毫無疑問,香港正出現了1997年主權移交之來的第一次移民潮。從短期的走勢來推測,也很可能是自上世紀80年代香港主權問題出現以來最大規模的一次移民潮。這絕對不是危言聳聽,從移民研究最基本的推力與拉力觀念去分析,香港社會推人走的力量正在加強,拉人留下的力量及吸引力卻是越來越弱。

首先,80年代及90年代那兩次移民潮,基本上是對九七前景沒有信心,而不是對當時的政治及社會環境有嚴重的不滿,也不是有即時的危險。很多人雖然對九七之後香港能否維持原有的制度及生活方式感到憂慮,對北京當局承諾的「一國兩制、港人治港」也是半信半疑,但當時的氣氛仍然可以讓人有觀望的空間。加上在大陸經濟改革開放的政策下,香港的經濟基本上得益,新增的機會多,收入增長快,這些都令推人走的力量被吸引人留下的力量調和。有一些曾經有過移民意念的人,也是因為這個因素最終沒有離開香港;有不少離開了香港的人,也是因為這樣的因素,在1997年前後逐步回流香港。

但今天很多移民走的,是因為覺得有現實的、即時的危機;又或者是對今天的社會及政治狀況產生極大的不安、抗拒或不滿。這些都是很強的推力,而香港及中國社會的吸引力卻是大不如前。生活成本太貴,居住環境不斷惡化,管治水平比殖民地時代更不堪,而且一向賴以保障人身自由的法治制度也在國安法下明顯在大陸化,整個社會正由講求理性的現代文明,高速變成權橫政暴的高壓極權社會!

另一方面,大陸的改革開放也去到樽頸位,近期的管治有重歸極權的趨勢;長時間的急速經濟增長也面對各個環節的調整,幾方面的泡沫有瀕臨爆破的危險。對香港這個越來越依賴大中華經濟來撐起的所謂國際金融城市,經濟的邊際增長已經大不如前,而面對的經濟風險正在不斷上升。即是說,以國內經濟發展為主軸的經濟因素,及以維持香港原有生活方式為本的一國兩制及北京對港政策正在走樣變形,可以說是政、經兩方面都已經逐步失去吸引力,甚至是反過來造成外移的極大推力。

本土的推力拉力正在彼長此消,而外移的一些體制障礙卻比以前寬鬆。北京被國際社會視為單方面摧毁《中英聯合聲明》,又破壞了被國際社會確認了的一國兩制承諾,首先是令前殖民地宗主國英國也不得不調整它對香港人,或者清楚點說是擁有英國公民(海外)護照,即BNO,的香港人移民到英國的限制。英國在80年代初期制定了相關的法例,令數以百萬計持有英籍護照的香港人失去了自由移居英國的權利,這當然是為當時預計有可能於1997年前出現的港人逃亡潮設下屏障。而當時在英國本土,大部份人的心態也是擔心如果有百萬計的香港人移居當地,會對英國的經濟及社會構成難以承受的壓力,對港人移居有十分強烈的抗拒心態。但到了今天,在全球化的浪潮下,英國社會的人文心態已經比以前更國際化,加上北京的種種治港作為實在太不靠譜,到今天竟然意料之外地令英國人的主流心態變成是歡迎香港人移居當地。根據當地的一些評估,現時推行的港人移居計劃,在兩年之內會有60萬人移民英國,長遠而言這個數字有可能會突破150萬。這個數字比香港超過半世紀以來的移民總數還要高。單是過去兩個月,已經有65,000份申請BNO移居英國的申請,涉及的人數可能高達20萬人。而在七、八月兩個月之內,很多人都感受到身邊的朋友一個一個地,或全家離開香港。

除了英國,加拿大為曾經在當地留學及還在當地讀書的學生提供更寬鬆的居留及就業選擇。美國就把拿美國簽證到當地的港人可以無條件延長停留18個月,期間可以工作。換言之,有可能因為找到工作而取得工作簽證,然後再申請綠卡。澳洲也以最高優先的程序來處理香港專才移民當地的申請。就連鄰近的台灣,以前從來不是香港人移民的主要目的地,近幾年也成為了年輕一代心儀的第二故鄉。香港人正有機會獲得過去40年來從未有過這麼低的移居門檻要求,這些也成為把香港人往海外拉的強大力量。

因此,政府公布的數字也承認由去年年中至今年年中已經有九萬移走,這個數字一點都不令人意外。如果加上七、八月的數字,相信香港這個外逃潮肯定會更驚人。更值得我們留意的是,這一次香港流失了大量專業人才,流失了不少年輕世代及兒童,也會流失了大量資金,很有可能會對香港未來的發展構成致命性的打擊。下次再談。◇

2021年9月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