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姐本不是我的病人。一次旅遊,朋友介紹我們認識了。她67歲,退休的年紀,但有時也會去大賣場幫忙。人消瘦,看起來有些蒼老。

那是2019的仲秋,天高氣爽。一日的舟車勞頓,連續跑了兩個景點,大家都累了,到了旅館洗洗涮涮,4位女士躺倒床上還沒聊幾句,就先後進入了夢鄉,想著4位共眠一室,或多或少會有些干擾,沒想一覺到天亮。起身一看,菊姐已經洗漱完畢,行李也整理停當,略顯無聊的坐在床邊。

「早安!菊姐,起這麼早。」我向她問候。

「每天都是早早醒來,睡不著。」她面帶難色的回答著,原來菊姐失眠多年,看過醫師,中藥調理也試過,效果不佳。

為何老人睡不著又早醒?

《難經·四十六難》曰:「老人臥而不寐, 少壯寐而不寤者,何也?然:經言少壯者,血氣盛, 肌肉滑,氣道通,營衛之行不失於常,故晝日精,夜不寤也。老人血氣衰,肌肉不滑,營衛之道澀,故晝日不能精,夜不得寐也。故知老人不得寐也。」

《靈樞·口問》亦云:「衛氣晝日行於陽(體表),夜半行於陰(體內、五藏六腑),陰者主夜,夜者主臥。」「陽氣盡,陰氣盛,則目瞑;陰氣盡而陽氣盛,則寤矣。」

也就是說,老人氣血虛衰,營衛失調,衛陽晝不行於陽,夜不行於陰,故白天精力不足,晚上睡眠不佳。

《靈樞·大惑論》亦指出「衛氣不得入於陰,常留於陽。留於陽則陽氣滿,陽氣滿則陽盛,不得入於陰,則陰氣虛,故目不瞑矣。」可見,營衛的晝夜運行有如人體內在的生物鐘,控制著人體的睡眠覺醒周期。

(1)若營衛失和,運行失序;

(2)亦或陰血虧虛,陽不得入於陰,勢必會導致睡眠障礙,而表現出失眠或多寐。

菊姐長期入睡困難,又常在1到3點間醒來,心煩不得眠,甚則睜眼至天亮而起。人們常看到菊姐的身影,早早出現在晨霧中的公園裡。由於長期睡眠不足,休息不好,疲勞身懶,背痛,腳跟痛。晨起口乾口苦,臉虛浮,眼乾澀。而且菊姐日常的消化吸收功能也比較差,無飢餓感,食慾不佳,胃反酸。常口乾。大便硬,日一解。夜尿一次。

血熱脈,左關分開,尺脈弱。舌淡胖,苔薄白,邊有齒痕。

常在一至三點醒來 說明肝陰不足

逐症分析,丑時是凌晨1點到3點,這段時間是「肝經當令」,即肝經值班。

中醫講「肝主藏血」,既儲藏有形之血,同時肝又疏泄無形之氣,肝開竅於目,主筋,其華在爪。現代醫學認為肝有解毒、造血的功能。

「人臥則血歸於肝。 」「肝經當令」之時,人要進入深度睡眠,才能完成肝的排毒和代謝任務。陽入於陰則寐,患者這個時段醒來,說明肝陰不足,陰虛而不含陽。眼乾澀、疲勞也佐證了這一點。

《黃帝內經》云:肝為罷極之本。 (「罷」,音義同「疲」,和全身筋的活動有關。)「罷極之本」說明肝主管筋的活動,能夠耐受疲勞。

《金匱要略》提出「見肝之病,知肝傳脾,當先實脾。」 食慾不佳,胃反酸,是脾胃的症狀。大便硬,是燥氣。舌淡胖,苔薄白,邊有齒痕,是脾虛有濕邪。

腳跟痛,腎經所過,為腎虛。肝脾腎三臓均虛。但肝陰血虛是主要矛盾。

陰血不足之人,尤其是肝血虧虛者,往往睡眠不佳,血不養心,虛煩不得眠,或多夢、早醒。這種人的肝脈(左手關脈)常是虛浮的,經不起按,中醫稱之為「無根」。陰虛而不能含陽,山茱萸滋補肝腎之陰,重點滋肝陰,色紅入心,故滋補心肝腎三臓之陰。

來復湯加味,讓她一覺到天亮

來復湯加味:

生山茱萸30g,酸棗仁30g,生曬參、炙甘草、生龍骨、生牡蠣、茯苓、白芍各15g,菟絲子、雞內金、白朮各20g。五劑,早晚喝。

方中生曬參、茯苓 、白朮、炙甘草:為四君子湯,健脾祛濕。

晨起口乾口苦為甲膽之火,芍藥甘草湯降甲膽。

生龍骨、生牡蠣:固腎攝精,收斂元氣。

菟絲子:鼓舞腎氣。

藥後睡眠明顯改善,每晚起夜0~1次,再入睡容易。晨起口乾口苦改善,大便每日1~2次,量增多,前乾後稀爛(排除濕濁)。精神轉佳,臉浮腫好轉,時有眼淚。腳跟痛同前。

有趣的是看診結束時,患者問了一句:「能否用同樣的方給老公抓藥(她老公也失眠),吃這藥方好好睡噢。」當然不行,中醫是治人不是治病!

效不更方,持續給菊姐按此思路調理,效果很好。

食療小方

對於因肝血虧虛,血不養心引起的失眠,這裡介紹一個藥食同源的小方:

【配方】山萸肉9g, 炒酸棗仁6g(搗碎成沫)。此為一天用量。

【用法】用山萸肉煮水,沖服酸棗仁,喝兩三天,可改善。

明代著名醫家廖希雍說過:養血需用酸棗仁。

注1:本欄目登載的方藥,請勿擅自使用,務必諮詢專業醫師。

注2:「來復湯」是清末民初的山西名醫張錫純所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