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天之前,香港劍擊運動員張家朗成為第二位為香港在奧運會上取得金牌的選手。他出生於1997年6月香港主權移交前夕,父母都是運動好手。另一名香港泳隊的成員何詩蓓,幾天之後成為了這一屆奧運會第二位取得獎牌的香港運動員。她出生於1997年10月香港主權移交之後不多久,雖然她的父親是愛爾蘭裔,但她一直在香港長大、在香港讀書。她雖然未能奪金,但已經是香港在游泳項目上零的突破。

兩人都是24歲,兩人都在香港這個特區成立24周年的日子,為香港取得榮耀。他們也分別表示了能夠代表香港取得榮耀而感到光榮。香港人也都為他們的成就感到光榮。但在大家享受這種光榮的時候,還有另一位也是24歲的年輕人同樣值得懷記。他就在這另外兩位同是24歲的年輕朋友取得榮耀的日子之間,被法院的指定國安法法官判決「煽動他人分裂國家罪」及「恐怖活動罪」罪名成立。與另兩位也是與香港特區同齡的年輕人比較,這一位名叫唐英傑的年輕人沒有曾經在運動場上揚名的父母,也沒有愛爾蘭貴族的背景,大家對他所知不多。只知道他就在香港風雨飄搖,北京要以所謂《國安法》來體現落實對港全面管治權的日子,他以身犯禁,被拘捕,被檢控,被羈留了超過一年,到今天被入罪,而且有可能要面對漫長的、可以囚禁終身的刑期判決。

當張家朗及何詩蓓的成就令香港人雀躍,當他們都為多年的努力取得成績而高興,當他們都可以在香港的「精英運動」政策下取得豐厚的獎金,甚至得到保證可以成為業主的時候,大家是否也同時應該想一想,為何這個也是24歲的特區香港社會,會對另一類如唐英傑的年輕人如此苛刻,如此殘酷。

不單是唐英傑,過去兩年就有不少年輕人因為要為香港及他們自己爭取一個更好的未來、更合理的政體、更民主的政府,要香港成為一個更美好的社會,但卻因此而付出沉重的代價。

截至今年四月,兩年之內已經有超過一萬人被警方拘捕,其中4000多人是學生,可以想像都是20多歲以下,其中更有1700人是未滿十八歲的未成年人。政府不但沒有依據過往的慣例,對於不涉暴力及行為輕微的罪案以警司警戒令來處理,還要加強檢控,動輒就把他們以十分嚴重的暴動罪擺上法庭。有一些被檢控的個案,只是背囊裏被搜出有塑帶、波子、或瑞士軍刀之類的物品;因此而判刑三幾年以上的年輕人也大不乏人。

當林鄭月娥發聲明表示為張家朗的成就感到鼓舞的時候,不要忘記就在三個星期之前,林鄭月娥才公開呼籲叫家長老師要「舉報年輕人」。而她所謂的違法行為,主要還是指爭取民主、爭取一個屬於他們的未來,抗拒強權的種種做法。而對於在前年11月爭取到市民支持而成為區議員的,其中包括不少年輕又有志參政的人士,特區政府更是欲去之而後快,要絕不手軟地以後加的所謂宣誓效忠及DQ手段,把一大批積極參與社會的年輕世代從制度中抹去。

因為反送中條例,引起了爭取落實民主的抗爭運動,特區政府不反省自己在施政上犯下的嚴重錯誤,而北京當局也不肯面對自己食言在先而失信於港人的事實,才是引起這麼多年輕人參與抗爭的根本原因。沒有落實基本法承諾過的政制發展,香港社會已經變成一個越來越不公平的社會,而既定的利益格局不能有所突破,也造成嚴重的代際不公。

兩年來的抗爭運動,固然有激烈的時刻,但政府的麻木,才是令對立激化的主因。至於執法部門濫用暴力、不守紀律、濫捕濫告,甚至製造出7.21及8.31事件這一些嚴重的公權暴力事件,也令更多年輕人憤怒,令抗爭運動不斷升溫。

不解決香港制度的落後及矛盾,香港年輕世代的發展空間只會不斷被收窄,香港社會賴以成功的基石便會被掏空。這個局面,不會因為不斷以國家安全之名來打壓香港人而得到真正的改善。一個不斷強化這一種「食子文化」,以打壓年輕人訴求為目標的強權機制,也不會因為有幾位年輕人在奧運會取得獎牌而爭取到廣大年輕世代的支持和接受。◇