頻版整理而成。

《笑談風雲》是新唐人電視台製作的視頻版中國通史,目前已出版《東周列國》、《秦皇漢武》、《隋唐盛世》和《兩宋繁華》四部,第五部《大明王朝》也已於2019年底面世。◇

點播節目視頻和音頻

請訪問《笑談風雲》

官方網站:

https://xtfy.ntdtv.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