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11歲便入行的長衫師傅秦長林,如今已經踏入古稀之年,仍親力親為,一針一線在華麗的絲綢上穿梭,製作出一件件精美絕倫的長衫。見證手工藝的興衰起落,不忍這一傳統手藝消失在歲月中,如今他亦致力於開班授徒,希望這門手藝有人傳承下去。他語重心長地說:「我今年都七十多歲了,我說如果你們再不用心呢,真的就失傳了!」

步入秦長林師傅的工作室,一件雍容華貴的紅色旗袍映入眼簾,點綴著鮮艷的牡丹圖案,立體感十足,絲綢材質舒適飄逸。秦師傅端詳著這件樣版旗袍,自豪地說道:「這件旗袍掛在這裏已經15、16年啦,一點都沒有變形,你看立體感還是那麼強。」秦師傅繼續展示旗袍內裏的手縫工藝,每一針都展現出心思:「這個手工,要慢慢挑,做幾日的!」


從裁縫舖學師至今,一甲子的時光飛逝,秦長林對長衫事業始終如一。(陳仲明/大紀元)
從裁縫舖學師至今,一甲子的時光飛逝,秦長林對長衫事業始終如一。(陳仲明/大紀元)

從裁縫舖學師至今,一甲子的時光飛逝,秦長林對長衫事業始終如一,兢兢業業,給客人的衣服一定要改到滿意為止。對他而言,長衫製作不僅僅是一門維生手藝,更是畢生的心血投入。

長衫工藝精巧絕倫 高貴絲綢買少見少

2017年「香港中式長衫和裙褂製作技藝」被列入「香港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作名錄」。據「非遺」網站介紹,「長衫」是中式男裝與女裝的統稱,在民國初年開始流行,「旗袍」是女裝長衫的又一名稱。在二戰後,男裝長衫逐漸被西裝取代,但女裝長衫仍然流行。祖籍是江蘇秦州的秦長林提及,在三十年代,女裝長衫風靡上海,在四十年代左右,有大批裁縫師傅從上海一帶來到香港,這一工藝在香港保存了下來。

回憶起學師的日子,秦長林還歷歷在目:「要學幾年的,不是一學就會做的。開始是做下手,拿花鈕,挑邊。學師期滿後也要進入大工廠,慢慢跟人學,研究怎麼做。」成為長衫師傅,勤學苦練必不可少,沉浸幾年才能慢慢上手。他認為上海師傅的手工是最細膩入微的,裁減工夫做得很到位,所製作的長衫獨具立體感,不容易變形。問及甚麼身型的女士穿旗袍好看,他自信地說:「我們上海師傅,無論甚麼身型都可以做到,高矮都可以做到,穿起來一樣很漂亮,透過手工裁剪,把有肚腩做到沒有肚腩。」


秦長林自信無論客人甚麼身型,都可以製作出適合他的長衫。(陳仲明/大紀元)
秦長林自信無論客人甚麼身型,都可以製作出適合他的長衫。(陳仲明/大紀元)

秦長林順口道出幾位港姐、亞姐之名,如萬綺雯、翁虹、伍詠薇、袁詠儀、謝寧等,她們選美所穿的旗袍都出自於美華絲綢,為其度身訂做。現今位於尖沙咀星光行的美華絲綢,在鼎盛時期一度開過七間分店,主要經營長衫訂製和絲綢布料售賣。秦長林回憶,當時每一間分店都有一個熟手長衫師傅坐鎮,總共有十多位師傅幫忙製作長衫。他自己除了親力親為製作外,還著力走訪不同地區尋覓布料,走高檔路線,主打絲綢款式。


現今位於尖沙咀星光行的美華絲綢,在鼎盛時期一度開過七間分店。(陳仲明/大紀元)
現今位於尖沙咀星光行的美華絲綢,在鼎盛時期一度開過七間分店。(陳仲明/大紀元)

