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於東涌的馬灣涌村,是一個仍保持著昔日風貌的寧靜小漁村,即將展開的港鐵東涌綫延綫項目和馬灣涌碼頭重建工作,或會為當地帶來新面貌。社企「街坊帶路」舉辦的社區導賞團,正是給公眾一次近距離探索馬灣涌的機會。熱心於走訪全港各區做義工的東涌街坊Abby,一次偶然機會接觸到「街坊帶路」的培訓課程,令她獲益良多:「我住在東涌17年了,東涌有甚麼生態是自己熟悉的呢?『零』哦!我就好有興趣去參加一個導賞員培訓,選擇的題目就是『馬灣涌的前世今生』。」

「街坊帶路」導賞員Abby(左)與Uma。(陳仲明/大紀元)
「街坊帶路」導賞員Abby(左)與Uma。(陳仲明/大紀元)

漫步馬灣涌村,穿過一排排民居和小商舖,橫跨木橋來到碼頭,任憑海風吹拂臉上,感覺一陣愜意。沿海還有一些老舊的棚屋,當地居民介紹建造棚屋的木材是坤甸木,這種木材比較耐用,不容易被海水侵蝕。沿岸的紅樹林,當中的生態資源豐富。碼頭除了有貨船在此卸貨外,還有不少人前來釣魚。

馬灣涌村內還存在一些老舊的棚屋。(陳仲明/大紀元)
馬灣涌村內還存在一些老舊的棚屋。(陳仲明/大紀元)

東涌舊碼頭是其中一個觀賞日落的勝地。(陳仲明/大紀元)
東涌舊碼頭是其中一個觀賞日落的勝地。(陳仲明/大紀元)

運房局於2014年提出的《鐵路發展策略》包括「東涌綫延綫」方案,近期有了新的進展。港鐵及路政署向離島區議會提交文件,稱東涌綫延綫初步設計已大致完成,其中的「東涌西段」則會將從現有東涌站的鐵路隧道向西延伸約1.3公里。離島區議會於9月13日商討港鐵東涌綫延綫項目,會議提及東涌西站的動工或影響馬灣涌村的舊建築屋宇結構問題。另一項為地政總署去年公布馬灣涌碼頭的改善工程,現有的馬灣涌碼頭即將拆卸,建造一個全新的碼頭。面對城市變遷的腳步,推動社區連結和社區參與的「街坊帶路」,近月連續舉辦多個導賞團,希望讓更多人認識馬灣涌村。

馬灣涌村內張貼港鐵東涌綫延綫地質勘探工程告示。(陳仲明/大紀元)
馬灣涌村內張貼港鐵東涌綫延綫地質勘探工程告示。(陳仲明/大紀元)

地政總署去年公布馬灣涌碼頭(東涌舊碼頭)的改善工程,現有碼頭將拆卸重建。(陳仲明/大紀元)
地政總署去年公布馬灣涌碼頭(東涌舊碼頭)的改善工程,現有碼頭將拆卸重建。(陳仲明/大紀元)

馬灣涌村與逸東邨的高樓大廈形成強烈對比。(陳仲明/大紀元)
馬灣涌村與逸東邨的高樓大廈形成強烈對比。(陳仲明/大紀元)

探索遠離喧囂的質樸漁村

「街坊帶路」團隊成員Cloris。(陳仲明/大紀元)
「街坊帶路」團隊成員Cloris。(陳仲明/大紀元)

「街坊帶路」團隊成員Cloris負責不同地區的社區導賞團,早前的多個東涌導賞團活動都有經過馬灣涌村,但並沒有深入探索過這條漁村,只是將其作為一個歇腳點。直到去年得知港鐵東涌綫延綫項目計劃即將展開,同事們方將目光聚焦在這裏:「我們發覺馬灣涌村是一個(資源)非常豐富的地方,無論是生態資源還是人文環境,其實都有好多故事在這條村發生。所以我們都在想,是否可有機會探索多些或者講多些這個地方的故事呢?所以今年真的開了一條路線,介紹馬灣涌這條村。」

翻查香港公共圖書館資料,一張東涌1976年海上中期人口統計住家艇戶俯瞰舊照片,讓Cloris欣賞到了馬灣涌村舊貌。在區內觀光,在馬灣涌寶安橋上觀察到石碑記載,該橋於1969年7月25日建成,取代舊有的石橋,方便當區居民對外連繫。

在馬灣涌寶安橋上觀察到石碑記載,該橋於1969年7月25日建成,取代舊有的石橋,方便當區居民對外連繫。(陳仲明/大紀元)
在馬灣涌寶安橋上觀察到石碑記載,該橋於1969年7月25日建成,取代舊有的石橋,方便當區居民對外連繫。(陳仲明/大紀元)

寶安橋石碑記載行人橋於1969年落成啟用。(陳仲明/大紀元)
寶安橋石碑記載行人橋於1969年落成啟用。(陳仲明/大紀元)

連接馬灣涌村與東涌舊碼頭的寶安橋。(陳仲明/大紀元)
連接馬灣涌村與東涌舊碼頭的寶安橋。(陳仲明/大紀元)

