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友諒殺死對他有知遇之恩的倪文俊,霸佔了他的軍隊。之後又挾持了徐壽輝,統領了徐壽輝所有的軍隊,並自封漢王,修建王府,設置百官。在陳友諒的勢力不斷壯大的時候,江南還有兩股勢力也在迅速擴張。

張士誠在脫脫的軍隊潰敗之後,又開始重新建立自己的勢力。他佔據了通州(今南通),之後又佔據了崑山、嘉定、崇明,最後攻陷了平江(今蘇州)。佔據平江之後,張士誠把他的都城從高郵遷到了平江。平江城是當年伍子胥修建的,堅固而又富裕。因為當時全國各地很多地方都在發生民變,江南地區,相對來說生活比較平靜,而且當時元朝主要的稅賦和糧食都來自江南,所以張士誠佔據平江後,就成為所有造反隊伍中最富裕的一個。當時有人評價說「士誠最富」、「友諒最桀」,意思是陳友諒是一個梟雄。

張士誠佔據平江的時候,朱元璋也在擴張他的實力。至正十三年,朱元璋佔據滁州;至正十五年,佔據和州。這時他的地盤還不算太大,但是這一年,發生了兩件很重大的事情,一個是郭子興病死。我們前面曾提到,郭子興到滁州投奔朱元璋的時候,朱元璋把自己的兵權交給了郭子興。郭子興死後,朱元璋就真正成為了這支隊伍的領頭人。

第二件事是劉福通找到了韓山童的兒子韓林兒,把他擁立為帝,建立了一個「宋」政權,年號「龍鳳」,也有人稱韓林兒為「小明王」。朱元璋名義上隸屬於小明王,被小明王封為副元帥。朱元璋沒有接受這個封號,但是使用「龍鳳」年號,表示對韓林兒的臣服。

◎收得勇將常遇春攻佔採石立奇功

至正十五年對於朱元璋來說,是非常關鍵的一年。這一年,他準備進攻江東地區一個名叫採石的地方。進攻這個地方需要有水軍。這時,巢湖一支由廖永安和俞通海(這兩個人都是大明的開國名將)帶領的水師莫名其妙地帶著一千艘戰船來投降朱元璋,由此朱元璋有了自己的水軍。這一年,朱元璋的太子朱標出生。也是在這一年,朱元璋得到了大明開國第一勇將常遇春。這時,朱元璋想去佔領南京。南京是六朝古都,當年孫權在這建立了吳國,後來的東晉也定都南京,還有後來南朝的宋、齊、梁、陳,所以南京風水非常好,紫金山虎踞龍盤,是一個有王氣的地方。

朱元璋渡江作戰之前,遇到了常遇春。常遇春原來跟著一群人上山當了強盜,一段時間後,他覺得沒有甚麼前途,於是決定投奔朱元璋。 《明史•常遇春傳》記載,常遇春在投奔朱元璋的路上,走得又睏又乏,於是在一塊田邊睡著了。他夢見一群神人披甲擁盾而來,叫他起來,說你的主人馬上就到了。常遇春醒來後,看見朱元璋的隊伍開了過來。常遇春攔住了朱元璋的馬,朱元璋問,你想幹甚麼呢?常遇春說,我想當先鋒。朱元璋說,你是沒地兒吃飯了,到我這軍中來吃飯,我怎麼能隨隨便便把先鋒印交給你呢?你先跟我走吧。

朱元璋這時正要去進攻採石(今安徽當塗),當時元朝的士兵在長江東岸,把守得很嚴密,朱元璋的大船根本就靠不近岸邊,最近也得離岸三丈多遠。這時,常遇春劃著船越眾而出。朱元璋說,常遇春你不是想要先鋒印嘛,現在該是你表現的時候了。常遇春劃著船、拿著槍往對岸衝,對岸的元朝士兵把他的槍抓住,常遇春借勁從船上一躍而起跳到對岸,把對岸的元軍打散,朱元璋的船得以靠岸佔領了採石。之後,朱元璋把先鋒印交給了常遇春。常遇春作戰非常勇敢,衝鋒陷陣從來沒有失敗過。

朱元璋佔領採石以後,他手下的將士想在這個地方搶點東西,然後退回長江以西,返回和州。朱元璋說,我們好不容易到了長江以東,退回去的話我們就再也回不來了。他下令砍斷所有船的纜繩,讓船順流漂走,然後繼續進兵。

◎佔領南京王氣地約法三章百姓擁

第二年,朱元璋佔據了南京,俘虜了敵人三萬六千人。這些人都很擔心朱元璋會殺掉他們,因為當時朱元璋的人也不多,這麼多的降兵恐怕不好控制。朱元璋從這三萬六千人中挑了五百名精壯士兵做自己的近身侍衛,守在大帳外,然後他不穿鎧甲在大帳裏睡覺,鼾聲如雷。這些降兵一看朱元璋對他們很放心,也就不再擔心會被殺掉了。

朱元璋進入南京後,對老百姓說,我來到這裏不是為了騷擾百姓,我是來拯救黎民的。我不會殺人,軍隊不會去擾亂百姓,元朝有甚麼苛政,你們不喜歡的,我把它廢掉。當地有能力的人,我將禮聘之,讓他到我的政府中任職。這番話很像漢高祖的「約法三章」。老百姓對朱元璋非常歡迎。

