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論是用上幾冠冕堂皇的藉口,又加以幾許浮誇失實的官話來掩飾,香港現在這個所謂被完善了的制度及相關的選舉,所能產生的結果已經是人人有眼可見,無可遁形。連親建制民意調查機構所做的調查都指出,去年12月底透過那個所謂「完善」了的選舉所產生的90位新一屆立法會議員,幾個月內的表現是整體不合格,論政水平更是令人不忍卒睹。

這90位議員,其中也有有多年資歷的建制派老手,當中有很多位的表現一直都是令人搖頭嘆息,但在制度傾斜及包庇下,仍然繼續議員我自為之。有個別以前還可以說是表現尚可的,到了現在這一個新的議會格局下,也只能隨波下流。

這就是排除民意代表,只許權勢代理人壟斷民意機關的必然結果。這也令議員失去了在競爭與比拼的鞭策下,盡量把他們的議政能力及個人質素提升和發揮。

12月19日舉行的立法會選舉,政府用上了比過去幾屆多出三倍的宣傳經費來呼籲市民投票;又破天荒向每一位選民寄上選舉手冊;政府的建築物掛上了由六、七層樓垂到地下的宣傳掛幅;港澳辦主任更透過視像公開向香港人發話,形容選舉不單「不是清一色」,更是「五光十色」。

但這一切都完全產生不到效果,市民在選舉當天選擇了極之冷漠的態度來回應,大部份選民都躺平,投票率創了回歸以來的新低。這樣的選舉,根本就不會有什麼代表性,也不會令獲選的議員得到民意代表的認受性,自然也難以提升政府施政的政治公信力。

這三個月下來,就算仍然有傳媒機構轉播立法會的會議情況,但見會議室經常都只是小貓三四隻,就算沒有人提出點人數,在程序上仍然可說是有效的會議,但大家看在眼裏,會如何看待這樣的立法會及那批經常開小差的所謂議員?在會議過程中,大部份議員都選擇默不作聲。近期有一個會議九分半鐘完成,過程中只有三人發言。如此不議,徒具議員之名!就算有少數議員發言,他們表現出來的議政質素及個人水平,更可以說是令人瞠目結舌。

過去曾經一段很長時間,公眾對議會的興趣及關注一直在上升,沉悶的立法會會議仍然有不少人會花時間去觀看轉播。但過去三個月,相信很多電視轉播的過程都不會吸引到幾多人!

上星期特首林鄭月娥透過視象出席立法會的特首答問大會,有關的官方轉播片段放上互聯網八天之後,只得九千人瀏覽過,而觀眾留下的評論,更充分反映了這個立法會是如何令人厭惡,也說明了特首及議員是如何令人反感!不是說經過完善之後的選舉,新選出來的議員有廣泛的代表性,又得到絕大部份香港市民的支持和信任嗎?

事實勝於狡辯,一個失去了議會功能的立法會,不但未能為政府的施政提供動力,不足以為政府的各項政策提高認受性,還會令政府的施政更加無法說服市民。

延遲了一年多的立法會選舉,讓政府可以換取時間修改了香港的選舉法例,把不合作的議員DQ掉,然後閹割了香港原有的選舉制度及議會機制,換來的就是一個表現更不堪,除了鬥快通過議案及撥款之外便沒有其他正常議政的效能,更沒有公信力,更不能提升施政說服力的立法機關。

市民對議會的冷漠也只會令政府的長遠施政更加難得到市民的支持,市民不再是議會的持份者,大家都不會為政府的施政後果作承擔,所有失誤都只會是政府的錯。這樣的議會,沒有可能打破香港現時面對的政治困局。這樣的政府也沒有足夠的號召力去爭取市民配合,單看政府在抗疫問題上那種窩囊便可見一斑。

拖延了的立法會選舉,沒能挽救一個被扭曲的選舉及一個無所作為的議會。同樣被拖延了,但也行將進入提名期的特首選舉,相信也會是面對同一命運。

當然,這一個小圈子選舉就不需要得到選民的積極參與了,這會令情況不至於那麼尷尬。那千多個被制度傾斜圈養了的選舉委員,肯定會配合北京當局的呼籲積極投票,而且到時一定會對北京當局到今天仍未表明的意向心領神會,令新一屆的特首有機會以較高的得票率當選。

要把提名期及選舉期壓縮至最短,顯然是不想令這個選舉引起太多話題,要以快刀斬亂麻的方式解決。北京對新一任特首的人選一直都沒有什麼風聲漏出,似乎反映了北京對於未來幾年香港應該如何管治仍然是舉棋不定。以疫情作為押後提名期及選舉日的理由顯然沒有多少說服力,顯然是另有盤算。各路有心人直到今天仍然按兵不動,不敢清楚表態,也充分說明了這個選舉是什麼性質。

有某喉舌報章近日連番對所謂特首跑馬仔作報導,點出的人名全部都不會是有能力駕馭香港複雜局面的政治領導,他們最多只會是北京的代理人或政治捉刀,有個別甚至會是北京的負資產,誰都沒有與香港人為善的政治能力與胸襟。有個別所謂熱門人選,一直以來都只是不斷挑釁香港人,及在香港內部撩事鬥非,分化社會的嘍羅式人物。香港社會今天撕裂至此,他們可以說是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最新的消息是林鄭月娥可能會被延任多一年。現時還不知道這消息是否屬實?是要把選舉又再延遲一年?還是說讓她當選,一年之後再以腳痛或牙痛這一類理由讓她下台?如果這個傳聞屬實,可能是要為北京提供較長的時間及空間,在治港團隊及人事安排上作出部署,但這樣做只會令已經沒有幾多公信力的選舉制度進一步破產。

也可以大膽推斷,如果北京當局不回歸正路,落實承諾過的港人治港及一國兩制,那如何處理新一屆的特首改選,結果都不會有分別。是再延遲選舉也好,讓林鄭月娥多做一年才作較長遠打算也好,未來五年無論誰人當特首,都不會有足夠的威信去領導一個如此複雜的社會。

過去幾年積聚下來的不滿、失望及疏離,任何人做特首都難以挽回人心。也可以肯定,新一任特首,無論是誰都不會是令香港人接受是眾望所歸的領導。香港今天的立法會及行將揭盅的新一任特首,也只會繼續沆瀣一氣,攬住嚟死;曾經充滿活力、匯聚中西方文化的這個國際城市,也會被這樣的所謂制度完善拖垮。◇

(本報專欄作家所提出的批評,旨在指出相關制度、政策或措施存在錯誤或缺點,目的是促使矯正或消除這些錯誤或缺點,循合法途徑予以改善,絕無意圖煽動他人對政府或其他社群產生憎恨、不滿或敵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