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續上一次的主題:德國女人決定冠夫姓的考慮——想不到,連語言學都會有影響!

當你的姓氏十分奇怪……

「我婚後改不改姓?一定會改!」一位女友人連男朋友還沒有交到,就很清楚自己婚後一定要改。

「婚姻將會成為我難聽的姓的終極『垃圾桶』!」她的確是這樣形容!

她本身姓甚麼,私隱關係,不便透露,但翻查德國「奇怪姓氏」列表,其誇張度超乎想像。

有:姓「英國人」的Engländer,可能喜愛「穿越森林」的Durchdenwald,可能本身吃素的「食肉者」Fleischfresser,德國人國飲「新鮮啤酒」Frischbier,喝太多了成為「嘔吐者」Kotzer,可能愛吃「Pancake」的Pfannkuchen,不知道左手是否真的比較強壯的「左手」Linkerhand……

不要說是女人,就算是男人,如果不幸生於Kotzer「嘔吐者」家庭,你可能都會積極考慮任何可以「消滅」本身姓氏的機會。

現在已易名為Fugging的奧地利村落「富金」,本來只是一個鄰近德國的小村莊,卻聞名於世,讀者們知道這地方2021年前叫甚麼嗎?而這個「舊地名」,竟然也在德國姓氏列表之中!

當你的姓氏十分沉悶……

反過來說,如果你本身的姓氏,平凡不過,就是「陳李張黃何」(德國最常見三個姓氏為Muller Schmidt Schneider),遇上「夏侯」「西門」「公孫」「尉遲」等充滿「霸氣」的姓氏,可能也會幻想一下,改了姓之後,「公孫賈墨」,活像是一個三國時代的賢哲。你又要不要過一下換姓的癮?

內子婚後欣然接受新的姓氏,說:「一個德國人擁有香港人的姓,真酷!」還打趣說:「如果你姓『吳』就更刺激!」吳姓,香港拼寫成Ng,一個響音都沒有,德國人見到,往往會迷亂,不知該如何讀出。實在讀不出,甚至拆開來讀,讀成N-G。改一改名,就有能力把身邊的德國人搞到十分不安,實在難以抗拒這樣的誘惑!

新姓氏講不出聲……

有時候要女性改姓的話,實在強人所難:尤其是連自己的姓氏也「講不出聲」,何苦作弄自己。德國最常見的幾十個姓氏之一,就是「法官」Richter。我的天呀,德文的R音難讀,人所共知(小提示:這個R音不是從喉嚨底部發出的,而是吊鐘震動所發出的,不要用錯吐痰的力來讀,就會更容易掌握!)。如果香港女生嫁給Richter先生,又冠夫姓的話,外出自我介紹,讀不到R音,其他德國人可能會聽錯成「光明者」Lichter就麻煩了。

跨國婚姻的考慮

如果婚姻中的一方不是德國人,是外國人的話,改姓之前,必定要有一個考慮:對方的姓,有沒有ä,ö,ü等變元音(Umlaut)或ß,即德語變體S(Eszett)?如果有,就要想想這些字元在自己家鄉能否通行。例如德國第一姓Müller,內有一個ü,雖然寫起上來十分簡單,只是英文U字上面加上兩點,但香港入境處,是無法為變元音或Eszett字元提供身份證登記的。

我聽過一個香港人分享,她丈夫姓Weiß「白」,婚後也冠夫姓。婚後回港,想修改自己身份證和護照的名稱。無奈,入境處表示不能輸出德語字元,結果只能寫成等價的ss。結果也是被海關諸多留難,說德國文件和香港的文件並不相符。

在德語國家,s有等價的寫法,就是寫成ss。實際上,瑞士德語並沒有s的寫法,只有ss。但「Weiss女士」和「Weiß女士」是不是兩個獨立的人?沒有學過德語的海關關員和航空公司職員,也難以下定論。

這個香港人最後打趣地說,如果要找一個德國人做丈夫,對方不需要有車有樓,唯一條件是姓氏不能有Umlaut和Eszett。

不過「不幸」遇上這樣的配偶,更簡單的解決方案是保留自己的姓。

我提及所有有關冠夫姓的考慮,大家不能用香港人的角度來看,德國人審視這些觀點的時候,有自己的尺度。下一篇專欄,我就會跟各位讀者分享德國人跟香港人看待「改姓」的不同之處。◇

註:感謝《大紀元時報》

授權轉載本文到:https://www.stegermatt.de/blog-epochtimes-name-3/

聯絡作者:stegermatt@stegermatt.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