絲綢一直是高貴典雅的代表,質地爽滑,有良好的吸濕力和散熱功能,與皮膚接觸亦感到舒適。在絲綢款式方面,秦長林形容是「百花齊放」。然而,現今要找到優質的絲綢布料已經難上加難,秦長林有些惋惜地說:「很多以前口碑好的批發商都不做了,現在的市場買不到那麼優質的絲綢,又貴又不漂亮。」他慶幸自己在90年代積存了一批上等布料,如今還能夠為客人做高品質長衫,但這些絲綢布料也買少見少,懂得欣賞的客人便會珍惜。現在也有不少客人並不是為了出席某種場合而訂做長衫,訂做來收藏的大有人在。


絲綢一直是高貴典雅的代表,質地爽滑,有良好的吸濕力和散熱功能。(陳仲明/大紀元)
絲綢一直是高貴典雅的代表,質地爽滑,有良好的吸濕力和散熱功能。(陳仲明/大紀元)

待客如賓 精益求精

「做得不好我不肯放手的,自己慢慢做,裁的時候左看右看……」秦長林對每一位客人的訂單都非常上心,希望每一件作品都讓自己和客人滿意:「做一件衣服要做到客人滿意為止,不是接了單就隨便做,大家都滿意,自己都會開心一點。」

秦長林講述了一個客人的例子,早前一位客人在訂製旗袍時身材比較肥胖,到取衣服的時候瘦了差不多二十磅,基本上整件旗袍要重新改做,秦長林不單止沒有抱怨,更恭喜她減肥成功,耐心地為客人重新量度尺寸,改做旗袍直至客人滿意為止。

「這件是無襟透肩,法國雪紡紗長旗袍,新潮一些,訂長衫的這位小姐比較苗條……」每一件在店中製作的長衫,秦長林都能詳細地說出客人的身型和他們喜歡的款式,從衣領設計到鈕扣、開衩,全部都有講究。他甚至記得熟客訂過的長衫款式,也貼心地為他們挑選適合的顏色和布料。在店舖中也有不少他與客人的合照,每一張相片對秦長林而言都是珍貴的回憶。多年來,他也依靠口碑繼續做下去,感恩熟客一直以來的支持:「都算過得去,我做了那麼多年的衣服,都有些熟客,現在這樣的環境,我還能站得住腳,已經不簡單了。」

盼子承父業 不吝開班授徒

面對身邊熟悉的老師傅一個個離世,秦長林意識到手工藝傳承的重要性,希望將自己畢生所學傳授給自己的兒子和有興趣的學生。兩年前,他曾經參與非物質文化遺產辦事處與香港高等教育科技學院(THEi)所辦的「香港中式長衫製作技藝傳承計劃」。他提及,現在坊間有很多師傅教旗袍,有的教得不夠正宗,他希望將自己畢生經驗教導新人,將傳統工藝一路傳承下去。


秦長林強調,做長衫一定要有縫紉的基本功。(陳仲明/大紀元)
秦長林強調,做長衫一定要有縫紉的基本功。(陳仲明/大紀元)

他強調,做長衫一定要有縫紉的基本功,從最基本的量度尺寸、裁剪布樣開始,再一步步學習定型的手法,如車縫裏布和骨摺位、燙腰位,裁剪領位等等,最後是裁剪、燙、車縫緄邊工藝,每一個步驟都要勤學多練,製作過程需時。他還分享,開花邊是非常考究長衫師傅技巧的一門手藝,尤其是他們用絲綢作為布料,那麼薄的布料做花邊是非常難的,一不留神就會浪費布料。這些技巧他都想傳授給下一代,也很欣喜地看到學生們的成果:「有的學生跟我學了四、五年了,很開心,做出來的長衫也不錯。」訪問中他不時向兒子提出要用心學,並表示兒子已經大有進步。

*********

視長衫製作為生命一部份的秦長林,如今每個月還有三至四件作品誕生,更多的時間和心血則放在開班授徒上。他寄望學生能夠繼承他的手藝:「哪些學生有興趣的,我都教給他,希望他們用心學。」◇


視長衫製作為生命一部份的秦長林,寄望學生能夠繼承他的手藝。(陳仲明/大紀元)
視長衫製作為生命一部份的秦長林,寄望學生能夠繼承他的手藝。(陳仲明/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