探索社區不單限於書籍典藏、歷史文物,她更加珍惜踏入其中和街坊交流的過程。對社區從陌生到熟悉,Cloris認為「交流」是認識彼此的第一步。她以自己的經驗為例,首先從社區中的老店開始,向店主打招呼,再進一步請教,以了解當地過去的面貌,慢慢建立起良好的關係網。接下來招募導賞員參與計劃,導賞員並非熟諳當區文化的人,但可以透過理論培訓和社區考察進一步了解當地情況。「我們很推崇社區考察,就希望他們可以親身接觸社區的人和事,因為其實二手的資料好多都在網上找到,一手的就靠大家了。」

從逸東邨通道進入馬灣涌村,首先會經過村內有名的東昇樓酒家。(陳仲明/大紀元)
從逸東邨通道進入馬灣涌村,首先會經過村內有名的東昇樓酒家。(陳仲明/大紀元)

東涌街坊Abby在參與導賞計劃前並不太了解馬灣涌村,為了進一步做好導賞員的角色,她利用自己居住條件的便利性,嘗試在不同的時段到訪這裏,觀察居民的生活。「我發現原來不同時段的馬灣涌都有不同的面貌,早上來就看到東涌居民會來這裏飲茶,前來釣魚的朋友亦不少,傍晚來碼頭拍攝落日,晚上很多人來吃海鮮。一般只有下午兩點到四點是村裏比較安靜的時段。」

從東涌舊碼頭進入馬灣涌村,首先經過華都茶室與華都士多。(陳仲明/大紀元)
從東涌舊碼頭進入馬灣涌村,首先經過華都茶室與華都士多。(陳仲明/大紀元)

喜愛行山的Uma常常經過馬灣涌村,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下報名參加導賞員計劃,令她有了更多的認知:「我們做導賞的資料不是完全在網上找的,有的部份是要落去,真的與街坊了解他們對社區的要求和看法,我覺得『街坊帶路』的特別之處就是帶公眾出團,導賞過程中更加認識當地的特色和歷史,了解它的發展歷程。」透過觀察並與村民接觸,她感受很深:「香港原來好多地方面臨著社區規劃而變遷,有的是沒得選擇的,這種不知不覺間進行著的變化,其實當中有很多民生的問題。」

東涌蔬菜產銷合作社設於馬灣涌村內,門前的壁畫展示菜農賣菜的情景。(陳仲明/大紀元)
東涌蔬菜產銷合作社設於馬灣涌村內,門前的壁畫展示菜農賣菜的情景。(陳仲明/大紀元)

單車舖老闆:簡單生活 知足常樂

馬灣涌村內的單車舖,店主享受在寧靜的小漁村內做自己喜歡的事情。(陳仲明/大紀元)
馬灣涌村內的單車舖,店主享受在寧靜的小漁村內做自己喜歡的事情。(陳仲明/大紀元)

走訪馬灣涌村的老店時,Cloris認識了一間單車舖——Sunny Bike Shop,老闆Sunny Law的父輩就在這裏生活,自己在此出生長大。到了工作的年齡,他和同齡人一樣到市區謀生:「這裏沒有甚麼工作崗位,沒有工廠,發展空間很窄,周圍並沒有高樓,交通也不那麼方便。」但他在市區工作的生活並不如意,到了要結婚的年齡,他開始認真思考未來:「在外面打工沒有甚麼競爭力,有一半的錢要去交租,我拍拖也到了七年之癢,在外生活真的很基層。」

Sunny決定辭工回到馬灣涌村,租用了一個較為偏僻的店舖,開了一家單車舖,自2003年起經營至今。店內有三分之二的空間都在室外,種滿了小植物。他慶幸自己還能走第二條路,在這個寧靜的小漁村做自己喜歡的事,比如栽種花花草草,遛狗,和客人聊天等等。

Cloris連同導賞員、參加者一起走訪Sunny Bike Shop時,與Sunny談天,聽到最多的一個詞就是「知足」,他笑著說:「我不是很拼命的那種人,這裏注定不是很忙,維持到生活就夠了。其實生活是看你知不知足,有人開舖,會追求開幾間,老闆忙得不可開交,也沒有時間像我這樣坐下來慢慢跟你們聊天。」他自言在小社區可以過自己想過的生活便足夠。有份見證新機場建起,青馬大橋開通,如今城市發展再次影響,如東涌綫延綫和重建碼頭,面對社區變遷,他的態度坦然:「見步行步了!」

馬灣涌村內的部份房屋亦成為燕子築巢棲息之地。(陳仲明/大紀元)
馬灣涌村內的部份房屋亦成為燕子築巢棲息之地。(陳仲明/大紀元)

小小一條漁村,竟然有多間髮型屋。(陳仲明/大紀元)
小小一條漁村,竟然有多間髮型屋。(陳仲明/大紀元)

順昌號雜貨舖。(陳仲明/大紀元)
順昌號雜貨舖。(陳仲明/大紀元)

馬灣涌村內現存的一些商店招牌。(陳仲明/大紀元)
馬灣涌村內現存的一些商店招牌。(陳仲明/大紀元)

*********

馬灣涌村的導賞團只是「街坊帶路」眾多活動中的其中之一,Cloris十分享受目前走訪各區帶導賞團的日子:「其實有好多社區的資料沒有人知道,了解到這些歷史和故事,一些關於香港社區的過去,是可以令我們進步的。為何我們做導賞要求大家一定要與社區接觸,在地的接觸,因為我們相信很多散落在不同地方的資源,很多寶貴的事情是很需要被發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