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期「移民生活」介紹了在港做社工的Sabrina Hui移民澳洲後在找工作方面遇到的困難,決定報讀墨爾本的一間大學開設的社區服務課程。她得到了當地的社區服務中心的實習機會,參與實習過程中她亦不斷吸取經驗,了解澳洲當地客戶的需要,從而進一步裝備自己。今期專題,她將分享在澳洲遇見的人事物與實習經驗。

Sabrina Hui重返校園,報讀Diploma of Community Services社區服務課程,圖為她與同學進行角色扮演活動。(受訪者提供)
Sabrina Hui重返校園,報讀Diploma of Community Services社區服務課程,圖為她與同學進行角色扮演活動。(受訪者提供)

學習澳洲社區服務課程 了解當地政策

去年Sabrina在Swinburne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報讀了為期18個月的Diploma of Community Services社區服務課程,與她當初在香港理工大學就讀的專業,課程內容及理論方面大同小異:「基本上理論和技能都差不多,但是對我來說最重要的就是學習這裏的政策,例如虐兒的案例,我就要了解當地的處理方式,作為社區工作者需要去聯絡澳洲的兒童保護中心,要寫報告給他們,這樣就跟香港很不一樣,要走一個系統的程序。另外是傷殘人士,在澳洲有一個基金會是專門為他們服務的,這些我都要去了解。」

她還提到,有些專業術語的表達方式澳洲與香港不同,「這裏有一些特別的表達方式,比如在香港說『需要有道德上的考慮』,英文就是『ethical condition』,但是澳洲會用『code of conduct』這樣來表達跟香港一樣的意思。這些都是我要適應的,要與同事講同一種語言,這些都是靠經驗積累來的,要明白澳洲的表達方式很重要。」

Sabrina很享受在澳洲學習的時光,她與老師和同學的相處都非常愉快:「我在香港做社工的時候壓力很大,總是很怕出錯,身邊的同事也都會很嚴謹,如果我有錯會嚴肅地指出來。但是在澳洲的氛圍完全不同,這裏的老師、同學都很樂意幫我,他們經常關心我,鼓勵我,都是用積極的語氣說話,而不是責備的方式,這讓我非常放鬆。」

Sabrina移民澳洲後,仍希望未來可以從事社工工作,決定重返校園進修社區服務課程。(受訪者提供)
Sabrina移民澳洲後,仍希望未來可以從事社工工作,決定重返校園進修社區服務課程。(受訪者提供)

澳洲社區服務對像如「聯合國」 求助個案多元

過去在港做社工時,Sabrina的服務個案大多數是香港本地人或內地移民,主要是小朋友和老人,很少服務少數族裔人士。但來到澳洲加入當地的社區服務後,求助個案的國際背景來自世界各地:「我實習機構的客人有澳洲本地人,還有意大利人、希臘人、印度人、柬埔寨人、菲律賓人、伊朗人、斯里蘭卡人⋯⋯就想一個『聯合國』。大多數都是移民,母語也不是英文。我面對的客人和個案都要保持一個開放的態度去傾聽他們的故事,了解他們的文化。」

Sabrina發現,這些來自世界各地的澳洲移民,面對最大的問題就是就業帶來的壓力:「我接觸的很多個案是一些婦女,她們最初跟著丈夫移民澳洲,但是後期和丈夫離婚,要獨自養育子女,就會面對收入、孩子的福利方面的問題,我們就要給她們一些建議。至於本地的澳洲人,就是精神健康的問題較多,還有吸毒也是當地面對的一個比較嚴重的問題。」

過去Sabrina在老人院工作,對處理長者的情緒問題、腦退化症等積累了一些經驗,但來到澳洲的社區中心後要重新學習:「我在澳洲實習的地方是屬於社區中心,接收的長者很少,我了解到許多澳洲的長者會住在政府提供的老人院,會有專人服務他們,就不需要來社區中心尋求幫助。那麼我一切都要重新學習,比如家暴的個案、低收入面對的壓力,甚麼問題都可以出現,對我來說都是一個重新學習的機會。」

疫下封城 個案情緒問題普遍

近三年來,席捲全球的疫情和初期的「封城」(Lockdown)政策給不少人造成了心理影響,Sabrina舉例:「我有位客人說,他也不知道為甚麼他現在還戴口罩,都看見很多人不戴了,但他的心理上依然是覺得還是要戴口罩,已經變成了一個習慣。他覺得自從封城之後,他的情緒差了很多。」她再舉例,還有一個客人是單親家庭,她需要獨力養育小朋友,「封城」期間與孩子在家就像「困獸鬥」,這對於小朋友的成長不利,她的情緒也不穩定。以上這些案例都是Sabrina近期遇到的,她分享:「從封城開始政府也預知有很多人會有情緒問題,也聽說撥了更多的基金去提供這些服務。在疫情最嚴重的時候,我也試過網上跟客人做諮詢,雖然效果是沒有面對面好,但大家也沒辦法,有一個好處就是節省了交通的時間。」

提及社區服務的需求,Sabrina相信澳洲做社區工作是有前景的:「我相信這個工作的需求會越來越大,看新聞一些數據分析澳洲的年輕人壓力比過往更大,未必跟疫情相關,可能跟目前社交的方式有關,都需要社區工作者的協助和諮詢。所以我對未來在澳洲繼續從事社區服務這一行有信心。」

Sabrina相信在澳洲做社區工作是有前景的。(受訪者提供)
Sabrina相信在澳洲做社區工作是有前景的。(受訪者提供)

*********

近期Sabrina找到一個新的兼職,在一間乳腺篩查中心做The Engagement and Communications的工作,這個職位是「Bilingual Client Contact Officer」,即是提供多語種服務,這個小組有不同語言能力的成員,包括意大利語、希臘語、普通話、廣東話等。Sabrina對自己是香港人感到自豪:「我很慶幸我的母語來的澳洲都會成為找工作的優勢,因為這裏不只是香港人,很多客人來自新加坡、馬來西亞也會講廣東話,這些需求也是很大的!」◇

墨爾本南部的Brighton beach。(受訪者提供)
墨爾本南部的Brighton beach。(受訪者提供)

悉尼歌劇院。(受訪者提供)
悉尼歌劇院。(受訪者提供)
------------------
【堅守真相與傳統】21周年贊助活動🎉:
https://www.epochtimeshk.org/21st-anniv

🔥專題:全球通脹加息📊
https://bit.ly/EpochTimesHK_GlobalInflation
🗞紀紙:
https://bit.ly/EpochTimesHK_EpochPaper
✒️名家專欄:
https://bit.ly/EpochTimesHK_Colum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