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拜登將於12月舉行民主高峰會,邀請名單上包括了台灣,卻沒有中國的份兒。台灣政府宣布會派出駐美大使蕭美琴及行政院政務委員唐鳯出席,兩人身份都充滿了強烈的正式官方色彩。蕭美琴近期都是擺出所謂「駐美大使」銜頭在美國活動,這如果與立陶宛讓台灣以正名設立辦事處一事比較,從北京的邏輯,更可以說是公然搞兩個中國了。北京當局對立陶宛即時作出反應,除了惡言警告之外,又把駐當地大使降為代辦級別,又聲言會作出進一步的經濟制裁。但對於美國默認那個駐美大使身份,甚至在年初邀請她出席新總統拜登的就職典禮,北京抗議一輪之後就輕輕放下,可以說是典型的雙重標準。

除此之外,美國國務卿布林肯早前高調宣稱會盡力協助台灣加入聯合國系統。這是繼早前說會支持台灣加入世界衛生組織之後,影響更廣泛的一個行動,意味著美國會更彈性地處理所謂「一個中國」這個原則問題,就算不是協助或支持台灣重新加入聯合國成為會員,也會促使台灣以更具彈性的身份參與聯合國的具體事務。如果這個發展延續下去,就算美國總統再講幾多次仍然遵守「一個中國」原則,但在實質的國際關係領域,「一中一台」便會慢慢成為一個客觀的事實。

立陶宛對北京的態度,其實也折射了歐洲的觀念轉變。歐盟的制度走向成熟,歐洲議會的全歐民意機關的角色也越來越突出,令反映民意及以民主為基礎的外交策略逐漸主導歐盟的外交政策。正因如此,《中歐投資協定》雖然經過了七年的艱苦討論,又有歐洲比較親北京的德國默克爾政府努力促成,另一歐洲大國法國也樂觀其成,但歐洲議會卻在北京的戰狼外交重壓下拒不買賬,看來真的有機會最終爛尾收場。

這一種情緒在歐盟集團之內其實也十分普遍。瑞典、捷克這些第二線的歐盟國家,對來自中國的外交霸凌也越來越反感。正因如此,才會出現布拉格市長率隊訪問台灣,瑞典又率先把全國境內的孔子學院取消,甚至說要邀請台灣在當地建立中華文化學院作取代之說!

這些都是在整個歐洲,甚至在世界範圍內,提升台灣,壓抑北京的趨勢。就連與中國最接近,在北京肌肉範圍之內的印太地區,也有同樣的趨勢。兩年之前,誰人會估計到一位澳洲政府的前總理會高調訪台,與蔡英文會面,還會發表十分不客氣的對華言論?誰又會估計到,菲律賓在杜特爾特總統領導之下,竟然會重提美菲的軍事聯盟,成為美國及其盟友在印太及南海地區戰略同盟的一員?就連40多年來投入了大量資金和技術去支持中國改革開放的日本,也更明目張膽地加強與台灣的聯繫,甚至講到明會加入美國陣營捍衛台灣的安全。

這一種在國際關係上越來越明顯的排拒中國,抬升台灣的策略,實際上就是在效果上的製造一中一台。北京被排擠,一方面是近年來在國際關係上的戰狼作風令人反感,意圖改變國際秩序及規則的姿態也太過明顯。台灣的民主制度走向成熟,令國際社會不能忽視,令更加多國家引為同道。這與北京當局的越來越與國際秩序格格不入,越來越被視為是對國際社會及民主價值的危害,可以說是優劣立見。北京及台北,正在以兩種相反的路向,說明了「一中一台」是國際社會不能否定的事實。

這一種說明,北京的外交戰略可以說是居功至偉。加上對香港的政治打壓,公然違反曾經向國際社會作出過的莊嚴承諾,令國際社會把香港問題與新疆問題拉上關係,又把這些聯繫到將來會如何對付台灣。到了今天,除了要在那些已經被北京霸了位的國際組織上為台灣尋求空間之外,在其他領域思考台灣的位置,壓抑中國的主導,已經成為了一種不言而喻的國際關係主旋律。幾個月後就會在中國舉辦的冬季奧運會,有可能面對規模不少的外交抵制,也是這種國際策略轉變的結果。

北京所講的統一大業,到今天除了展示肌肉及政治打壓之外,已經沒有其他牌可以打。不少曾經如筆者般幻想過香港的「一國兩制」可以垂範台灣的海內外華人,還有幾多仍然會認為所謂最終的全國統一是有利於國家民族的必然目標?今日的台灣,成為了香港人避秦移居的其中一個最熱門目的地,其實也是另一種形式的與國際關係主旋律同調。為什麼四海之內都是在親台北疏北京?只要還有一點點反省能力,當知這個局面是孰令致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