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區、新界及大嶼山的士業界在2018年向運輸署申請加價,但一直未獲政府批准。今日(10日),行政會議批准全港的士加價,落旗收費增加3元,落旗後首段跳錶收費每跳增加2角,後段跳錶收費則每跳增加1角。政府解釋,審批的士收費調整的申請時,已考慮各項相關因素,包括的士從業員的收入和營運成本的轉變、市民的接受程度,以及的士和其它公共交通工具的收費差距等。經立法會審議後,新收費將由今年7月17日開始生效。

市區、新界及大嶼山的士收費的平均加幅分別為11.54%、13.02%及13.83%。在新收費之下,最初2公里或以下路程,市區的士收費將由24元調高至27元,加幅達12.5%;新界的士收費將由20.5元調高至23.5元,加幅達14.6%;大嶼山的士收費將由19元調高至22元,加幅達15.8%。

落旗後每行駛200米的跳錶收費,市區的士在2至9公里,由每跳1.7元調高至1.9元,加幅達11.8%;9公里後,由每跳1.2元調高至1.3元,加幅達8.3%。

新界的士在2至8公里,由每跳1.5元調高至1.7元,加幅達13.3%;8公里後,由每跳1.2元調高至1.3元,加幅達8.3%。

大嶼山的士在2至20公里,由每跳1.5元調高至1.7元,加幅達13.3%;20公里後,由每跳1.4元調高至1.5元,加幅達7.1%。

等候時間的收費會因落旗後跳錶收費提高而相應調整,而其它附加收費則維持不變。

的士司機淨收入較2019年下跌

運輸及房屋局發言人解釋,政府審批的士收費調整的申請時,已考慮各項相關因素,包括的士從業員的收入和營運成本的轉變、市民的接受程度,以及的士和其它公共交通工具的收費差距等。

政府表示,受疫情及營運成本上漲影響,市區、新界及大嶼山的士租車司機在2021年的每月平均淨收入,在撇除通脹後均較2019年的水平下跌。現時租車司機的每月平均淨收入相比運輸行業每月平均薪金為低,較難吸引新人入行,行業亦有老齡化的趨勢。業界希望透過增加司機收入,吸引新人入行,並藉此鼓勵業界改善服務和投資更多新設備,以提升整體的士服務質素。

除了增加的士收費,政府已檢視整體的士營運和管理,並建議推出一系列措施改善的士服務的整體質素,以及改革的士業界,包括引入的士車隊管理制度;將的士的最高乘客座位數目由5個增加至6個;引入的士司機違例記分制度,並就與的士司機相關且性質較嚴重的罪行實施兩級制罰則。

另外,政府亦建議提高有關利用汽車作非法出租或取酬載客用途的罰則。

政府將於今年5月25日向立法會提交《2022年道路交通(公共服務車輛)(修訂附表5)規例》,進行先訂立後審議的程序,以調整的士收費。當程序完成後,新收費將由今年7月17日開始生效。

五年前申請加價6至7元

早於2018年9月,市區、新界及大嶼山的士業界向運輸署申請落旗收費分別增加6元、6元和7元、落旗後首段跳錶收費每跳分別增加2角、2角和3角,以及後段跳錶收費每跳分別增加2角、2角和1角。

另外,市區、新界及大嶼山的士業界申請將的士已被租用而沒有行駛時的跳錶停車等候時間,由每跳60秒縮減至45秒;申請增加運載每隻動物或鳥類的附加收費,市區及新界的士業界申請每隻加收1元,而大嶼山的士業界則申請每隻加收3元。大嶼山的士業界則申請運載每件行李的附加收費增加2元,以及每程電召預約服務的附加收費增加3元。不過,這些申請都不獲政府批准。

民主黨促的士業界改革

民主黨交通政策發言人韓俊賢表示,在交諮會討論是次的士加價時,本指市區的士落錶價將增至30元而引起公眾嘩言,如今加幅比早前所討論較低,相信市民會較易接受。

雖然有指的士加價在業界受到普遍歡迎,但是韓俊賢認為,即使加價後,的士行業現階段仍然營運困難,除了因為乘客在疫情下減少外出,也因為油價等其它成本的上升,而導致業界百上加斤。早前更發生的士「斷保風波」,反映的士業界面對的問題複雜,經營環境相當困難,政府必須正視有關問題。

韓俊賢續指,的士行業須依賴加價來救火、維持行業生存,就行業生態而言,可能是無可厚非。但他認為,香港的士業生態已到一個被放縱、自生自滅,並且弱肉強食的環境,在申請是次加價時,業界及社會各界都有一些相關的輔助措施建議,包括引入車隊制、司機違例記分制等,若的士行業能夠從善如流、認真改革,打擊害群之馬,令服務和形象有所改善,才能達至業界和乘客雙贏的效果。@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