◎請得謀士劉伯溫運籌帷幄謀帝業

至正十八年,朱元璋攻入浙江。浙江是方國珍的地盤,他控制著溫州、台州一帶。方國珍擔心朱元璋吞併他,於是投降了元朝。他這個決定反而讓朱元璋得到了大明的第一謀士劉伯溫。因為方國珍叛亂時,劉伯溫服務於元朝政府,他當時想了一些辦法,抵擋方國珍對百姓的侵擾,護衛自己的家鄉。

方國珍要投降元朝時,劉伯溫極力反對,他說,方國珍發動叛亂,惹出了這麼大的麻煩,現在說投降就投降,元政府不但接納他,還要封賞他,這樣會讓人覺得想造反儘管造反,能佔多大地方就佔多大地方,不行了就投降,元政府不但不懲罰,還要加以封賞。這是我們不能接受的。方國珍於是賄賂管事的人,那個管事的人不但替方國珍說話,而且還反過來說劉伯溫擅作威福。劉伯溫非常生氣,辭官回家隱居。

至正十八年,朱元璋攻陷婺州(今浙江金華)。他聽說附近有幾個人非常有名,如宋濂、劉基(劉伯溫)等,就把這些人禮聘過來。劉伯溫一見朱元璋,就獻上了關於天下大勢的十八條分析及建議,兩人有一段對話,堪比當年諸葛亮和劉備的《隆中對》,朱元璋覺得這個人確實很有眼光。

當時江南地區有很多割據勢力,如方國珍、陳友定、何真等,但是真正實力最強的就是朱元璋、張士誠、陳友諒三股勢力,其中以陳友諒為最強,那麼對於朱元璋來說,就有一個先打誰、後打誰的問題。劉伯溫說:「士誠自守虜」,意思是張士誠是一個能夠把自己的家業看好就滿足的人,他沒有吞併天下的野心,所以不用擔心張士誠。陳友諒脅迫他的主上徐壽輝,殺了自己的大將雙刀趙普勝,很不得人心,所以他的地位是不穩固的。他為了樹立自己的權威就要擴張他的實力,讓人覺得跟著他有前途。他又地處長江上游,每天都在想著來打我們。如果我們打張士誠,陳友諒本來就有野心,他一定會在後面打我們,但是如果我們先打陳友諒的話,張士誠是一個反應慢、觀望猶豫的人,他不會動,所以我們應該先打陳友諒。滅掉陳友諒後,回過頭來再滅張士誠,江南就統一了。然後我們率軍北伐,就可以統一天下建立帝業。朱元璋非常高興,對劉伯溫說,你有甚麼好的計策,千萬不要隱瞞,請全部告訴我。

那時,朱元璋還奉「龍鳳」年號,承認韓林兒是皇帝,每到過年的時候,要拜韓林兒的像以示對皇帝的尊重。劉伯溫對此嗤之以鼻說「牧豎耳」,意思是一個放牛的農民,拜他幹甚麼。

◎強敵壓境危難時劉基鎮定獻對策

至正十八年到至正二十年,朱元璋和陳友諒之間有一些軍事衝突,主要發生在長江沿線,但不是戰略性的決戰。至正二十年,陳友諒的大軍去攻打太平(今馬鞍山),當時守太平城的是朱元璋的大將花雲。陳友諒的船非常大,在江邊靠岸的時候,船尾和城牆一邊高,所以他們都不用爬城牆,直接從船上走到城裏。花雲當時人很少,花雲戰死,死得非常壯烈。

攻下太平城後,陳友諒就離朱元璋很近了。大船馬上就要順江東下攻擊朱元璋了,這時朱元璋的隊伍中,人們的心態就像當年曹操攻擊孫權的時候東吳那些謀士們的心態,很多人勸朱元璋投降陳友諒,還有人跟朱元璋說,咱們放棄南京跑到鍾山去吧,鍾山那個地方還可以守一守。開軍事會議的時候,劉伯溫就瞪著這些人,一句話都不說。

朱元璋把劉伯溫叫到他的內室向他問計,劉伯溫說,所有說投降和逃跑的人都應該殺掉,殺了他們之後我們再來討論問題。朱元璋說,那你有甚麼具體的步驟?劉伯溫說,陳友諒的軍隊是一支驕兵,驕兵是必敗的。我們只要在南京附近設下一個埋伏圈,把陳友諒引進來,就可以消滅他。那麼陳友諒會中劉伯溫的計嗎?請看下一章《鄱陽大戰》。 (待續)

編注:本文根據章天亮博士的大型講史系列節目《笑談風雲》之《隋唐盛世》視頻版整理而成。

《笑談風雲》是新唐人電視台製作的視頻版中國通史,目前已出版《東周列國》、《秦皇漢武》、《隋唐盛世》和《兩宋繁華》四部,第五部《大明王朝》也已於2019年底面世。◇

點播節目視頻和音頻

請訪問《笑談風雲》

官方網站:

https://xtfy.ntdtv.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