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字不會騙人,除了上週談到政府近期公布的數據之外,細閱現時最新的資料,也清楚顯示香港社會在北京所謂「落實全面管治」的情況下,正在不斷大量失血,而流失嚴重的是社會的新血。

上一個學年完結的時候,公立及津貼中小學已經有8000個多出來的學額。今年剛開學幾星期,媒體報道的資料已經顯示,公營小學及中學又分別多出了2900個及3200個空缺。即是說,公營系統總共有14,000個多出來的學額。如果以現時教育局指定的最低開班人數23人一班來計算,便總共失去了608班;如果以34人這個目標人數計算,也少了超過410班。

換言之,如果教育局跟足標準來做,香港社會短時間之內就等同要把11至17間中小學削減,這涉及近2000個工作崗位。而且這只是計算教育部門,其他環節面對的問題也是大致相同,醫管局主席早前提出警告,這裏也不需要再重覆了。如此多年輕人口的流失,明顯會令香港近20多年已經越趨嚴重的人口老化問題雪上加霜,也肯定會對香港的長遠發展造成嚴重的損害。

面對社會情況轉變而出現的人口大規模外移,移走的主體人口往往是在社會中較為青壯,經濟及勞動潛力較高的一群,當中自然會包括不少具有專業資格,在不同地區的勞工市場都受歡迎,也比較容易找到立足點那些人。今天香港流失最嚴重的,除了是年輕接班人世代之外,正是這一類社會精英。

香港原有的制度及生活方式受到嚴重的破壞,已經不再是憂慮,而是鐵一般的事實。香港向更文明更民主自由發展的方向已經明顯逆轉,而且在不斷變壞。政府現時的作為,北京現時的態度,已經不只是引起憂慮,而是引發廣泛存在的危機感及恐懼。現在這個時候選擇走,顯然已經是對香港失去了盼望,移走的人回流的可能性比以往低,有部份更是抱着極大的悲憤及失望而決定舉家離開香港的。

因應經濟發展及轉型需要所培訓的本地人才,就算在80年代及90年代的兩波移民潮,大部份都仍然留在香港繼續貢獻香港社會,就算移走的,部分也最終回流香港。香港社會曾經投資了大量資源去培訓這一類社會精英,今天面對的這個移民潮,看來更有可能是有去無回了,這無疑是把多年規劃及巨額的投資變成了為他人作嫁衣裳。

特首林鄭月娥還要自欺欺人,早前還好意思說將來情況越來越好,外移的人自然會回來。這個政府自己不斷趕客,還要擺出一副全不在乎的樣子,到頭來只會賠上香港的未來。

香港從來都是一個移民社會,持續有人移入香港,也持續有人移出香港。這個持續的換血過程,過去沒有傷及香港社會的基本結構。香港社會過去的成功,也是因為在不同的發展階段,本地相對於鄰近地區的制度優勢都能夠把最需要的人口吸引過來。但這一次的情況顯然不一樣。

香港持續有人從大陸移民過來,這是事實。有一個說法是,北京當局也不介意香港人走,就算是「留島不留人」也沒有所謂,反正大陸多的是人,隨時可以把大量人口遷移過來,取代原有的香港人口。這一種說法如果不是強作樂觀,便肯定是以過時的觀念來審視當前的局面。

過往透過單程證移入香港的大量國內人口,確實是填補了香港基層勞動力的不足。但近幾年已經越來越多人質疑,透過單程證,主要是以家庭團聚為理由進入香港的人口,平均年齡越來越大,教育水平已經難以符合香港經濟發展的需要。他們進入香港之後,對香港的經濟轉型貢獻有限,也說不上可以提升香港經濟發展的潛力。

正因如此,特區政府才需要在單程證計劃之外,另設一個輸入專才計劃,引入了一些國內及所謂「海歸」的國內專業人士。當香港仍是一個全世界重視的國際金融中心,還是進入大中華經濟的一個重要門戶,又保有自由經濟的特色,法治與人權也受到保障的情況下,很多海外投資者都願意投放資金在香港,也樂意透過聘請這些輸入的國內專才,利用他們對大陸社會的認識及人脈關係,以香港為基地向大陸開拓機會。但當香港失去了這些優勢之後,這些專才還會來香港嗎?來了又如何?

去年的數字顯示,以優才計劃及輸入內地專才計劃進入香港的人數,大幅下跌了八成多。政府當然可以說是因為疫情影響,遲一些便會恢復。但當很多基金經理及外國投資者都撤資離開香港,甚至撤離大中華地區的時候,這種猜想是不是有點過分樂觀,還是另一次的自欺欺人?

這個「留島不留人」的說法,說穿了也是極之失敗主義的自我安慰。當年要與英國人談判,要把《中英聯合聲明》在聯合國備案;又高調說英國人能做到的,中國政府也有信心有能力可以做到,所講的就是要接收及延續發展原來的那個香港!現在做不到了,構成香港社會主體的香港人紛紛離開香港了,就算把更多的人送過來香港這片土地充撐住場面,那香港還是原本說有能力有信心要維持下去的那個香港嗎?◇

鍾劍華
2021年9月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