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學好語言,就無法推開新國度的大門

我在過往寫過的專欄文章,已試過直言不諱,直斥所謂「德國專家」「德國權威」,連德文水平也強差人意,根本就只能夠成為「磚家」。當然,光光是德文好,也還絕對沒有資格成為德國專家,但這卻是成為「德國通」的必要條件之一。

簡單舉一例,上年德國九月大選完畢,紅綠燈組閣完成,便公開了一份「組閣合約」(Koalitionsvertrag),內容就是有關三個政黨組成聯合政府之後,會有何統一的施政方向。香港的網民或評論員,當然會首先關注新任政府的對華政策,比起上屆政府有無突破。我在網上看到某些相關的評論,只能根據英語媒體,甚至中文媒體的間接報道作為基礎,未有根據德文文本作為直接參考。在外媒二次消化後的演繹,再加上自己的評論,有時候會跟原文有頗大的偏差。

反過來看,要一步步認識德國,其實「只需要」學好德文,平日直接吸收德國政府消息,參考德國媒體的評論,聽聽身邊德國人的討論,就算沒有精闢的政治解讀,起碼看法會更「貼地」。

可以講,語言是走進一個新國度的大門,每個人都必定要用自己雙手把這扇沉重的門推開,才有體驗新世界的基礎。

「從零到一」的奇妙一刻

所以,我們學習德文,就是一起走入文化德國的一趟旅程。而當中最耐人尋味的時刻,肯定是站在起點之時,一開始「從零到一」的一霎:大量新的資訊,新的語言概念蜂擁而出,衝擊著我們舊有的思維。

一開始讀德文,讓我常常驚歎:在地球另一端的歐羅巴大陸上,真是有人會用這樣的語言模式去說話?一開始的大驚小怪,去到最後,日講夜講,就成為家常便飯,甚至還會被德文這個「外語」,重新塑造自己「內在」的思考方式。

我寫過一個尚未完成的連載系列,名為「學習德文血淚史」,這陣子因為要重新回顧教授初學者的一些背景資訊,我就重新讀了自己當初的文字。

一讀之後,百感交集!面對既熟悉又陌生的文筆,回想起學德文的「血淚」,現在再一次激起的教與學反思…如果有空餘時間的話,我也很想「補完」整個系列。

起碼講一講更多當初的故事,相信也值得執筆。

學習德文的「天真」時代

「如果不知道字的性,就猜der吧!」配上充滿自信的眼神,十幾年前在中大第一次考德文試,旁邊的女生跟我這樣講。

這些簡單而令人深刻的片段,長存在我腦海中,尤其是德文已經到達母語級水平,想起自己一開始不認識德文而抱有的「天真想像」,就不禁失笑。

舉個跟上面有關的例子:記得一開始還是德文初學者,只有A1水平,對於德文名詞的「性」(Kasus)只有初步的認知。不知道為甚麼人家常說甚麼陽性陰性中性,der,die,das到底是甚麼。

讀到迷迷糊糊,仍然有閱讀跟德國有關的新聞,讀到一個台灣作者評論德國「性別意識語言」(Gendersprache)的時候,雖然作者已經加入很多的註解和例子,但我還是未能確切了解當中的爭議。

到了今天,我要修讀德文教學進修課程的時候,自己就會親身「捲入」這個爭議當中,在課程內的作業都要考慮到這個「性別語言」的問題。驚覺以前自己對德文的「性幻想」,與事實實在有很大偏差。

常言道,「語言決定思維」,這個講法不是「民間智慧」,而是有充足的科學根據。有機會的話,我會分享一些德文改變了我的地方,讓大家就算不能推開這扇語言大門都好,都可以聽我講講門後的風景!@

------------------
🎥【動紀元】每日有片你睇:
https://bit.ly/3PJu3tg

☑️ 登記會員享專屬服務: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