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於沙頭角荔枝窩的黃氏祖祠,是鎖羅盆村黃氏族人的宗祠,今年新春期間祖祠掛起了兩盞紅色丁燈,對上一次據說已經是一甲子以前的事了。黃慶祥村長感慨道:「我都是第一次參與『點燈』儀式,這是我們一位96歲的村民富叔的心願,他近年添了兩個曾孫,我們村從1954年開始就簡化了很多儀式,相隔一甲子再做,也算是了結老人家的一個心願。」

鎖羅盆村長黃慶祥感慨今次「點燈」算是了結老人家的一個心願。(陳仲明/大紀元)
鎖羅盆村長黃慶祥感慨今次「點燈」算是了結老人家的一個心願。(陳仲明/大紀元)

「點燈」(或稱「開燈」)儀式是新界鄉村的一個重要傳統,取「燈」與「丁」的諧音,意思是向神明和祖先稟告村內有男丁出生。鎖羅盆村長黃慶祥從村中長者口中得悉,昔日的鎖羅盆村也有「點燈」傳統,最初是在荔枝窩的黃氏祖祠做儀式,但後來子孫搬到鎖羅盆居住後,因為路途遙遠,就會在鎖羅盆村的伯公壇「點燈」,但這一傳統在五十年代開始簡化,因為當時經濟環境不好,不少村民開始離開鄉村,到市區甚至外國發展。

村中長者盼恢復失落傳統

96歲的富叔是黃氏第十代,於1963年移民英國,在英國打拼養家,直到80年代退休返港居住。心繫鎖羅盆村的富叔有復村的心願,年屆七旬的他於2007年成立了鎖羅盆村委員會,當上首屆主席,還成立了鎖羅盆村漁農牧業組。雖然復村未成,但他一直希望有機會恢復一些村中的傳統。

鎖羅盆村已荒廢多年,但村民仍盼望有日能復村。(陳仲明/大紀元)
鎖羅盆村已荒廢多年,但村民仍盼望有日能復村。(陳仲明/大紀元)

黃慶祥村長對富叔欽佩有加,啟發了他延續長輩心願,為繼續復村之路而努力。富叔膝下育有二子,長子在英國發展,幼子去了澳洲。十多年前,富叔年齡漸大,長子從英國返港照料父親。三、四年前長子添孫,一年前又再添男丁,富叔一家四代同堂,令他欣喜不已。按照村中慣例,添了雙數男丁的家庭應該舉行「點燈」儀式。雖然兩個曾孫目前在英國,富叔仍希望可以在鎖羅盆村復辦這個失落一甲子的傳統。

長子做代表返村點燈

黃氏族人在年廿八洗祠堂當天順道舉行點燈儀式。(陳仲明/大紀元)
黃氏族人在年廿八洗祠堂當天順道舉行點燈儀式。(陳仲明/大紀元)

因富叔年事已高,難以舟車勞頓前往鎖羅盆村,因此由年屆六旬的長子作為代表前往,在新年前夕臘月廿八來到荔枝窩的黃氏祖祠,清洗祠堂後,為祖先神位簪花掛紅,再貼上全新的門神、門對,徐徐在祠堂掛起兩盞丁燈。眾人帶來了燒雞、水果、糖果、好意頭的賀年食品等祭品拜祭祖先,向祖先宣告有男丁誕生。

兩盞丁燈新年期間在黃氏祖祠中掛起。(陳仲明/大紀元)
兩盞丁燈新年期間在黃氏祖祠中掛起。(陳仲明/大紀元)

黃村長介紹,傳統的丁燈應是紙紮燈,如今為了方便保存改用了現成買到的塑膠紅燈籠,主要是討一個意頭,過去在燈籠裏放置油燈,需要有人看顧,定時添香油,現在為了方便和安全起見,改為電燈。祠堂內的兩盞丁燈一接上電源,花燈隨即亮著,花燈上還有閃爍的燈光做裝飾,款式頗為精美。

款式頗為精美的丁燈,以電源亮著,花燈上還有閃爍的燈光做裝飾。(陳仲明/大紀元)
款式頗為精美的丁燈,以電源亮著,花燈上還有閃爍的燈光做裝飾。(陳仲明/大紀元)

他續稱,鎖羅盆村的「點燈」比較特別,一般而言應該在祠堂點燈,但因為鎖羅盆村的祠堂在荔枝窩,與村落相隔較遠,故此在很早之前改為在伯公壇點燈,方便加油,可使燈保持長著。今年恢復傳統,除了在祠堂點燈外(因用電可長著),也因應以前在伯公壇點燈,故此也順道回鎖羅盆村的伯公拜一拜。「伯公」對鎖羅盆村民的意義深厚,黃村長相信,因伯公是村中的守護神,一直以來都守護著村落,保𧙗村落安寧、村民健康,因此每次返村都會祭拜伯公。

兩盞丁燈從年廿八「點燈」起,一直懸掛到正月十六「完燈」。(陳仲明/大紀元)
兩盞丁燈從年廿八「點燈」起,一直懸掛到正月十六「完燈」。(陳仲明/大紀元)

疫情下完燈 儀式簡化完成

「完燈」儀式開始,富叔長子和黃村長齊齊敲響銅鑼三下,然後向祖先拜祭後才取下丁燈。(陳仲明/大紀元)
「完燈」儀式開始,富叔長子和黃村長齊齊敲響銅鑼三下,然後向祖先拜祭後才取下丁燈。(陳仲明/大紀元)

丁燈在祠堂內長明至正月十六,當天再由富叔長子做代表去祠堂「完燈」。原本富叔計劃隆重其事,包了一艘遊艇,在「完燈」之日舞麒麟到祠堂和到伯公壇祭拜後,再由麒麟護送丁燈回家,並希望可以宴請全村的村民共慶喜事。他還計劃將這兩盞丁燈稍後寄到英國,掛在兒孫家,為曾孫祈福。原本完好的計劃,因疫情嚴峻和限聚令無法全部實現。

黃氏族人向祖先拜祭上香。(陳仲明/大紀元)
黃氏族人向祖先拜祭上香。(陳仲明/大紀元)

96歲富叔添了兩個曾孫,他盼望在鎖羅盆村復辦失落一甲子的點燈傳統,今年終由年逾六旬的長子為他圓夢。(陳仲明/大紀元)
96歲富叔添了兩個曾孫,他盼望在鎖羅盆村復辦失落一甲子的點燈傳統,今年終由年逾六旬的長子為他圓夢。(陳仲明/大紀元)

正月十六當日,村民代表帶著燒豬、打炒米、乾魷魚、水果等祭品來到黃氏祖祠,由富叔長子和黃村長敲響銅鑼三下,向祖先拜祭後取下丁燈,再返回鎖羅盆村,將兩盞丁燈放在伯公壇左右,祭品置於伯公壇前,向伯公拜祭。雖然麒麟隊和飯局均取消,留下了一些遺憾,但協助富叔一家的黃村長仍感到有意義:「這是由一位長者晚年時提出的恢復傳統,將鄉下傳統喚醒下一代,我們可以再做這些習俗,都是值得的!至少可以給下一代知道,我們還有這樣的傳統。」◇

「完燈」當日,丁燈從祠堂取下後,再帶到鎖羅盆村的伯公壇拜祭。(陳仲明/大紀元)
「完燈」當日,丁燈從祠堂取下後,再帶到鎖羅盆村的伯公壇拜祭。(陳仲明/大紀元)

祭品包括燒豬、打炒米、乾魷魚、水果等。(陳仲明/大紀元)
祭品包括燒豬、打炒米、乾魷魚、水果等。(陳仲明/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